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藏書 勵志 商業 經濟 行銷 文學 趨勢 哲學 歷史 傳記 文化 國學 名著 古典 自傳 親子 哲學 散文 成功 人格 價值 文學史 中國史 詞曲 中國哲學 古詩 寓言 翻譯詩 感情 其他小說 健康 西洋史 古文 政治 戲劇 生活 疾病 企管 科學 武俠 心理 其他 白話文 商業 文學理論 醫學 風土人文 佛教 學齡前 經濟學 社會紀錄 史學論述 文學評論 社會學 休閒娛樂 政治事件 手記隨筆 推理懸疑 企業家 中國現代史 哲學家 小傳

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與創作廣場
    帳號  

閱微草堂筆記 第 2 頁


按讚收藏   

●滄州城南上河涯,有無賴呂四,凶橫無所不為,人畏如狼虎。一日薄暮與諸惡少村外納涼,忽隱隱聞雷聲,風雨且至。遙見似一少婦避入河干古廟中。呂語諸惡少曰:彼可淫也。 時已入夜,陰雲黯黑,呂突入掩其口,眾共褫衣相嬲。俄雷光穿牖,見狀貌似是其妻, ...
作者:紀曉嵐 / 頁數:(2 / 188)

●滄州城南上河涯,有無賴呂四,凶橫無所不為,人畏如狼虎。一日薄暮與諸惡少村外納涼,忽隱隱聞雷聲,風雨且至。遙見似一少婦避入河干古廟中。呂語諸惡少曰:彼可淫也。


時已入夜,陰雲黯黑,呂突入掩其口,眾共褫衣相嬲。俄雷光穿牖,見狀貌似是其妻,急釋手問之,果不謬。呂大恚,欲提妻擲河中,妻大號曰:汝欲淫人,致人淫我,天理昭然,汝尚欲殺我耶?呂語塞,急覓衣褲,已隨風入河流矣。旁皇無計,乃自負裸婦歸。

雲散月明,滿村嘩笑,爭前問狀。呂無可置對,竟自投于河,蓋其妻歸寧,約一月方歸,不虞母家遘回祿,無屋可棲,乃先期返。呂不知而遘此難,後妻夢呂來曰:我業重,當永墮泥犁,緣生前事母尚盡孝,冥官檢籍得受蛇身,今往生矣。汝後夫不久至,善視新姑嫜,陰律不孝罪至重,毋自蹈冥司湯鑊也。

至妻再醮日,屋角有赤練蛇,垂首下視,意似眷眷。妻憶前夢,方舉首問之,俄聞門外鼓樂聲,蛇于屋上跳擲數回,奮然去。

●獻縣周氏仆周虎,為狐所媚,二十餘年如伉儷,嘗語仆曰:吾煉形已四百餘年,過去生中,于汝有業緣當補,一日不滿,即一日不得生天,緣盡吾當去耳。一日囅然自喜,又泫然自悲,語虎曰:月之十九日吾緣盡當別,已為君相一婦,可聘定之。因出白金付虎,俾備禮,自是狎昵燕婉,逾于平日,恆形影不離。至十五日忽晨起告別,虎怪其先期,狐泣曰:業緣一日不可減,亦一日不可增。

惟遲早則隨所遇耳。吾留此三日緣,為再一相會地也。越數年,果再至,歡洽三日而後去。臨行嗚咽曰:從此終天訣矣。

陳德音先生曰:此狐善留其有餘,惜福者當如是。劉季箴則曰:三日後終須一別,何必暫留。此狐煉形四百年,尚未到懸崖撒手地位,臨事者不當如是。余謂二公之言,各明一義各有當也。


●獻縣令明晨,應山人,嘗欲申雪一冤獄,而慮上官不允,疑惑未決。儒學門鬥有五半仙者,與一狐友,言小休咎多有驗,遣往問之,狐正色曰:明公為民父母,但當論其冤不冤,不當問其允不允,獨不記制府李公之言乎?門鬥返報,明為悚然。因言制府李公衛未達時,嘗同一道士渡江,適有與舟子爭詬者,道士太息曰:命在須臾,尚較計數文錢耶?俄其人為帆腳所掃墮江死,李公心異之,中流風作,舟欲覆,道士禹步誦咒,風止得濟,李公再拜謝更生,道士曰:適墮江者命也,吾不能救,公貴人也,遇阨得濟,亦命也。吾不能不救,何謝焉。

李公又拜曰:領師此訓,吾終身安命矣。道士曰:是不盡然,一身之窮達當安命,不安命則奔競排軋,無所不至,不知李林甫、秦檜即不傾陷善類,亦作宰相,徒自增罪案耳。至國計民生之利害,則不可言命。天地之生才,朝廷之設官,所以補救氣數也。

身握事權,束手而委命,天地何必生此才,朝廷何必設此官乎?晨門曰:是知其不可而為之。諸葛武侯曰:鞠躬盡瘁,死而後已。成敗利鈍非所逆睹。此聖賢立命之學,公其識之。

李公謹受教,拜問姓名。道士曰:言之恐公駭。下舟行數十步,翳然滅跡。昔在會城,李公曾話是事,不識此狐何以得知也。

●北村鄭蘇仙,一日夢至冥府,見閆羅王方錄囚。有鄰村一媼至殿前,王改容拱手,賜以杯茗,命冥吏速送生善處。鄭私叩冥吏曰:此農家老婦,有何功德?冥吏曰:是媼一生無利己損人心。夫利己之心,雖賢士大夫或不免,然利己者必損人,種種機械因是而生,種種冤愆因是而造,甚至貽臭萬年,流毒四誨,皆此一念為害也。

此一村婦而能自製其私心,讀書講學之儒對之多愧色矣。何怪王之加禮乎?鄭素有心計,聞之惕然而寤。鄭又言此媼未至以前,有一官公服昂然入,自稱所至但飲一杯水,今無愧鬼神。王哂曰:設官以治民,下至驛丞閘官,皆有利弊之當理,但不要錢即為好官,植木偶于堂,並水不飲,不更勝公乎?官又辯曰:某雖無功亦無罪。

王曰:公一身處處求自全,某獄某獄避嫌疑而不言,非負民乎?某事某事畏煩重而不舉,非負國乎?三載考績之謂何,無功即有罪矣。官大踧踖,鋒棱頓減。王徐顧笑曰:怪公盛氣耳,平心而論,要是三四等好官,來生尚不失冠帶。促命即送轉輪王。

觀此二事,知人心微曖,鬼神皆得而窺。雖賢者一念之私,亦不免于責備。相在爾室,其信然乎?

●雍正壬子有宦家子婦,素無勃谿狀。突狂電穿牖,如火光激射,雷楔貫心而入,洞左脅而出,其夫亦為雷焰燔燒,背到尻皆焦黑,氣息僅屬,久之乃蘇,顧婦屍泣曰:我性剛勁,與母爭論或有之;爾不過私訴抑鬱,背燈掩淚而已,何雷之誤中爾耶?是未知律重主謀,幽明一也。

●無雲和尚,不知何許人。康熙中掛單河間資勝寺,終日默坐,與語亦不答。一日忽登禪床,以界尺拍案一聲,泊然化去。視案上有偈曰:削髮辭家淨六塵,自家且了自家身,仁民愛物無窮事,原有周公孔聖人,佛法近墨,此僧乃近於楊。

●寧波吳生,好作北里游。後昵一狐女,時相幽會。然仍出入青樓間。一日狐女請曰:吾能幻化,凡君所眷,吾一見即可肖其貌。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