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藏書 勵志 商業 經濟 行銷 文學 趨勢 哲學 歷史 傳記 文化 國學 名著 古典 自傳 親子 哲學 散文 成功 人格 價值 文學史 中國史 詞曲 中國哲學 古詩 寓言 翻譯詩 感情 其他小說 健康 西洋史 古文 政治 戲劇 生活 疾病 企管 科學 武俠 心理 其他 白話文 商業 文學理論 醫學 風土人文 佛教 學齡前 經濟學 社會紀錄 史學論述 文學評論 社會學 休閒娛樂 政治事件 手記隨筆 推理懸疑 企業家 中國現代史 哲學家 小傳

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與創作廣場
    帳號  

富蘭克林自傳 第 2 頁


按讚收藏   

約翰學了染匠,我相信是染呢絨的。本傑明是絲綢染匠,在倫敦拜師受業。他秉性聰穎。我很清楚地記得他,因為當我還是一個孩子的時候,他渡海到波士頓來,住在我父親那裡,跟我們同住了幾年之久。 他一直活到高齡,他的孫子撒木耳·富蘭克林現在還住在波士 ...
作者:富蘭克林 / 頁數:(2 / 62)

約翰學了染匠,我相信是染呢絨的。本傑明是絲綢染匠,在倫敦拜師受業。他秉性聰穎。我很清楚地記得他,因為當我還是一個孩子的時候,他渡海到波士頓來,住在我父親那裡,跟我們同住了幾年之久。


他一直活到高齡,他的孫子撒木耳·富蘭克林現在還住在波士頓。他死後留下了兩本四開本的詩稿,裡面是一些寫贈給他親友的即興短詩。下面寄給我的一首詩就是一個實例。【富蘭克林在括弧中加了一個註:「嵌在這兒」,但是未附實例】 他自己制定了一套速寫術,並且教會了我,但是因為我從來不練,所以現在忘光了。

我是跟這位伯父命名的,因為我父親跟他感情特別融洽。他篤信宗教,經常去聽著名傳教師的說教,並且把他們的說教用他的速記術記下來,他身邊有許多這樣的筆記本。他也是一個很好的政治家,或許從他的地位來講,他過分地關心政治了。最近在倫敦我獲得了他所蒐集的從一六四一到一七一七年間重要的政論手冊,從書本上的卷號看來,有許多冊已經遺失了,但是還留下了對開本八本,四開本和八開本二十四本。

一個舊書商人獲得了這些書籍,因為我有時候從他這裡買書,他認識我,所以就把它們送到我這裡來。看樣子是我伯父在去美洲之前留在倫敦的,這已經是五十多年以前的事了。在書邊上他還加了許多註解。

2
卑微的家族

我們這一卑微的家族很早就參加了宗教改革運動,在瑪麗女王統治時期他們一直堅信新教,當時由於他們熱烈地反對教皇,時有遭受迫害的危險。他們有一本英語版的《聖經》天主教的《聖經》是拉丁文的,他們信奉新教,所以採用英語版的《聖經》。,為了隱藏和保管這本《聖經》,他們把它打開用狹帶綁在一個折凳的凳面底部。當我的高祖對著全家宣讀經文時,他把折凳翻過來放在膝蓋上,翻動狹帶下面的書頁。

他的一個孩子站在門口,假如他瞧見教會法庭的官吏走過來,他就預先通風報信。這時候板凳又重新翻過來四腳落地,《聖經》就像原先一樣地藏匿起來了。這是我從本傑明伯父那裡聽來的,直到大約查理二世統治的末年,全家還是一致地信奉國教。但是那時候,有一些牧師因為不信奉國教教條而被開除教籍,在諾桑普頓舉行會議,本傑明和約瑟改信了非國教,一生信守不渝,家裡其他的人仍然繼續信奉國教。


我父親約瑟早年就成了家,大約在一六八二年帶著妻子和三個孩子遷到新英格蘭來。非國教的宗教集會受到法律的禁止,而且時常受到干擾,因此我父親的友好中有一些有聲望的人就想移居到新大陸去,我父親答應陪同他們前往美洲。他們希望在新大陸可以享有宗教信仰的自由,在新英格蘭這位太太又生了四個孩子,後來他的繼室又生了十個,共十七個孩子。我還記得有一個時候他的餐桌旁圍坐著十三個孩子,這十三個孩子都長大成人,各自婚嫁。

我是幼子,比我小的只有兩個妹妹。我生在新英格蘭的波士頓。我母親是我父親的繼室,名叫阿拜亞·福求,是彼得·福求的女兒。我的外祖父是新英格蘭的最初移民之一。

可頓·馬太在他的美洲教會史中曾經加以表揚,稱他為「一個虔誠而有學問的英國人」,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我聽說他曾經寫過各樣的即興短詩,但是只有一篇付印,我在好多年以前曾經讀過。這首詩寫於一六七五年,是用當時民間流行的詩歌體裁寫成的,寫給當時當地的執政當局。它擁護信仰自由,聲援受迫害的浸禮會、教友會和其他教派,認為殖民地所遭受到的印第安人戰爭和其他災禍是迫害教徒的後果,是上帝對這種重大罪行的判決和懲罰,奉勸當局廢止那些殘暴不仁的立法。

整首詩在我看來寫得簡單平易,落落大方。我還記得這首詩的最後六行,但是最初的兩行我已經記不清了,不過這兩行的大意是說他的批評出於善意,因此他並不隱匿他的真姓實名:

由於從心坎裡我憎惡,

做一個匿名誹謗的人;

我的姓名我定要寫出,

我現在是住在修彭城;

毫無惡意,你的真實朋友,

是彼得·福求。

我的哥哥們都拜師學了各種不同的行業。我父親打算把我當作兒子中的什一捐奉獻給教會,所以在八歲上就把我送到語法學校去唸書。我早年讀書穎悟(我一定很早就識字,因為我記不起我曾經有過不識字的時期),他的朋友們又都說我將來讀書一定很有成就,這一切都鼓勵了我父親把我送到學校去唸書。我伯父本傑明也贊成我唸書,並且提議把他全部說教的速記本贈送給我(我想大概是作為開業的資本罷),如果我肯學習他的速記術的話。

但是我在語法學校裡念了不到一年,雖然在這一年中我逐步地從該班的中等生升到全班的優等生,接着就升入了二年級,好讓我在那年年終隨班升入三年級。但是這時候我父親因為家庭人口多,負擔不起大學求學的費用,同時他看到許多受過大學教育的人日後窮困潦倒(這是他在我面前對他的朋友們講的),他改變了他原先的主張,叫我離開語法學校,把我送到一所書算學校去。這所學校是當時著名的喬治·布朗納先生主持的,一般說來他辦學很有成績,並且能夠循循善誘,春風化雨。在他的教導之下,我很快地學會了一手清晰的書法,但是算術我考不及格,並且毫無進步。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