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閱微草堂筆記 第 11 頁

忽立而笑曰:夜涼無事,借汝夫婦消遣耳。偶相戲,我去後慎勿詈我,詈則我復來。鷄籠是前村某家物,附汝還之。語訖,以鷄籠擲車上去。 天曙抵家,夫婦並昏昏如醉,婦不久病死,劉四亦流落無人狀。鬼蓋乘其衰氣也。 ●景城有劉武周墓,獻縣誌亦載。按 ...
作者:紀曉嵐 / 頁數:(11 / 188)

忽立而笑曰:夜涼無事,借汝夫婦消遣耳。偶相戲,我去後慎勿詈我,詈則我復來。鷄籠是前村某家物,附汝還之。語訖,以鷄籠擲車上去。


天曙抵家,夫婦並昏昏如醉,婦不久病死,劉四亦流落無人狀。鬼蓋乘其衰氣也。

●景城有劉武周墓,獻縣誌亦載。按武周山後馬邑人,墓不應在是。疑為隋劉炫墓。炫景城人,一統志載其墓在獻縣東八十里。

景城距城八十七里,約略當是也。舊有狐居之,時或戲嬲醉人。裡有陳雙,酒徒也。聞之憤曰:妖獸敢爾!詣墓所,且數且詈。

時耘者滿野,皆見其父怒坐墓側,雙跳踉叫號,竟前呵曰:爾何醉至此,乃詈爾父?雙凝視,果父也。大怖叩首,父徑趨歸。雙隨而哀乞,追及于村外,方伏地陳說,忽婦媼環繞,嘩笑曰:陳雙何故跪拜其妻?雙仰視,又果妻也,愕而痴立,妻亦徑趨歸。雙惘惘至家,則父與妻實未嘗出,方知皆狐幻化戲之也。

慚不出戶者數日,聞者無不絶倒。余謂雙不詈狐,何至遭狐之戲,雙有自取之道焉;狐不嬲人,何至遭雙之詈,狐亦有自取之道焉。顛倒糾纏,皆緣一念之妄起。故佛言一切眾生,慎勿造因。

●方桂,烏魯木齊流人子也,言嘗牧馬山中,一馬忽逸去,躡蹤往覓,隔嶺聞嘶聲甚厲。尋聲至一幽谷,見數物,似人似獸,周身鱗癋如古松,發蓬蓬如羽葆,目睛突出,色純白,如嵌二鷄卵,共按馬生嚙其肉。牧人多攜銃自防,桂故頑劣,因升樹放銃,物悉入深林去。馬已半軀被啖矣。

後不再見,迄不知為何物也。

●芮庶子鐵崖,宅中一樓,有狐居其上。恆鐍之。狐或夜于廚下治饌,齋中宴客,家人習見亦不訝。凡盜賊火燭,皆能代主人呵護,相安已久。

後鬻宅于李學士廉衣,廉衣素不信妖妄,自往啟視,則樓上三楹,潔無纖塵。中央一片如席大,藉以木板,整齊如幾榻,余無所睹。時方修築,因並毀其樓,使無可據,亦無他異。迢甫落成,突然烈焰四起,頃刻無寸椽。


而鄰屋苫草,無一莖被癎.皆曰狐所為。劉少宗伯青垣曰:此宅自當是日焚耳。如數不當焚,狐安敢縱火。余謂妖魅能一一守科律,則天無雷霆之誅矣。

王法禁殺人,不敢殺者多,殺人抵罪者亦時有。是固未可知也。

●王少司寇蘭泉言,夢午塘提學江南時,署後有高阜,恆夜見光怪,雲有一雉一蛇居其上,皆歲久,能為魅。午塘少年盛氣,集鍤畚平之。眾猶豫不舉手,午塘方怒督,忽風飄片席蒙其首,急撤去,又一片蒙之,皆署中涼蓬上物也。午塘覺其異,乃輟役,今尚巋然存。

●老仆魏哲聞其父言,順治初有某生者,距余家八九十里,忘其姓名。與妻先後卒。越三四年,其妾亦卒。適其家傭工人,夜行避雨,宿東嶽祠廊下,若夢非夢,見某生荷校立庭前,妻妾隨焉。

有神衣冠類城隍,磬折對岳神語曰:某生污二人,有罪;活二命,亦有功,合相抵。岳神怫然曰:二人畏死忍恥,尚可貸。某生活二人,正為欲污二人,但宜科罪,何雲功罪相抵也?揮之出。某生及妻妾亦隨出。

悸不敢語,天曙歸告家人,皆不能解。有舊仆泣曰:異哉,竟以此事被錄乎!此事惟吾父子知之,緣受恩深重,誓不敢言。今已隔兩朝,始敢追述。兩主母皆實非婦人也。

前明天啟中,魏忠賢殺裕妃,其位下宮女內監,皆密捕送東廠,死甚慘。有二內監,一曰福來,一曰雙桂,亡命逃匿。緣與主人曾相識,主人方商于京師,夜投焉。主人引入密室,吾穴隙私窺。

主人語二人曰:君等聲音笑貌,在男女之間,與常人稍異,一出必見獲;若改女裝,則物色不及。然兩無夫之婦,寄宿人家,形跡可疑,亦必敗。二君身已淨,本無異婦人,肯屈意為我妻妾,則萬無一失矣。二人進退無計,沉思良久,並曲從。

遂為辦女飾,鉗其耳,漸可受珥。並市軟骨藥,陰為纏足,越數月,居然兩好婦矣。乃車載還家,詭言在京所娶。二人久在宮禁,並白皙溫雅,無一毫男子狀。

又其事迥出意想外,竟無覺者。但訝其不事女紅,為恃寵驕惰耳。二人感主人再生恩,故事定後亦甘心偕老。然實巧言誘脅,非哀其窮,宜司命之見譴也。

信乎,人可欺,鬼神不可欺哉!

●乾隆己卯,余典山西鄉試,有兩卷皆中式矣。一定四十八名,填草榜時,同考官萬泉呂令癏,誤收其卷于衣箱,竟覓不可得;一定五十三名,填草榜時,陰風滅燭者三四,易他卷乃已。揭榜後拆視彌封,失卷者范學敷,滅燭者李騰蛟也。頗疑二生有陰譴。

然庚辰鄉試,二生皆中試。范仍四十八名,李于辛丑成進士。乃知科名有命,先一年亦不得。彼營營者何為耶?即求而得之,亦必其命所應有,雖不求亦得也。

●先姚安公言,雍正庚戍會試,與雄縣湯孝廉同號舍。湯夜半忽見披髮女鬼,搴簾手裂其卷,如蛺蝶亂飛。湯素剛正,亦不恐怖,坐而問之曰:前生吾不知,今生則實無害人事,汝胡為來者?鬼愕眙卻立曰:君非四十七號耶?曰:吾四十九號。蓋有二空舍,鬼除之未數也。

諦視良久,作禮謝罪而去。斯須間,四十七號喧呼某甲中惡矣。此鬼殊憒憒,湯君可謂無妄之災。幸其心無愧怍,故倉卒間敢與詰辨,僅裂一卷耳。

否亦殆哉。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