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政府論    P 8


作者:洛克
頁數:8 / 33
類別:政治學

 

政府論

作者:洛克
第8,共33。
用學術意味較少的話也即是通俗的話來講,關於亞當可以這樣說:「既然他有生育兒女的可能,他就有做統治者的可能,因此,他獲得統治自己子女們的自然的權利——不管這權利是指什麼。」但是,這與「亞當的創生」有什麼關係呢?怎麼能使我們的作者說:「他一經創生就是世界的君主」呢?——因為我們照樣也可以說:挪亞一生出來就是世界的君主。理由是除了他自己的後裔以外,洪水之後,挪亞有可能是全人類中唯一的倖存者(依照菲爾麥的意思,這就足以形成一個君主——一個外表上的君主)。到底亞當的創生與他的統治權之間有什麼必然的關係,從而可以說「如果不否認亞當為神所造,人類的天賦自由就不可想像」呢?我承認自己看不出這其中有什麼必然的聯繫。

同時,我也看不出,「基于選任……」等字句,不管如何解釋,怎麼能拼湊在一起,成為一句意義通順的話,從而用來支持他們的論點。


四補充說明

上面談了這麼多,我怕讀者們早已沒有耐心繼續讀下去了。但這不是我的錯,因為菲爾麥寫文章的方法,使我不得不這樣做。他把好幾個假設混在一起,所用的名詞既曖昧又籠統,把意思搞得亂糟糟的。要是不審查他的用詞的多種含義,不看看怎樣能夠把這些具有多種含義的用詞連貫起來,並使它們具有真實性,那就不可能指出他的錯誤來。

例如,在我們面前這一段話中,不考察一下「一經創生」的含義,就無法反駁他的「亞當一經創生就是一個君主」這個論點。又如,不考察一下「基于上帝的選任」的三種含義,那我們就無法弄清亞當怎樣成為君主以及判斷他作為君主的真實性。

菲爾麥在論證過程中,常常把沒有任何真實性的東西,深信不疑地用一些意義模糊不清的詞語拼湊在一起。這種拼湊,外表上看起來像是一種論證,實際上卻是既無證據,又無聯繫的。事實上,這是菲爾麥慣用的一種手法。我現在這兒把它指出來,使讀者略知其味。

以後,只要在論證許可的情況下,我將避免再觸及這個問題。其實,在我們進行仔細考察以前,那些毫不連貫的事情和沒有根據的假設,如果用華麗的詞語和優美的風格巧妙地結合起來,確實是很容易被當作充分的理由和完美的論證。要不是為了讓讀者明白這個道理,我是不會在這裡把它們指出來的。

02


第四章

論亞當由於上帝的賜予而享有主權一上帝賜與亞當統治權

現在,我們轉到菲爾麥關於亞當的統治權的第二個論點。菲爾麥用塞爾登先生的話告訴我們,「亞當由於上帝的賜予(《舊約-創世記》第一章第二十八節)而成為萬物的共同主人。如果沒有上帝的賜予,亞當自己本來是沒有這種個人統治權的,正如沒有亞當的授予,他的兒女也不能享有這種權利一樣。」菲爾麥接著說:「塞爾登先生的這種斷言,是與《聖經》的歷史和自然的理性一致的。」

在他的《對亞裡士多德〈政治學〉的評論》序言中,菲爾麥卻又這樣說:“世界上最早的政府是以人類之父的名義建立起來的君主制。亞當受命滋生人類,遍佈大地,制服世界,並取得對一切生物的統治權,因此他就成為全世界的君主。如果沒有亞當的授予、許可或者對他的繼承權,他的後代無權佔有任何東西。《詩篇》的作者說道:『他把世界賜予人類的子孫。』

這表明,君主的稱號是從父親的身份得來的。”

在考察這個論點及其所根據的《聖經》原文之前,必須提請讀者注意:菲爾麥按照他慣用的方法,在開頭講的是一個意思,而在結論中推出的卻是另一個意思。他在這裡開頭時談的是亞當由於上帝的賜予而享有的「所有權」或「個人統治權」,但他的結論卻是:「這表明,君主的稱號是從父親的身份得來的。」

二看菲爾麥的論證

讓我們再來看看菲爾麥的論證。《聖經》的原文如下:「上帝就賜福給他們,又對他們說要生育眾多,遍佈大地。治理大地,也要管理海裡的魚、空中的鳥和各種在地上走動的生物。」(《舊約-創世記》第一章第二十八節)我們的作者由此便下結論道:「亞當既取得對一切生物的統治權,因此他就成為全世界的君主。」

這句話的意思可作兩種解釋:要麼是說,上帝的這種賜予,給了亞當對大地和一切低級的或無理性的生物的所有權,或菲爾麥所說的「個人統治權」,因而他就成為了君主;要麼是說,上帝的這種賜予,給了亞當對包括他的兒女在內的一切地上生物進行支配和統治的權力,所以他就是君主。上面兩種解釋必居其一。

然而,根據塞爾登先生明確的用語——亞當成為萬物的共同主人,我們可以很清楚地知道:塞爾登先生在這裡許給亞當的只是所有權。因為,他一個字也沒有提到亞當的「君主權」。但是菲爾麥卻說:「因此亞當就成為全世界的君主。」嚴格地說,這句話的意思是,亞當成了世界上所有的人的至高無上的統治者;並且憑藉這種賜予,亞當必然會被確立為這樣一個統治者。

如果菲爾麥的意思不是這樣,他完全可以明確地說:「因此亞當就成為全世界的所有者。」但是在這一點上,菲爾麥爵士就要請讀者原諒了:因為清楚和明確的講法,不是在任何地方都對他的目的有利,所以請讀者不要指望菲爾麥能像塞爾登先生或其他作者那樣,在任何一處都寫得清楚明白。

三駁「亞當是全世界的君主」(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