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藏書 勵志 商業 經濟 行銷 文學 趨勢 哲學 歷史 傳記 文化 國學 名著 古典 自傳 親子 哲學 散文 成功 人格 價值 文學史 中國史 詞曲 中國哲學 古詩 寓言 翻譯詩 感情 其他小說 健康 西洋史 古文 政治 戲劇 生活 疾病 企管 科學 武俠 心理 其他 白話文 商業 文學理論 醫學 風土人文 佛教 學齡前 經濟學 社會紀錄 史學論述 文學評論 社會學 休閒娛樂 政治事件 手記隨筆 推理懸疑 企業家 中國現代史 哲學家 小傳

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與創作廣場
    帳號  

蜀山劍俠 卷三上 第 1 頁


按讚收藏   

第二○一回 照怪仗奇珍 泠泠寒光燭魅影行兇排惡陣 熊熊魔火煉仙真 翟度見金光已去,不曾親身押送,試用遁法,竟能升起。雖料道姑行時情景不會如此便宜釋放,總覺有望得多。遲疑了一會,揣測不出敵人是甚行徑。一摸法寶囊,新得 ...
作者:平江不肖生 / 頁數:(1 / 507)

第二○一回


照怪仗奇珍 泠泠寒光燭魅影
行兇排惡陣 熊熊魔火煉仙真

翟度見金光已去,不曾親身押送,試用遁法,竟能升起。雖料道姑行時情景不會如此便宜釋放,總覺有望得多。遲疑了一會,揣測不出敵人是甚行徑。一摸法寶囊,新得雷音椎也不知何往。

只得入林穿好衣服,相機逃走,赤着身子,剛往林內跑進不幾步,眼剛看見地上衣服和斷劍頑鐵,倏地眼前奇亮,冷侵毛髮,一道金虹橫亙前面,休想過去。幸是步行,進得不猛;如用遁法飛行,驟出不意,撞到金光上去,全身非成粉碎不可。就這樣相去金光還有四五尺遠,寒芒觸體,已經皮破血流了好幾處。翟度不知敵人用西方太乙真煞之氣將他上下五方一齊禁住,只留一條歸路。

明知不能硬闖過去,又覺赤身飛行太已難看,打算由左右兩面繞過。不料那金光竟是活的,任走哪一面都被擋住。萬般無奈,只得赤身逃走。及至飛起空中一試,除來路外,無論上天入地,中左右三方,俱有一道半圓形金光攔住,隨時舒展,變化無窮。

並且下面也被兜住,一飛起不能再往下落。只往迴路退尚可。休說前進,稍一停頓,便追逼上來,略為挨近,便如萬針透體,痛得徹骨鑽心,萬難禁受,如影附形,不失尺寸。這才知道厲害。

先想妖師狠毒,回山所受罪孽勝於百死。有心讓金光裹去,一樣是死,可少去無邊苦難。又恐仙法厲害,形神俱滅,連自殺也難討公道,不是連鬼都做不成,豈不冤枉?正在心悸魂驚,猛想起適纔所聽仇人之言,明放著還有一個逃的,便是奉命看守絳雪的獸奴。自己何不悄悄逃回,先把衣服換好,滅去行跡,把罪過全推在逃奴身上?就說自己因追逃奴,遇見仇敵,把飛劍、法寶奪去,逃了回來。

師父雖然反臉無情,畢竟是自己門徒,又蒙寵信,加以申武暗助,不是沒有活路,何苦行甚短見?


念頭一轉,自信有了生機,惟恐歸遲,妖師已醒,不便掩飾勾當,立即加緊飛行。到時天已入夜,見洞門封禁,妖師要到明午才醒,正好先和申武商量,急匆匆開洞而入。回顧金光,仍停洞外,並未追進,心又一放。忙趕向自己房內,待取衣服更換,忽聽身後獰笑道:

「師兄怎回來了?害得我們好苦!」回頭一看,正是申武。方覺詞色不善,心虛愧怯,還欲好言求告,申武面色驟變,突由身後將備就的妖幡向前一晃。翟度知那妖幡乃妖師所煉攝魂禁製法寶,除妖師本人,誰也不可抵禦。事起倉促,不能逃避,暗道一聲:「不好!」人已昏迷倒地。

原來妖人師徒都是那一般奸惡狠毒心性。申武初救他時,一則同惡相濟,看出妖師不想罰他,恐他受刑時情急反咬,只要不死,記上仇隙,便是日後大患。救完才想起他是大弟子,最得妖師寵信,今日犯了重條,居然寬免,可知恩眷猶隆。有他在前。

終顯不出自己。明有去他之機,偏又膽小顧忌則甚?方想起後悔,難得翟度色迷心竅,竟想背師挾逃,這一來正合心意,表面相助,實則藉此去一心病。初意此舉犯了大惡,永無回山之日,即便日後師徒狹路相逢,他那道力勝過自己,至多怪自己不該為他說情。妖師素常護短,加以情真罪實,狠毒過深,就他反咬同謀,也會不信。

所以任他從容逃走,只作不知,本沒想到舉發。及至翟度走後,申武想起妖師丹房只他一人能夠出入,忽然心動。忙跑去一看,丹房大開,不特失去不少法寶,獸奴沈騰的本命真靈也被人破了禁制放掉。不由又急又怒,趕往前洞石穴一看,沈騰獸皮棄地,人已逃走,還算洞門不曾開放。

心恨翟度不留餘地,知道此時若急喚醒妖師,或許尚可追回。無奈自己曾助同逃,此時一追,必當有心暗算,出爾反爾,勢非反咬一口不可。在自痛恨,告發不得。一會又發現穴旁石壁上用劍刻有字跡,過去一看,竟是沈騰所留。

大意說他為復師仇,誤投妖人。陷身為獸以來,目睹妖人師徒積惡如山,限滿就蒙收錄,也必同受大誅。無奈元神受禁,欲逃不得。不意難孽忽滿,妖人打坐終日,翟度乘機挾美同逃,又去丹房盜寶,出時匆匆,忘卻禁閉,被沈騰暗中發現。

仗着昔日善於應變,師傳諸寶未被沒收,等翟度逃後,便往丹房破了元神禁制,穿山地行逃走。法寶為翟度所盜,自己未取一物等語。申武心想亂子實在太大,妖師醒來決脫不了干係。回到後洞,又和甘氏兄弟商量了一陣,俱都聽了膽寒,無計可施。

驚醒妖師舉發,原極容易,偏是顧慮太多。

最後打算挨到子夜過去,翟度逃遠,無可追尋,妖師功行也將圓滿之時,作為翟度久離後洞,不見進來,前後呼喚,發覺此事,便行告警。商定以後,仍是提心弔膽,憂急不已。情急之下,如非妖師有護身神光,人一近前立被禁制,直想就此行刺,以免後患了。因此一來,三妖徒哪敢再為大意、又恐沈騰逃出,勾了外人前來,不時分人往前洞查看。

瑤仙還不怎受折辱,蕭玉卻添了無數罪受,三妖徒每一巡到所居獸穴,少說也得挨上兩鞭。總算翟度沒等入夜便自迴轉,否則不知道還要受許多屈打。

事有湊巧,翟度回時,正值申武出巡。頭層禁法一破,聞得鬼嘯之聲,先自警覺。先還當有外敵侵入。連忙隱藏在側,觀察來勢如何。

估量能敵,擒住獻功;否則立即行法報警。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