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沈從文全集《丈夫》    P 7


作者:沈從文
頁數:7 / 17
類別:文學

 

沈從文全集《丈夫》

作者:沈從文
第7,共17。
  他想了一下,好像也並不認得客人,就回答,「我昨天來的。」
  「鄉下麥子抽穗了沒有?」
  「麥子嗎?水碾子前我們那麥子,哈,我們那豬,哈,我們那……」
  這個人,像是忽然明白了答非所問,記起了自己是同一個有身份的城裡人說話,不應當說「我們」,不應當說我們「水碾子」同「豬」,把字眼用錯,所以再也接不下去 了。

  因為不說話,他就怯怯的望到水保笑,他要人瞭解他,原諒他——他是個正派人, 並不敢有意張三拿四。

  水保是懂這個意思的。且在這對話中,明白這是船上人的親戚了,他問年青人,「老七到什麼地方去了,什麼時候可以回來?」
  這時節,這年青人答語小心了。他仍然說,「是昨天來的。」
  他又告水保,他「昨天晚上來的。」末了才說,老七同掌班、五多上岸燒香去了,要他守船。因為守船必得把守船身份說出,他還告給了水保,他是老七的「漢子」。
  因為老七平常喊水保都喊乾爹,這乾爹第一次認識了女婿,不必挽留,再說了幾句, 不到一會兒,兩人皆爬進艙中了。
  艙中有個小小床鋪,床上有錦綢同紅色印花洋布鋪蓋,摺疊得整整齊齊。來客照規矩應當坐在床沿。光線從艙口來,所以在外面以為艙中極黑,在裡面卻一切分明。
  年青人為客找煙卷,找自來火,毛腳毛手打翻了身邊一個貯栗子的小罈子,圓而發烏金光澤的板栗在薄明的船艙裡各處滾去,年青人各處用手去捕捉,仍然放到小壇中去,也不知道應當請客人吃點東西。但客人卻毫不客氣,從艙板上把栗拾起咬破了吃,且說這風乾的栗子真好。
  「這個很好,你不歡喜麼?」因為水保見到主人並不剝栗子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