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藏書 勵志 商業 經濟 行銷 文學 趨勢 哲學 歷史 傳記 文化 國學 名著 古典 自傳 親子 哲學 散文 成功 人格 價值 文學史 中國史 詞曲 中國哲學 古詩 寓言 翻譯詩 感情 其他小說 健康 西洋史 古文 政治 戲劇 生活 疾病 企管 科學 武俠 心理 其他 白話文 商業 文學理論 醫學 風土人文 佛教 學齡前 經濟學 社會紀錄 史學論述 文學評論 社會學 休閒娛樂 政治事件 手記隨筆 推理懸疑 企業家 中國現代史 哲學家 小傳

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與創作廣場
    帳號  

聊齋誌異 下 第 1 頁


按讚收藏   

全本新注聊齋誌異(下) 卷九 邵臨淄 臨淄某翁之女(1) ,太學李生妻也(2).未嫁時,有術士推其造(3) ,決其必受官刑。翁怒之,既而笑曰:「妄言一至于此!無論世家女必不至公庭,豈 ...
作者:蒲松齡 / 頁數:(1 / 141)


全本新注聊齋誌異(下)


卷九

邵臨淄

臨淄某翁之女(1) ,太學李生妻也(2).未嫁時,有術士推其造(3) ,決其必受官刑。翁怒之,既而笑曰:「妄言一至于此!無論世家女必不至公庭,豈一監生不能庇一婦乎?」既嫁,悍甚,捶罵夫婿以為常(4).李不堪其虐,忿鳴于宮。邑宰邵公準其詞(5) ,簽役立勾(6).翁聞之,大駭,率子弟登堂,哀求寢息(7).弗許。李亦自悔,求罷。公怒日:「公門內豈作輟盡由爾耶(8) 必拘審!」既到,略詰一二言,便曰:「真悍婦!」杖責三十,臀肉盡脫。

異史氏曰:“公豈有傷心于閨閥耶?何怒之暴也!然邑有賢宰,裡無悍婦矣。

志之,以補『循吏傳』之所不及者(9).“

【註釋】

(1) 臨淄:縣名。明清屬青州府,現為山東省淄博市臨淄區。某翁:此從二十四卷抄本,原作「某公」。


(2) 太學,明清時國子監的代稱。

(3) 推其造:推算她的生辰八字。人的生辰年月日時,干支相配共得八個字,星命術士稱之為「造」,據以推斷其人命運休咎。

(4) 捶罵:底本作搖罵,此從二十四卷抄本。

(5) 邑宰邵公:邵如……,湖北天門人,康熙二十一年任臨淄知縣。見《山東通志》六三《國朝職官表》十三。

(6) 簽役立勾:發簽牌給衙役,立予拘捕到案。簽,簽牌,官府交吏拘捕犯人的憑證。

(7) 寢息:平息;停息。指免予拘審。寢,止息。

(8) 作輟:猶動止。指官府之拘囚、不拘囚。

(9) 循吏傳:史書為奉職守法的官員作的傳記。始自《史記》。《史記。太史公自序》:「奉法循理之吏,不伐功矜能,百姓無稱,亦無過行,作循吏列傳第五十九。」循,循良,守法盡職。

于去惡

北平陶聖俞(1) ,名下士(2).順治間(3) ,赴鄉試,寓居郊郭。偶出戶,見一人負笈……儴(4) ,似卜居未就者(5).略詰之,遂釋負于道,相與傾語,言論有名士風。陶大說之,請與同居。客喜,攜囊入,遂同棲止。客自言:「順天人,姓于,字去惡。」以陶差長(6) ,兄之。于性不喜游矚,常獨坐一室,而案頭無書卷。陶不與談,則默臥而已。陶疑之,搜其囊篋,則筆研之外,更無長物。怪而問之,笑曰:「吾輩讀書,豈臨渴始掘井耶(7) ?」一日,就陶借書去,閉戶抄甚疾,終日五十餘紙,亦不見其摺疊成卷。竊窺之,則每一稿脫,則燒灰吞之。愈益怪焉。詰其故,曰:「我以此代讀耳。」便誦所抄書,頃刻數篇,一字無訛。陶悅,欲傳其術;于以為不可。陶疑其吝,詞涉誚讓(8).于曰:「兄誠不諒我之深矣。欲不言,則此心無以自剖;驟言之,又恐驚為異怪。奈何?」陶固謂:「不妨。」于曰:“我非人,實鬼耳。

今冥中以科目授官(9) ,七月十四日奉詔考簾官(10),十五日士子入闈,月盡榜放矣(11). 「陶問:」考簾官為何?「曰:」此上帝慎重之意,無論鳥吏鱉官(12),皆考之。能文者以內簾用,不通者不得與焉。蓋陰之有諸神,猶陽之有守令也(13). 得志諸公、目不睹墳典(14),不過少年持敲門磚(15),獵取功名,門既開,則棄去;再司簿書十數年(16),即文學士,胸中尚有字耶!陽世所以陋劣幸進,而英雄失志者,惟少此一考耳。“陶深然之,由是益加敬畏。

一日,自外來,有憂色,嘆曰:「仆生而貧賤,自謂死後可免;不謂迍邅先生(17),相從地下。」陶請其故,曰:「文已奉命都羅國封王(18),簾官之考遂罷。數十年游神耗鬼(19),雜入衡文(20),吾輩寧有望耶?」陶問:「此輩皆誰何人?」曰:「即言之,君亦不識。略舉一二人,大概可知:樂正師曠、司庫和嶠是也(21). 仆自念命不可憑,文不可恃,不如休耳(23). 」

言已怏怏,遂將治任(23). 陶輓而慰之,乃止。至中元之夕(24),謂陶曰:「我將入闈。煩于昧爽時,持香炷于東野(25),三呼去惡,我便至。」乃出門去。陶沽酒烹鮮以持之。東方既白,敬如所囑。無何,于偕一少年來。問其姓字,于曰:「此方子晉,是我良友,適于場中相邂逅。聞兄盛名,深欲拜識。」同至寓,秉燭為禮。少年亭亭似玉(26),意度謙婉(27). 陶甚愛之,便問:「子晉佳作,當大快意。」于曰:「言之可笑!闈中七則(28),作過半矣;細審主司姓名(29),裹具徑出(30). 奇人也!」陶扇爐進酒,因問:「闈中何題?去惡魁解否(31)?」于曰:「書藝、經論各一(32),夫人而能之。策問(33):」自古邪僻固多(34),而世風至今日,姦情醜態,愈不可名(35),不惟十八獄所不得盡(36),抑非十八獄所能容。是果何術而可?或謂宜量加一二獄,然殊失上帝好生之心。其宜增與、否與,或別有道以清其源(37),爾多士其悉言勿隱(38). 『多弟策雖不佳,頗為痛快。表:「擬天魔殄滅(39),賜群臣龍馬天衣有差(40). 』次則『瑤台應制詩』(41)、『西池桃花賦』(42). 此三種,自謂場中無兩矣!」言已鼓掌。方笑曰:「此時快心,放兄獨步矣(43);數辰後(44),不痛哭始為男子也。」天明,方欲辭去。

陶留與同寓,方不可,但期暮至(45). 三日,竟不復來。陶使于往尋之。于曰:「無須。子晉拳拳(46),非無意者。」日既西,方果來。出一卷授陶,曰:「三日失約,敬錄舊藝百餘作,求一品題。」陶捧讀大喜,一句一贊,略盡一二首,遂藏諸笥。談至更深,方遂留,與于共榻寢。自此為常。方無

夕不至(47),陶亦無方不歡也。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