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藏書 勵志 商業 經濟 行銷 文學 趨勢 哲學 歷史 傳記 文化 國學 名著 古典 自傳 親子 哲學 散文 成功 人格 價值 文學史 中國史 詞曲 中國哲學 古詩 寓言 翻譯詩 感情 其他小說 健康 西洋史 古文 政治 戲劇 生活 疾病 企管 科學 武俠 心理 其他 白話文 商業 文學理論 醫學 風土人文 佛教 學齡前 經濟學 社會紀錄 史學論述 文學評論 社會學 休閒娛樂 政治事件 手記隨筆 推理懸疑 企業家 中國現代史 哲學家 小傳

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與創作廣場
    帳號  

說唐三傳 第 2 頁


按讚收藏   

次日王爺起身梳洗,用過了早膳。張妃流淚說:「父兄慘死,請千歲與賤妾復仇,殺得薛仁貴,方泄胸中之恨。」成清王道:「孤家豈不知之,但仁貴朝廷十分隆重,朝廷大小爵王俱是他心腹。左丞相魏徵、魯國公程咬金在朝,聖上最聽信。他無過失,難以尋他短處。倘然 ...
作者:中都逸叟 / 頁數:(2 / 204)

次日王爺起身梳洗,用過了早膳。張妃流淚說:「父兄慘死,請千歲與賤妾復仇,殺得薛仁貴,方泄胸中之恨。」成清王道:「孤家豈不知之,但仁貴朝廷十分隆重,朝廷大小爵王俱是他心腹。左丞相魏徵、魯國公程咬金在朝,聖上最聽信。他無過失,難以尋他短處。倘然有反叛之心,孤家就好在聖上面前上本。如今一些響動無有,難以動手。今孤家倒有心事,我家郡主鸞鳳未招佳婿,意欲招仁貴為婿,使他休了前妻。若然允了便罷,若然不允,說他欺騙親王,強逼郡主,私進長安。此節事就好擺佈他了。」張妃聽得獃了,心想:「這豈不讓他因禍而得福了?只得含糊答應,待我與張仁商議,他足智多謀,又是我贈嫁,他屢屢要報老爺之仇,忿忿不平。」於是勉強對王爺道:「千歲之言不差,也要從長計較。」王爺說:「美人之言不差。」


傳旨令帶了兵丁出長安打獵去了。

張妃忙宣張仁。那張仁黑磣磣一張糙臉,短頸束腮,犬眼鷹鼻,頷下六撮鬍鬚,其人刁惡多端,奸巧不過。隨了張妃來到王府,成清王看他能事,凡事與他商議,言聽計從。聽得娘娘傳宣,他頭戴圓頂大帽,身穿紫絹擺開直身袍,粉底烏靴,來到宮中,口稱:「娘娘,奴才叩見,不知呼喚奴才有何事干?」張妃道:「張仁,你悉知老爺、公子、姑爺都被薛賊陷害,奪了功勞。昏君聽信,不念有功之臣,竟將我家滿門屈殺,倒封薛賊做了王位,十分隆重。我想起來,此仇何日得報?今日千歲要把郡主招他為婿,如今想起來,此事怎樣處?故此特地喚你到來,與我定下一計,須要擺佈他才好。」


張仁低頭一想,說:「有了。郡主又不是娘娘所生,須要……」如此如此,這般這般。張妃聽了大喜,命張仁出去,候大王回來聽宣伺候。

再說王爺回歸府中,張妃接着王爺,又說此事,說:「千歲須要與張仁商議,他極有高見。」王爺聽了,忙喚張仁。張仁聽喚,來到宮中,叩頭已畢,立起身來,說:「大王呼喚奴才,有何吩咐?」王爺道:「孤家有一事與你商議,但不知你主見如何?」張仁道:「千歲有什麼事,說與奴才知道。」

王爺道:「孤家想將郡主招薛仁貴為婿,事在萬難」如此如此……張仁道:「這不難,千歲要招仁貴,他已有二位夫人,定然不順。莫若假傳一道旨意,騙他進長安。待奴才邀到王府,他順從便罷,若不順從,王爺將酒灌醉,五更上本,說他私進長安,闖入王府,有謀反之心,今已擒拿,候萬歲發落。憑他認了什麼罪,難道萬歲叔父倒弄不到仁貴不成?此計如何?」王爺聽了大喜道:「張仁此計倒也絶了,公私兩盡。若不成,王府宮中之事,外邊也不曉得。倘不允,也報了張美人殺父之仇,擺宴飲酒。」張妃在旁極口稱揚。

這老頭兒就該死,難道將女兒做成這勾當?當晚就在張妃宮中歇息,來朝與張仁做成旨意,差官往山西,此話不表。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