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藏書 勵志 商業 經濟 行銷 文學 趨勢 哲學 歷史 傳記 文化 國學 名著 古典 自傳 親子 哲學 散文 成功 人格 價值 文學史 中國史 詞曲 中國哲學 古詩 寓言 翻譯詩 感情 其他小說 健康 西洋史 古文 政治 戲劇 生活 疾病 企管 科學 武俠 心理 其他 白話文 商業 文學理論 醫學 風土人文 佛教 學齡前 經濟學 社會紀錄 史學論述 文學評論 社會學 休閒娛樂 政治事件 手記隨筆 推理懸疑 企業家 中國現代史 哲學家 小傳

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與創作廣場
    帳號  

蜀山劍俠 卷二下 第 1 頁


按讚收藏   

第一五一回 本是雙清 翻成投懷燕劇憐同病 難為比翼鶼 二鳳正在好笑,忽聽金須奴鼻間似有嗡嗡之聲,彷彿透氣不出。人中間隱現出一根紅線,漸久漸顯。猛地心中一動,試用手一撕,嘩的一聲,從人中自鼻端以上直達頭腦全都裂開,肉 ...
作者:平江不肖生 / 頁數:(1 / 368)

第一五一回


本是雙清 翻成投懷燕
劇憐同病 難為比翼鶼

二鳳正在好笑,忽聽金須奴鼻間似有嗡嗡之聲,彷彿透氣不出。人中間隱現出一根紅線,漸久漸顯。猛地心中一動,試用手一撕,嘩的一聲,從人中自鼻端以上直達頭腦全都裂開,肉厚約有寸許。心中大喜,手捏兩麵皮往左右一分,竟是連頭連耳帶著腦後金髮,順順噹噹地揭了下來。

最後才揭向口邊,往上微微使力一起,一張似分還合的人麵皮便揭了下來。

同時眼前一亮,榻上臥的哪裡是平日所見形如醜鬼的金須奴,竟變了一個玉面朱唇的美少年。正在驚奇,榻上人的一雙鳳目倏地睜開,又瞳剪水,黑白分明,襯着兩道漆也似的劍眉斜飛入鬢,越顯英姿颯爽,光彩照人。二鳳獃了一會,只見金須奴口吻略動,似要說話,又氣力不支神氣。二鳳問道:「你要坐起麼?」金須奴用目示意。

二鳳便過去扶他坐起,玉肌着手,滑如凝脂,鼻間隱聞一股子溫香氣息。又見他彷彿大病初回,體憊不支神氣,不由添了憐惜之念。及至將他扶了坐起。背後皮殻業已自行脫落,粉光緻緻,皓體呈輝,真是明珠美玉,不足方其朗潤。

這時金須奴脫形解體之後,除身高未減外,餘者通身上下俱已換了形質,只是起坐須人,暫時還不能言笑罷了。二鳳先笑朝他稱賀道:「你如今已是換形解體,變了一身仙骨。再有四天靜養,便即大功告成了。」金須奴將頭點了點,不住用目示意,看向兩腿。


二鳳猜他是要打坐入定,運用玄功,便代他將雙膝盤好。起初忙着代他揭去外皮,一見變得那般美好,雖然出乎意外,因為一心關注他的成敗安危,還不覺得怎樣,僅止讚美驚奇而已。及至扶他安然坐起,王膚相親,香澤微聞,心情於不知不覺中已經有些異樣。再給他一盤腿,猛一眼望到對方龍穴之下垂着一根玉莖,丹菌低垂,烏絲疏秀,微微有兩根青筋,從白裡透紅的玉肉之中隱現出來,更顯出豐潤修直,色彩鮮明。

不禁心中起了一種說不出的感覺,立時紅生玉靨,害起羞來。忙把金須奴適纔所脫的衣服取過,因為變體以後,衣服顯得肥大,再加元氣未復,不便穿著,只得先將他腹部上下圍俺。再看人時,已在榻上緊閉雙目,入定過去。

這才退回自己榻前坐好,好生無聊。知道金須奴初次回醒,這一打坐,須等真元運行新體,滿了十二周天,到當夜子時,天地交泰之際,才能言動自如,暫時還不需人照料扶持。

閒着無事,便也用起功來。坐了一會,不知怎的,覺出心神煩亂,再也收攝不住。兩三個時辰過去,正在勉強凝神定慮,猛想起金須奴入定已經好久,他現時舉動須人相助,不知還原了沒有?今日心緒偏又這般亂法。想到這裡,睜眼一看,金須奴依然端坐在對面珊瑚榻上,鼻孔裡有兩條白氣,似銀蛇一般,只管伸縮不定。

知他玄功運行已透十二重關,再不多時,便可完成道基。正暗讚他根行深厚,異日成就必定高出眾人之上,猛覺一陣陰風襲入亭內,不由機伶伶打了一個冷戰。知道這亭業經初鳳行法封鎖,無論水火聲光都難侵入。那陣陰風明明自外而入,說不定要生甚麼變故。

一面施展防身法術,仔細四下觀察時,甚麼跡兆都無。再看榻上金須奴,依舊好端端地坐在那裡,一絲未曾轉動。只是鼻孔間兩道白氣吞吐不休,其勢愈疾。

二鳳哪知危機業已潛伏,還以為他功候轉深,不久便能下榻,言動如常。又待了一會,才看出金須奴渾身汗出如漿,熱氣蒸騰,滿臉俱是痛苦愁懼之容,神態甚是不妙,不由大吃一驚。暗忖:"他已是得道多年的人,雖說這次剛剛解體換骨,真元未固,那也是暫時之事。只要玄功運行透過十二重關,不但還原,比起往日道力靈性還要增長許多。

適纔見他坎離之氣業已出竅往複,分明十二重關業已透過,怎便到了這種難忍難耐的樣兒?"越看越覺有異,心中大是不解。看到後來,那金須奴不但面容愈加愁苦,雙目緊閉,牙關緊咬,竟連全身都抖戰起來。自己沒有經過這類事,雖知不是佳兆,無奈想不出相助之法。再一轉眼工夫,適纔所見那般仙根仙骨的一個英俊少年,竟是玉面無光,顏色灰敗,渾身顫慄,宛如待死之囚一般。

二鳳平素對他本多關注,自從解體變形以後,更由讚美之中種了愛根。目睹他遭受這種慘痛,哪裡還忍耐得住,一時情不自禁,便向他榻前走去。

這時金須奴原正在功將告成之際,受人暗算,偷開法壇,將魔頭放了進來。如換旁人,真元未固,侵入魔頭,本性早迷,不由自主,甚麼惡事都能做出。還算他平日修煉功深,當那真元將固,方要起身與二鳳拜謝之際,猛覺陰風侵體,知道外魔已來,情勢不妙。連忙運用玄功屏心內視,拼着受盡諸般魔難挨過七日。

那怕誤了自己,也不誤人,恩將仇報。情知一切苦厄俱能勉強忍受,只為感激二鳳之念一起,也和日後寶相夫人超劫一般。這意魔之來,卻難驅遣,一任他凝神反照,總是旋滅旋生。二鳳如果不去理他,雖然受盡苦難,仍可完成道基。

偏偏二鳳不知厲害,見他萬分可憐,走了過去,想起自己身旁還帶有一些玉柱中所藏的靈丹。那丹原是三鳳掌管,金須奴日前曾向初鳳索討,以備萬一之需。三鳳執意不允,自己心中不服。恰巧以前初鳳交給三鳳時,自己取了十餘粒,打算背着三鳳相授。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