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羅密歐與茱麗葉    P 12


作者:莎士比亞
頁數:12 / 28
類別:外國戲劇

 

羅密歐與茱麗葉

作者:莎士比亞
第12,共28。
彼得: 我沒有看見什麼人欺侮你;要是我看見了,一定會立刻拔出刀子來的。碰到吵架的事,只要理直氣壯,打起官司來不怕人家,我是從來不肯落在人家後頭的。
乳媼: 噯喲!真把我氣得渾身發抖。混帳的東西!對不起,先生,讓我跟您說句話兒。我剛纔說過的,我家小姐叫我來找您;她叫我說些什麼話我可不能告訴您;可是我要先明白對您說一句,要是正像人家說的,您想騙她做一場春夢,那可真是人家說的一件頂壞的行為;因為這位姑娘年紀還小,所以您要是欺騙了她,實在是一樁對無論哪一位好人家的姑娘都是對不起的事情,而且也是一樁頂不應該的舉動。
羅密歐: 奶媽,請你替我向你家小姐致意。我可以對你發誓——
乳媼: 很好,我就這樣告訴她。主啊!主啊!她聽見了一定會非常喜歡的。

羅密歐: 奶媽,你去告訴她什麼話呢?你沒有聽我說呀。
乳媼: 我就對她說您發過誓了,證明您是一位正人君子。
羅密歐: 你請她今天下午想個法子出來到勞倫斯神父的寺院裡懺悔,就在那個地方舉行婚禮。這幾個錢是給你的酬勞。
乳媼: 不,真的,先生,我一個錢也不要。
羅密歐: 別客氣了,你還是拿著吧。
乳媼: 今天下午嗎,先生?好,她一定會去的。
羅密歐: 好奶媽,請你在這寺牆後面等一等,就在這一點鐘之內,我要叫我的僕人去拿一捆紮得像船上的軟梯一樣的繩子來給你帶去;在秘密的夜裡,我要憑著它攀登我的幸福的尖端。再會!願你對我們忠心,我一定不會有負你的辛勞。再會!替我向你的小姐致意。
乳媼: 天上的上帝保佑您!先生,我對您說。
羅密歐: 你有什麼話說,我的好奶媽?
乳媼: 您那僕人可靠得住嗎?您沒聽見古話說,兩個人知道是秘密,三個人知道就不是秘密嗎?

羅密歐: 你放心吧,我的僕人是最可靠不過的。
乳媼: 好先生,我那小姐是個最可愛的姑娘——主啊!主啊!——那時候她還是個咿咿呀呀怪會說話的小東西——啊!本地有一位叫做帕裡斯的貴人,他巴不得把我家小姐搶到手裡;可是她,好人兒,瞧他比瞧一隻蛤蟆還討厭。我有時候對她說帕裡斯人品不錯,你才不知道哩,她一聽見這樣的話,就會氣得面如土色。請問羅絲瑪麗花③和羅密歐是不是同樣一個字開頭的呀?
羅密歐: 是呀,奶媽;怎麼樣?都是羅字起頭的哪。
乳媼: 啊,你開玩笑哩!那是狗的名字啊;阿羅就是那個——不對;我知道一定是另一個字開頭的——她還把你同羅絲瑪麗花連在一起,我也不懂,反正你聽了一定喜歡的。
羅密歐: 替我向你小姐致意。
乳媼: 一定一定。(羅密歐下)彼得!
彼得: 有!
乳媼: 給我帶路,拿著我的扇子,快些走。(同下。)
第五場
同前。凱普萊特家的花園

朱麗葉上。
朱麗葉: 我在九點鐘差奶媽去;她答應在半小時以內回來。也許她碰不見他;那是不會的。啊!她的腳走起路來不大方便。戀愛的使者應當是思想,因為它比驅散山坡上的陰影的太陽光還要快十倍;所以維納斯的雲車是用白鴿駕駛的,所以淩風而飛的丘匹德生著翅膀。現在太陽已經升上中天,從九點鐘到十二點鐘是三個很長的鐘點,可是她還沒有回來。要是她是個有感情、有溫暖的青春的血液的人,她的行動一定會像球兒一樣敏捷,我用一句話就可以把她拋到我的心愛的情人那裡,他也可以用一句話把她拋回到我這裡;可是年紀老的人,大多像死人一般,手腳滯鈍,呼喚不靈,慢騰騰地沒有一點精神。
乳媼及彼得上。
朱麗葉: 啊,上帝!她來了。啊,好心肝奶媽!什麼消息?你碰到他了嗎?叫那個人出去。
乳媼: 彼得,到門口去等著。(彼得下。)
朱麗葉: 親愛的好奶媽——噯呀!你怎麼滿臉的懊惱?即使是壞消息,你也應該裝著笑容說;如果是好消息,你就不該用這副難看的面孔奏出美妙的音樂來。
乳媼: 我累死了,讓我歇一會兒吧。噯呀,我的骨頭好痛!我趕了多少的路!
朱麗葉: 我但願把我的骨頭給你,你的消息給我。求求你,快說呀;好奶媽,說呀。
乳媼: 耶穌哪!你忙什麼?你不能等一下子嗎?你沒見我氣都喘不過來嗎?
朱麗葉: 你既然氣都喘不過來,那麼你怎麼會告訴我說你氣都喘不過來?你費了這麼久的時間推三阻四的,要是乾脆告訴了我,還不是幾句話就完了。我只要你回答我,你的消息是好的還是壞的?只要先回答我一個字,詳細的話慢慢再說好了。快讓我知道了吧,是好消息還是壞消息?
乳媼: 好,你是個傻孩子,選中了這麼一個人;你不知道怎樣選一個男人。羅密歐!不,他不行,雖然他的臉長得比人家漂亮一點;可是他的腿才長得有樣子;講到他的手、他的腳、他的身體,雖然這種話不大好出口,可是的確誰也比不上他。他不頂懂得禮貌,可是溫柔得就像一頭羔羊。好,看你的運氣吧,姑娘;好好敬奉上帝。怎麼,你在家裡吃過飯了嗎?
朱麗葉: 沒有,沒有。你這些話我都早就知道了。他對於結婚的事情怎麼說?
乳媼: 主啊!我的頭痛死了!我害了多厲害的頭痛!痛得好像要裂成二十塊似的。還有我那一邊的背痛;噯喲,我的背!我的背!你的心腸真好,叫我到外邊東奔西走去尋死。
朱麗葉: 害你這樣不舒服,我真是說不出的抱歉。親愛的,親愛的,親愛的奶媽,告訴我,我的愛人說些什麼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