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復活    P 9


作者:托爾斯泰
頁數:9 / 206
類別:世界名著

 

復活

作者:托爾斯泰
第9,共206。
 儘管好幾十萬人聚居在一小塊地方,竭力把土地糟蹋得面目全非,儘管他們肆意把石頭砸進地裡,不讓花草樹木生長,儘管他們除盡剛出土的小草,把煤炭和石油燒得煙霧騰騰,儘管他們濫伐樹木,驅逐鳥獸,在城市裡,春天畢竟還是春天。陽光和煦,青草又到處生長,不僅在林蔭道上,而且在石板縫裡。凡是青草沒有鋤盡的地方,都一片翠綠,生意盎然。樺樹、楊樹和稠李紛紛抽出芬芳的粘稠嫩葉,菩提樹上鼓起一個個脹裂的新芽。寒鴉、麻雀和鴿子感到春天已經來臨,都在歡樂地築巢。就連蒼蠅都被陽光照暖,夜牆腳下嚶嚶嗡嗡地騷動。花草樹木也好,鳥雀昆蟲也好,兒童也好,全都歡歡喜喜,生氣蓬勃。唯獨人,唯獨成年人,卻一直在自欺欺人,折磨自己,也折磨別人。他們認為神聖而重要的,不是這春色迷人的早晨,不是上帝為造福眾生所創造的人間的美,那種使萬物趨向和平、協調、互愛的美;他們認為神聖而重要的,是他們自己發明的統治別人的種種手段。
就因為這個緣故,省監獄辦公室官員認為神聖而重要的,不是飛禽走獸和男女老幼都在享受的春色和歡樂,他們認為神聖而重要的,是昨天接到的那份編號蓋印、寫明案由的公文。公文指定今天,四月二十八日,上午九時以前把三名受過偵訊的在押犯,一男兩女,解送法院受審。其中一名女的是主犯,須單獨押解送審。由於接到這張傳票,今晨八時監獄看守長走進又暗又臭的女監走廊。他後面跟着一個面容憔悴、鬈髮花白的女人,身穿袖口鑲金縧的制服,腰束一根藍邊帶子。這是女看守。
「您是要瑪絲洛娃吧?」她同值班的看守來到一間直通走廊的牢房門口,問看守長說。
值班的看守哐啷一聲開了鐵鎖,打開牢門,一股比走廊裡更難聞的惡臭立即從裡面衝了出來。看守吆喝道:

「瑪絲洛娃,過堂去!」隨即又帶上牢門,等待着。
監獄院子裡,空氣就比較新鮮爽快些,那是從田野上吹來的。但監獄走廊裡卻瀰漫著令人作嘔的污濁空氣,裡面充滿傷寒菌以及糞便、煤焦油和霉爛物品的臭味,不論誰一進來都會感到鬱悶和沮喪。女看守雖已聞慣這種污濁空氣,但從院子裡一進來,也免不了有這樣的感覺。她一進走廊,就覺得渾身無力,昏昏欲睡。

牢房裡傳出女人的說話聲和光腳板的走路聲。
「喂,瑪絲洛娃,快點兒,別磨磨蹭蹭的,聽見沒有!」看守長對著牢門喝道。
過了兩分鐘光景,一個個兒不高、胸部豐滿的年輕女人,身穿白衣白裙,外面套着一件灰色囚袍,大踏步走出牢房,敏捷地轉過身子,在看守長旁邊站住。這個女人腳穿麻布襪,外套囚犯穿的棉鞋,頭上扎着一塊白頭巾,顯然有意讓幾綹烏黑的鬈髮從頭巾裡露出來。她的臉色異常蒼白,彷彿儲存在地窖裡的土豆的新芽。那是長期坐牢的人的通病。她那雙短而闊的手和從囚袍寬大領口裡露出來的豐滿脖子,也是那樣蒼白。她那雙眼睛,在蒼白無光的臉龐襯托下,顯得格外烏黑髮亮,雖然有點浮腫,但十分靈活。其中一隻眼睛稍微有點斜視。她挺直身子站着,豐滿的胸部高高地隆起。她來到走廊裡,微微仰起頭,盯住看守長的眼睛,現出一副唯命是從的樣子。看守長剛要關門,一個沒戴頭巾的白髮老太婆,從牢房裡探出她那張嚴厲、蒼白而滿是皺紋的臉來。老太婆對瑪絲洛娃說了幾句話。看守長就對著老太婆的腦袋推上牢門,把她們隔開了。牢房裡響起了女人的哄笑聲。瑪絲洛娃也微微一笑,向牢門上裝有鐵柵的小窗洞轉過臉去。老太婆在裡面湊近窗洞,啞着嗓子說:
「千萬別跟他們多羅唆,咬定了別改日,就行了。」
「只要有個結局就行,不會比現在更糟的,」瑪絲洛娃晃了晃腦袋,說。
「結局當然只有一個,不會有兩個,」看守長煞有介事地擺出長官的架勢說,顯然自以為說得很俏皮。「跟我來,走!」
老太婆的眼睛從窗洞裡消失了。瑪絲洛娃來到走廊中間,跟在看守長後面,急步走着。他們走下石樓梯,經過比女監更臭更閙、每個窗洞裡都有眼睛盯着他們的男監,走進辦公室。辦公室裡已有兩個持槍的押送兵等着。坐在那裡的文書把一份煙味很重的公文交給一個押送兵,說:
「把她帶去!」
那押送兵是下城的一個農民,紅臉,有麻子,他把公文掖在軍大衣翻袖裡,目光對著那女犯,笑嘻嘻地向顴骨很高的楚瓦什同伴擠擠眼。這兩個士兵押着女犯走下台階,向大門口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