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藏書 勵志 商業 經濟 行銷 文學 趨勢 哲學 歷史 傳記 文化 國學 名著 古典 自傳 親子 哲學 散文 成功 人格 價值 文學史 中國史 詞曲 中國哲學 古詩 寓言 翻譯詩 感情 其他小說 健康 西洋史 古文 政治 戲劇 生活 疾病 企管 科學 武俠 心理 其他 白話文 商業 文學理論 醫學 風土人文 佛教 學齡前 經濟學 社會紀錄 史學論述 文學評論 社會學 休閒娛樂 政治事件 手記隨筆 推理懸疑 企業家 中國現代史 哲學家 小傳

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與創作廣場
    帳號  

陳書 第 1 頁


按讚收藏   

陳 書 本紀第一 高祖上 高祖武皇帝,諱霸先,字興國,小字法生,吳興長城下若裡人 ,漢太丘長陳實之後也。世居潁川。實玄孫準,晉太尉。準生匡,匡生達,永嘉南遷,為丞相掾,歷太子洗馬,出為長城令,悅其山水,遂家焉。嘗謂所親曰:「 ...
作者:姚思廉 / 頁數:(1 / 107)




陳 書

本紀第一 高祖上

高祖武皇帝,諱霸先,字興國,小字法生,吳興長城下若裡人 ,漢太丘長陳實之後也。世居潁川。實玄孫準,晉太尉。準生匡,匡生達,永嘉南遷,為丞相掾,歷太子洗馬,出為長城令,悅其山水,遂家焉。嘗謂所親曰:「此地山川秀麗,當有王者興,二百年後,我子孫必鐘斯運。」達生康,復為丞相掾,咸和中土斷,故為長城人。康生盱眙太守英,英生尚書郎公弼,公弼生步兵校尉鼎,鼎生散騎侍郎高,高生懷安令詠,詠生安成太守猛,猛生太常卿道巨,道巨生皇考文贊。高祖以梁天監二年癸未歲生。少倜儻有大志,不治生產。既長,讀兵書,多武藝,明達果斷,為當時所推服。身長七尺五寸,日角龍顏,垂手過膝。嘗游義興,館于許氏,夜夢天開數丈,有四人硃衣捧日而至,令高祖開口納焉。及覺,腹中猶熱,高祖心獨負之。


大同初,新喻侯蕭映為吳興太守,甚重高祖,嘗目高祖謂僚佐曰:「此人方將遠大。」及映為廣州刺史,高祖為中直兵參軍,隨府之鎮。映令高祖招集士馬,眾至千人,仍命高祖監宋隆郡。所部安化二縣元不賓,高祖討平之。尋監西江督護、高要郡守。先是,武林侯蕭諮為交州刺史,以裒刻失眾心,土人李賁連結數州豪傑同時反,台遣高州刺史孫冏、新州刺史盧子雄將兵擊之,冏等不時進,皆于廣州伏誅。子雄弟子略與冏子侄及其主帥杜天合、杜僧明共舉兵,執南江督護沈顗,進寇廣州,晝夜苦攻,州中震恐。高祖率精兵三千,卷甲兼行以救之,頻戰屢捷,天合中流矢死,賊眾大潰。僧明遂降。梁武帝深嘆異焉,授直閣將軍,封新安子,邑三百戶,仍遣畫工圖高祖容貌而觀之。

其年冬,蕭映卒。明年,高祖送喪還都,至大庾嶺,會有詔高祖為交州司馬,領武平太守,與刺史楊蒨南討。高祖益招勇敢,器械精利。蒨喜曰:「能克賊者,必陳司武也。」委以經略。高祖與眾軍發自番禺。是時蕭勃為定州刺史,于西江相會,勃知軍士憚遠役,陰購誘之,因詭說蒨。蒨集諸將問計,高祖對曰:「交趾叛渙,罪由宗室,遂使僭亂數州,彌歷年稔。定州復欲昧利目前,不顧大計,節下奉辭伐罪,故當生死以之。豈可畏憚宗室,輕於國憲?今若奪人沮眾,何必交州討賊,問罪之師,即回有所指矣。」於是勒兵鼓行而進。十一年六月,軍至交州,賁眾數萬于蘇歷江口立城柵以拒官軍。蒨推高祖為前鋒,所向摧陷,賁走典澈湖,于屈獠界立砦,大造船艦,充塞湖中,眾軍憚之,頓湖口不敢進。高祖謂諸將曰:「我師已老,將士疲勞,歷歲相持,恐非良計,且孤軍無援,入人心腹,若一戰不捷,豈望生全。今藉其屢奔,人情未固,夷獠烏合,易為摧殄,正當共出百死,決力取之,無故停留,時事去矣。」諸將皆默然,莫有應者。是夜江水暴起七丈,注湖中,奔流迅激。高祖勒所部兵,乘流先進,眾軍鼓噪俱前,賊眾大潰。賁竄入屈獠洞中,屈獠斬賁,傳首京師,是歲太清元年也。賁兄天寶遁入九真,與劫帥李紹隆收余兵二萬,殺德州刺史陳文戒,進圍愛州,高祖仍率眾討平之。除振遠將軍、西江督護、高要太守、督七郡諸軍事。

二年冬,侯景寇京師,高祖將率兵赴援,廣州刺史元景仲陰有異志,將圖高祖。高祖知其計,與成州刺史王懷明、行台選郎殷外臣等密議戒嚴。三年七月,集義兵于南海,馳檄以討景仲。景仲窮蹙,縊于閣下,高祖迎蕭勃鎮廣州。是時臨賀內史歐陽頠監衡州,蘭裕、蘭京禮扇誘始興等十郡,共舉兵攻頠,頠請援于勃。勃令高祖率眾救之,悉擒裕等,仍監始興郡。

十一月,高祖遣杜僧明、胡穎將二千人頓于嶺上,並厚結始興豪傑同謀義舉,侯安都、張亻思等率千餘人來附。蕭勃聞之,遣鐘休悅說高祖曰:「侯景驍雄,天下無敵,前者援軍十萬,士馬精強,然而莫敢當鋒,遂令羯賊得志。君以區區之眾,將何所之?如聞嶺北王侯又皆鼎沸,河東、桂陽相次屠戮,邵陵、開建親尋干戈,李遷仕許身當陽,便奪馬仗,以君疏外,詎可暗投?未若且住始興,遙張聲勢,保此太山,自求多福。」高祖泣謂休悅曰:「仆本庸虛,蒙國成造。往聞侯景渡江,即欲赴援,遭值元、蘭,梗我中道。今京都覆沒,主上蒙塵,君辱臣死,誰敢愛命!君侯體則皇枝,任重方岳,不能摧鋒萬里,雪此冤痛,見遣一軍。猶賢乎已,乃降後旨,使人慨然。仆行計決矣,憑為披述。」乃遣使間道往江陵,稟承軍期節度。時蔡路養起兵據南康,勃遣腹心譚世遠為曲江令,與路養相結,同遏義軍。大寶元年正月,高祖發自始興,次大庾嶺。路養出軍頓南野,依山水立四城以拒高祖。高祖與戰,大破之,路養脫身竄走,高祖進頓南康。湘東王承製授高祖員外散騎常侍、持節、明威將軍、交州刺史,改封南野縣伯。

六月,高祖修崎頭古城,徙居焉。高州刺史李遷仕據大皋,遣主帥杜平虜率千人入贛石、魚梁。高祖命周文育將兵擊走之,遷仕奔寧都。承製授高祖通直散騎常侍、使持節、信威將軍、豫州刺史,領豫章內史,改封長城縣侯。尋授散騎常侍、使持節、都督六郡諸軍事、軍師將軍、南江州刺史,余如故。時寧都人劉藹等資遷仕舟艦兵仗,將襲南康,高祖遣杜僧明等率二萬人據白口,築城以禦之,遷仕亦立城以相對。二年三月,僧明等攻拔其城,生擒遷仕送南康,高祖斬之。承製命高祖進兵定江州,仍授江州刺史,余如故。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