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羅馬帝國興亡史    P 26


作者:吉本
頁數:26 / 319
類別:西洋古代史

 

羅馬帝國興亡史

作者:吉本
第26,共319。
既然如此這般把禁衛軍引進了皇宮和元老院,一些皇帝總教導他們,一定要時刻看到自身力量的強大和民政機關的虛弱;教導他們,以輕蔑的態度看待他們的主子的罪惡行為,並拋開只有靠遠距離和神秘感才能保持的對那種假想力量的敬畏。長期處在這種由一座富饒城市提供的安逸、奢侈的生活之中,自身具有莫大權力的意識培養了他們的驕橫;漸至使他們不可能不感到君王的生死、元老院的權威、公眾的財富、帝國的安危實際全都掌握在他們的手中。
為了使禁衛軍不致沉溺在這危險思想之中,一些最堅強、地位最為穩固的皇帝也不得不恩威並用、賞罰兼施,儘量滿足他們的驕縱,爭取他們的歡心,對他們的越軌行為一味姑息,用大量賞金以買得他們的完全不可恃的忠誠;這賞金自從克勞狄烏斯一步登天以來,便成為每一個新皇帝繼位時不能不支付的合法報酬。
禁衛軍的鼓吹者更企圖從理論上肯定他們靠武力獲得的權力;聲稱,依據最純正的憲法原則來看,皇帝的任何任命都必須得到·他·們·的同意乃是絶對必要的。
執政官、將軍和地方官的任命權,儘管近年來已被元老院篡奪,實際卻是羅馬人民的古老的不容懷疑的權利。但是,上哪兒去找羅馬人民呢?

我們總不能認為和許多奴隷和外鄉人混雜在一起充滿羅馬街頭的人群就是羅馬人民吧;他們只不過是一群充滿奴性的群氓,在精神方面,也和在物質方面一樣,窮得一無所有。
然而,這些國家的保衛者,他們是從意大利青年中挑選出來的精英,受過軍事和品德方面的訓練,是真正的人民的代表,也便最有權利來選定共和國的軍事首領。這類論斷不論如何於理難通,而當凶橫的禁衛軍像那位野蠻的羅馬征服者一樣,把他們的刀劍作為理論根據拋出的時候,自然誰也無言對答了。
禁衛軍殘暴地殺害佩提那克斯的事實際已徹底粉碎了皇帝寶座的尊嚴;他們接下去的行為則更進一步使得它威風掃地了。
軍營中已再沒有任何首領,因為甚至引起這場風暴的衛隊長萊塔斯,也明知眾怒難犯,明智地躲開了。
在這一片瘋狂的混亂之中,皇帝的老丈人,羅馬市的總督蘇爾皮西阿努斯,他是在聽到第一個兵變消息時被派往軍營去的,原曾想儘力使激怒的群眾安靜下來,但一些殺人犯用長矛舉着佩提那克斯的頭顱歡呼着回到軍營裡來的情景卻使他立即沉默下來了。

儘管歷史已使我們慣于看到,在狂熱的野心的驅使下,任何原則、任何其他考慮是都不會發生任何作用的,但是,在如此恐怖的時刻,在皇位剛剛被一位和他如此親近、如此出色的皇帝的血塗滿的情況下,蘇爾皮西阿努斯卻竟然還極力想爬上那一寶座,這可真是一件絶對讓人難於置信的事。
他已經開始在使用那唯一有效的論證,並正為君主的尊嚴討價還價,但這時禁衛軍中更為小心謹慎的一些人,唯恐這樣私下成交,他們將不可能為如此昂貴的一件商品賣得一筆公正的價錢,於是跑到軍營外面去,大聲高呼,宣稱要將羅馬世界公開拍賣了,誰出價最高便將歸誰。
這一混帳已極的做法,這種軍人專橫的最無理的表現,使得全城的人都普遍感到悲傷、羞恥和憤怒。拍賣的事最後傳到了狄狄烏斯·尤利安努斯的耳中,這位非常富有的元老,不管人民在遭受什麼苦難,都整天忙於山珍海味的吃喝。他的妻子和女兒,他的奴僕和住在他家的一些閒人毫不費力氣就使他相信他正該去佔據這個皇帝寶座,更一再敦促他千萬不能錯過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這位狂妄的老人於是立即趕到蘇爾皮西阿努斯還正在和禁衛軍討價還價的軍營的圍牆外面,開始和蘇爾皮西阿努斯比着出價。這一項下流的交易在幾個忠誠的信差的幫助下進行着,由這些信差來回傳遞消息,一次次告訴他們那另一位候選人已出價多少。蘇爾皮西阿努斯已答應給一個士兵5000德拉克馬(大約160多鎊);這時急於獲得皇位的尤利安努斯一下提出6250德拉克馬,也就是200鎊以上了。
軍營的大門立即為這位大買主敞開了,他立即被尊為羅馬皇帝,並接受了士兵們的效忠宣誓,他倒也還有點剩餘的良心,當場宣佈對於蘇爾皮西阿努斯和他爭奪王位的事,一概不予追究。
現在該輪到禁衛軍來滿足出賣皇位時議定的條款了。
他們把這位他們一邊侍奉着一邊深感厭惡的君主安置在他們的隊伍的中心位置,四周用他們的盾牌包圍着他,排成作戰時密集的方陣,帶領他穿過市中心空無一人的街道。元老們奉命全體集合,原來和佩提那克斯關係特殊的朋友以及和尤利安努斯有個人恩怨的一些人現在都感到有必要在這一值得慶賀的革命中顯得格外的興高采烈。在尤利安努斯和他的士兵擠滿元老院之後,他開始大談他是如何在自由選舉中獲得了勝利,自己的品德是如何高尚,以及他如何完全相信自己深受元老院的愛戴。諂佞的元老院成員同聲為他們自己和人民的幸福表示祝賀;聲稱將對他效忠,並把所有應屬於皇帝的一切重大權限全都交他掌管。離開元老院,尤利安努斯仍由原來那支軍隊陪同前往接管皇宮。一進去,他第一眼見到的是佩提那克斯的無頭的屍體和為他準備的一頓十分簡單的晚餐。前者他看了看完全不以為意,後者卻使他不禁嗤之以鼻。
他立即下令備辦下無比豐盛的筵席,飯後擲骰子、觀看著名舞女皮拉德斯的舞蹈,直樂到深夜。然而,有人注意到,在那儘力討好他的人群已散去,他被獨自留在黑暗、孤獨和可怕的沉思中的時候,他卻通夜不曾入睡;他也許不能不反覆想到自己實在不該冒失地干下這麼一件蠢事,想到一些品德高尚的前代皇帝的命運,以及不是靠能力獲得,而是靠金錢買來的這個皇位是如何靠不住,如何危險。
他完全有理由感到不寒而慄。在他登上這個世界的寶座之後,他發現他不但再沒有一個朋友,甚至連一個追隨者也找不到了。
禁衛軍自身對他們出於貪婪昧心接受的這位皇帝也感到可恥;另外,所有的公民都無不認為他的忽登高位是一件十分可怕的事,也是對羅馬帝國名聲的莫大侮辱。貴族們,由於他們的顯着的地位和大量財產不得不格外小心謹慎,儘量掩蓋着自己的真實情緒,總帶著滿意的微笑,以盡心盡職的態度來對待皇帝偽裝的溫善。但人民,卻藉著數目眾多和身分不明的掩護,敢於隨意發泄自己的不滿情緒。羅馬的街頭和公共場所不時迴響着他們的呼叫和詛咒聲。憤怒的群眾曾公然向尤利安努斯提出質問,並拒絶他給他們的大筆的錢,另外,他們認識到光是他們自己的仇恨不可能有任何作用,於是便向邊境上的軍團大聲疾呼,要他們重新恢復羅馬帝國被辱沒的尊嚴。
潘諾尼亞的軍團擁戴塞普提米烏斯·塞維魯為羅馬皇帝,在越過阿爾卑斯山以後,更得到了元老院的承認。
尤利安努斯被處死。
接着塞維魯擊敗了其它王位爭奪者,敘利亞的總督尼格爾·培斯凱尼烏斯和不列顛總督阿爾比努斯。
塞普提米烏斯·塞維魯一個專制君王的真正利益一般是和人民的利益一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