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藏書 勵志 商業 經濟 行銷 文學 趨勢 哲學 歷史 傳記 文化 國學 名著 古典 自傳 親子 哲學 散文 成功 人格 價值 文學史 中國史 詞曲 中國哲學 古詩 寓言 翻譯詩 感情 其他小說 健康 西洋史 古文 政治 戲劇 生活 疾病 企管 科學 武俠 心理 其他 白話文 商業 文學理論 醫學 風土人文 佛教 學齡前 經濟學 社會紀錄 史學論述 文學評論 社會學 休閒娛樂 政治事件 手記隨筆 推理懸疑 企業家 中國現代史 哲學家 小傳

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與創作廣場
    帳號  

愛是一種選擇 第 2 頁


按讚收藏   

艾麗珊的丈夫凱斯,在結婚的前幾年,沒怎麼注意到艾麗珊的寫作。他忙於自己的事業,而且被夾在陞遷的壓力中。後來凱斯漸漸明白,人生最深刻的意義,並非成就如何,而是在於彼此間的關係;於是他學習多花一點心思在艾麗珊和她的興趣上。很自然地,一天晚上,他 ...
作者:查普曼 / 頁數:(2 / 36)

艾麗珊的丈夫凱斯,在結婚的前幾年,沒怎麼注意到艾麗珊的寫作。他忙於自己的事業,而且被夾在陞遷的壓力中。後來凱斯漸漸明白,人生最深刻的意義,並非成就如何,而是在於彼此間的關係;於是他學習多花一點心思在艾麗珊和她的興趣上。很自然地,一天晚上,他拿起了艾麗珊的一篇文章閲讀。看完後,他走到起居室,那時艾麗珊正在那兒看書。他興趣盎然地說:「我不想打擾你看書。可是我必須告訴你,我剛看完了你的文章:『使假期更有意義』,艾麗珊,你是一位優秀的作家。這篇東西該登出來,你寫得很清晰。你的字句描述了一幅圖畫,呈現在我面前,風格迷人;你可以把它寄到什麼雜誌社去。」


「你真的這麼認為嗎?」艾麗珊遲疑地問着。

「我知道是真的。」凱斯說:「我告訴你,這是好文章。」

當凱斯離開了房間,艾麗珊沒有繼續看書,合起來的書放在她膝上整整有三十分鐘,她想著凱斯的話,她不知道別人是否對她的文章也有相同的看法。她想起幾年前她收到的退稿通知。可是,她辯解着,現在的她不一樣了:她的文筆比較好,經驗也多了。在她起身去拿杯水之前,她已經做了決定:她要把文章寄到一些雜誌社去,這樣她就可以知道它們是否會被刊登出來。

十四年以前,凱斯說了這些鼓勵的話,從那時候起,艾麗珊開始有無數的文章刊登出來;現在,她甚至有一本書的合約呢!她是位優秀的作家:然而,她原是靠着先生鼓勵的話,才激勵了自己踏出了投稿艱難過程的第一步。

也許在你配偶的生命中,也有一種或者多種尚未使用過的潛能;那種潛能可能正等待着你鼓勵的話語。也許她需要修一門課來發展這種潛能;可能他需要見一些在那方面成功的人,得到一些指引,才知道如何走這下一步。你的話可以給配偶所需的勇氣,踏出第一步。


請留意,我不是要你對配偶施壓力,強迫他去做你要他做的事。我的意思是,鼓勵他去發展他已經有的興趣。例如:有些丈夫強迫他們的妻子減肥。丈夫說:「我是在鼓勵她。」可是對妻子而言,那聽起來倒像是責難。只有當一個人真的要減肥之時,你才能夠給她鼓勵——除非她自己有這樣的願望,不然你的話就會流于說教,不但沒有鼓勵性,聽起來倒像故意設計來批評惹人羞愧的。因為這些話所表達的不是愛,而是負面拒絶的表示。

鼓勵需要同理心,而且是從配偶的觀點,去看這個世界。我們必須先學習,對我們的配偶來說,什麼才是最重要的。

可是,如果你的配偶說:「我想加入秋季的減肥班。」那麼你就有機會說鼓勵的話了。鼓勵的話像是:「如果,你下定決心去做那件事,我可以告訴你,你會成功的。那是我喜歡你的原因之一。當你決定做什麼事,你就去做,如果那是你想做的,我會盡全力幫助你。不要擔心學費,如果那是你想做的,我們會籌得出錢的。」這些話可能會給你的配偶勇氣,打電話給減肥中心。

鼓勵需要同理心,而且是從配偶的觀點,去看這個世界。我們必須先學習,對我們的配偶來說,重要的是什麼;只有如此,我們才能給予鼓勵。藉著口頭的鼓勵,我們嘗試溝通:「我知道,我關心,我跟你在一起,我能幫什麼忙?」我們嘗試表明,我們相信他和他的能力,我們給他認可和讚美。

我們所具有的潛能,大都超過我們所曾開發的;使我們常裹足不前的焦點在於缺乏勇氣。一個有愛心的配偶,可以提供那重要的催化劑。當然,也許說鼓勵的話,對你是一件難事;也許那不是你主要的愛的語言;也許,你得下很大的功夫,來學習這第二種愛的語言,尤其若你有批評和責難的習慣則更難。可是我保證,一切的努力終是值得的。

仁慈的話語

愛是仁慈的,我們以語言傳達愛,必須用仁慈的話:這跟我們說話的方式有關。同樣的句子,可以有兩種不同的意思,全在乎你怎麼說它。帶著仁慈和溫柔說:「我愛你。」可以是真愛的表達。可是,若是「我愛你?」一個問號就改變了這三個字的整個意義。有時候,我們的字句說的是一件事,而聲調說的是另一件事,傳送出去的就是兩種信息。我們的配偶,通常是以聲調來解釋我們的信息,而不是在於字句。

「今天晚上,我會很樂意洗碗。」這句話若以咆哮的聲調說出來,絶不會被當做是愛的表示。另一方面,我們卻可以用仁慈的方式,來分享傷心、痛苦、甚至怒氣,那將是愛的表示。以誠實、仁慈的方式說:「今天晚上,你沒有提議要幫助我,我覺得失望、傷心。」也是愛的表示。說話的人要配偶瞭解她:藉著分享她的感覺,開始建立親密感;為了得到痊癒,她要求一個機會來討論那個傷害。同樣的字句,若以大且刺耳的聲音來說,不但不是愛的表示,反而代表責難和批評了。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