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羅密歐與茱麗葉    P 3


作者:莎士比亞
頁數:3 / 28
類別:外國戲劇

 

羅密歐與茱麗葉

作者:莎士比亞
第3,共28。
羅密歐: 什麼!你要我在痛苦呻吟中說出她的名字來嗎?
班伏裡奧: 痛苦呻吟!不,你只要告訴我她是誰就得了。
羅密歐: 叫一個病人鄭重其事地立起遺囑來!啊,對於一個病重的人,還有什麼比這更刺痛他的心?老實對你說,兄弟,我是愛上了一個女人。
班伏裡奧: 我說你一定在戀愛,果然猜得不錯。

羅密歐: 好一個每發必中的射手!我所愛的是一位美貌的姑娘。
班伏裡奧: 好兄弟,目標越好,射得越準。
羅密歐: 你這一箭就射岔了。丘匹德的金箭不能射中她的心;她有狄安娜女神的聖潔,不讓愛情軟弱的弓矢損害她的堅不可破的貞操。她不願聽任深憐密愛的詞句把她包圍,也不願讓灼灼逼人的眼光向她進攻,更不願接受可以使聖人動心的黃金的誘惑;啊!美貌便是她巨大的財富,只可惜她一死以後,她的美貌也要化為黃土!
班伏裡奧: 那麼她已經立誓終身守貞不嫁了嗎?
羅密歐: 她已經立下了這樣的誓言,為了珍惜她自己,造成了莫大的浪費;因為她讓美貌在無情的歲月中日漸枯萎,不知道替後世傳留下她的絶世容華。她是個太美麗、太聰明的人兒,不應該剝奪她自身的幸福,使我抱恨終天。她已經立誓割捨愛情,我現在活著也就等於死去一般。
班伏裡奧: 聽我的勸告,別再想起她了。
羅密歐: 啊!那麼你教我怎樣忘記吧。
班伏裡奧: 你可以放縱你的眼睛,讓它們多看幾個世間的美人。
羅密歐: 那不過格外使我覺得她的美艷無雙罷了。那些吻著美人嬌額的幸運的面罩,因為它們是黑色的緣故,常常使我們想起被它們遮掩的面龐不知多麼嬌麗。突然盲目的人,永遠不會忘記存留在他消失了的視覺中的寶貴的影像。給我著一個姿容絶代的美人,她的美貌除了使我記起世上有一個人比她更美以外,還有什麼別的用處?再見,你不能教我怎樣忘記。
班伏裡奧: 我一定要證明我的意見不錯,否則死不瞑目。(同下。)
第二場
同前。街道


凱普萊特、帕裡斯及僕人上。
凱普萊特: 可是蒙太古也負著跟我同樣的責任;我想像我們這樣有了年紀的人,維持和平還不是難事。
帕裡斯: 你們兩家都是很有名望的大族,結下了這樣不解的冤仇,真是一件不幸的事。可是,老伯,您對於我的求婚有什麼見教?
凱普萊特: 我的意思早就對您表示過了。我的女兒今年還沒有滿十四歲,完全是一個不懂事的孩子;再過兩個夏天,才可以談到親事。
帕裡斯: 比她年紀更小的人,都已經做了幸福的母親了。
凱普萊特: 早結果的樹木一定早雕。我在這世上已經什麼希望都沒有了,只有她是我的唯一的安慰。可是向她求愛吧,善良的帕裡斯,得到她的歡心;只要她願意,我的同意是沒有問題的。今天晚上,我要按照舊例,舉行一次宴會,邀請許多親友參加;您也是我所要邀請的一個,請您接受我的最誠意的歡迎。在我的寒舍裡,今晚您可以見到燦爛的群星翩然下降,照亮黑暗的天空;在蓓蕾一樣嬌艷的女郎叢裡,您可以充分享受青春的愉快,正像盛裝的四月追隨著殘冬的足跡降臨人世,在年輕人的心裡充滿著活躍的歡欣一樣。您可以聽一個夠,看一個飽,從許多美貌的女郎中間,連我的女兒也在內,揀一個最好的做您的意中人。來,跟我去。(以一紙交仆)你到維洛那全城去走一轉,挨著這單子上一個一個的名字去找人,請他們到我的家裡來。(凱普萊特、帕裡斯同下。)
僕人: 挨著這單子上的名字去找人!人家說,鞋匠的針線,裁縫的釘鎚,漁夫的筆,畫師的網,各人有各人的職司;可是我們的老爺卻叫我挨著這單子上的名字去找人,我怎麼知道寫字的人在這上面寫著些什麼?我一定要找個識字的人。來得正好。
班伏裡奧及羅密歐上。
班伏裡奧: 不,兄弟,新的火焰可以把舊的火焰撲滅,大的苦痛可以使小的苦痛減輕;頭暈目眩的時候,只要轉身向後;一樁絶望的憂傷,也可以用另一樁煩惱把它驅除。給你的眼睛找一個新的迷惑,你的原來的痼疾就可以霍然脫體。
羅密歐: 你的藥草只好醫治——
班伏裡奧: 醫治什麼?
羅密歐: 醫治你的跌傷的脛骨。
班伏裡奧: 怎麼,羅密歐,你瘋了嗎?
羅密歐: 我沒有瘋,可是比瘋人更不自由;關在牢獄裡,不進飲食,挨受著鞭撻和酷刑——晚安,好朋友!
僕人: 晚安!請問先生,您唸過書嗎?
羅密歐: 是的,這是我的不幸中的資產。
僕人: 也許您只會背誦;可是請問您會不會看著字一個一個地念?
羅密歐: 我認得的字,我就會念。
僕人: 您說得很老實;願您一生快樂!(欲去。)
羅密歐: 等一等,朋友;我會念。「瑪丁諾先生暨夫人及諸位令嬡;安賽爾美伯爵及諸位令妹;寡居之維特魯維奧夫人;帕拉森西奧先生及諸位令侄女;茂丘西奧及其令弟凡倫丁;凱普萊特敘父暨嬸母及諸位賢妹;羅瑟琳賢侄女;裡維婭;伐倫西奧先生及其令表弟提伯爾特;路西奧及活潑之海麗娜。」好一群名士賢媛!請他們到什麼地方去?
僕人: 到——
羅密歐: 哪裡?
僕人: 到我們家裡吃飯去。
羅密歐: 誰的家裡?
僕人: 我的主人的家裡。
羅密歐: 對了,我該先問你的主人是誰才是。
僕人: 您也不用問了,我就告訴您吧。我的主人就是那個有財有勢的凱普萊特;要是您不是蒙太古家裡的人,請您也來跟我們喝一杯酒,願您一生快樂!(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