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藏書 勵志 商業 經濟 行銷 文學 趨勢 哲學 歷史 傳記 文化 國學 名著 古典 自傳 親子 哲學 散文 成功 人格 價值 文學史 中國史 詞曲 中國哲學 古詩 寓言 翻譯詩 感情 其他小說 健康 西洋史 古文 政治 戲劇 生活 疾病 企管 科學 武俠 心理 其他 白話文 商業 文學理論 醫學 風土人文 佛教 學齡前 經濟學 社會紀錄 史學論述 文學評論 社會學 休閒娛樂 政治事件 手記隨筆 推理懸疑 企業家 中國現代史 哲學家 小傳

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與創作廣場
    帳號  

宋詞鑑賞 第 1 頁


按讚收藏   

宋詞鑒賞 前言 中國古代文學藝術史上,詞佔有極其重要的地位。詞原是了隋唐以來配合燕樂而創作的歌辭,後來逐漸成為一種長短的詩體。它最初民間流傳,晚唐時期,文人開始創作,從而極大地提高了詞的藝術水平。到宋代,詞達到了其藝術頂峰,和唐詩 ...
作者:蘇軾等 / 頁數:(1 / 521)

宋詞鑒賞


前言

中國古代文學藝術史上,詞佔有極其重要的地位。詞原是了隋唐以來配合燕樂而創作的歌辭,後來逐漸成為一種長短的詩體。它最初民間流傳,晚唐時期,文人開始創作,從而極大地提高了詞的藝術水平。到宋代,詞達到了其藝術頂峰,和唐詩並列對舉,各極其美各臻其盛。

詞是中國古代最美的文學,最動人的文學,最擅長抒情的文字,最讓人沉醉心迷的文字。它和美,渾融蘊藉。它深微隱幽,意味淵永,美到極處,又豪放到極處。

詞壇正宗的婉約派,香軟艷麗,柔到極處,最善娛賓遣興,寫男女幽怨,曲折隱微。詩文之不可道者,皆以詞出之,「天光雲影,搖蕩綠波,撫玩無,追尋已遠。」豪放一派,則詞如詩文,舉凡傷情離別,弔古懷今,社會生活,政治風雲,無不人詞。雄放慷慨,動人心魄。

它最擅抒情,寫艷情而不纖佻,寫富貴而不卑俗,如行雲流水、老鬆柔樹,臨風伴月,情調閒雅,懷抱曠懷,美輪美奐,使人心馳神往,無限沉迷。

晏殊、晏幾道、歐陽修、柳永、宋祁、張先、蘇軾、黃庭堅、秦觀、賀鑄、張來、晁補之、周邦彥、張元千、張孝祥、朱敦儒、史浩、岳飛、李清照、辛棄疾、陳亮、陸游、姜夔、吳文英、文天祥、元好問……這一系列閃光的名字,為我們締造了中國最美的詞文學殿堂。

只有一個唯美的時代,才會出現這樣絶美的藝術。

它們是千古流芳的璀璨經典,是風雨人生路上的最好伴侶。

收錄作者:


張榘、華岳、趙希逢、吳淵、李好古、哀長吉、馮去非、吳潛、淮上女、黃孝邁、周晉、陳東甫、李曾伯、方岳、蕭泰來、許棐、李昂英、吳文英、潘牥、洪王茶、章謙亨、李彭老、李萊老、李演、黃昇、陳鬱、張樞、家鉉翁、羅椅、張紹文、吳大有、陳人傑、陳允平、文及翁、謝枋得、趙聞禮、曹邍、趙汝茪、江開、劉辰翁、張林、蜀中妓、周密、張炎、王炎午、劉將孫、徐一切、無名氏、鄭文妻、吳城小龍女、蕭觀音、吳激、蔡松年、完顏亮、蔡珪、趙可、劉著、王寂、鄧千江、劉迎、黨懷英、王庭筠、完顏、王礀、趙秉文、許古、完顏璟、辛願、王渥、張中孚、李俊民、元好問、段克己、段成己、朱嗣發、文天祥、鄧剡、楊僉判、汪元量、王清惠、袁正真、金德淑、詹玉、王沂孫、仇遠、褚生、徐君寶妻、王易簡、唐珏、蔣捷、醴陵士人、陳德武鑒賞

王禹偁詞作鑒賞 生平簡介

王禹偁(954-1001)字元之,巨野(今屬山東)人。晚貶知黃州,世稱王黃州。太宗太平興國八年(983)登進士第,授成武主簿,遷大理評事,移知長洲。端拱初,擢右拾遺,直史館。

後拜左司諫、知制誥。淳化二年(991),貶商州團練副使。至道元年(995),任翰林學士,坐訕謗,以工部郎中出知滁州,改知揚州。真宗即位,復知制誥,上書提出「謹邊防」,「減冗兵,並冗吏」等事。

與修《太祖實錄》,以直書史事,再貶出京,知黃州,徙蘄州。

咸平四年卒,年四十八。《宋史》與《東都事略》有傳。禹偁性剛直,遇事敢言,以直躬行道為己任,曾三次遭貶黜。著有《小畜集》。

蘇軾所撰《王元之畫像贊並序》,稱他「以雄文直道獨立當世」,「耿然如秋霜夏日,不可狎玩」,反對宋初浮靡文風,提倡平易樸素,其詩文清麗可愛,頗受後人推重。

●點絳唇  王禹偁

雨恨雲愁,江南依舊稱佳麗。

水村漁市,一縷孤煙細。

天際征鴻,遙認行如綴。

平生事,此時凝睇,誰會憑欄意!

王禹偁詞作鑒賞

此詞是北宋最早的小令之一,也是作者唯一的傳世之作。全詞以清麗的筆觸、沉鬱而高曠的格調,即事即目,寓情於景,通過描繪江南雨景,寄寓了作者積極用世、渴望有所作為的政治理想和懷才不遇的苦悶情懷。《竹林紀事》評此詞云:「情麗可愛,豈止以詩擅名。」起首一句「雨恨雲愁」,借景抒情,借情寫景。

雲、雨並無喜怒哀樂,但詞人覺得,那江南的雨,綿綿不盡,分明是恨意難消;那灰色的雲塊,層層堆積,分明是鬱積着愁悶。即使是這瀰漫著恨和愁的雲雨之中,江南的景色,依舊是美麗的。南齊詩人謝朓《入朝曲》寫道:「江南佳麗地,金陵帝王州。」王禹偁用「依舊」二字,表明自己是僅承舊說,透露出一種無可奈何的情緒。

上片煞拍寫的是:濛濛的雨幕中,村落漁市點綴湖邊水畔;一縷淡淡的炊煙,從村落上空裊裊升起;水天相連的遠處,一行大雁,首尾相連,款款而飛。但如此佳麗的景色,卻未能使詞人歡快愉悅,因為「天際征鴻,遙認行如綴」。古人心目中,由飛鴻引起的感想有許多。「舉手指飛鴻,此情難具論」(李白《送裴十八圖南歸嵩山》)。

這裡,詞人遙見衝天遠去的大雁,觸發的是「平生事」的聯想,想到了男兒一生的事業。王禹偁中進士後,只當了長洲知縣。這小小的芝麻官,無法實現他胸中的大志,於是他恨無知音,愁無雙翼,不能象「征鴻」一樣展翅高飛。最後,王詞將「平生事」凝聚對「天際征鴻」的睇視之中,顯得含蓄深沉,言而不盡。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