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藏書 勵志 商業 經濟 行銷 文學 趨勢 哲學 歷史 傳記 文化 國學 名著 古典 自傳 親子 哲學 散文 成功 人格 價值 文學史 中國史 詞曲 中國哲學 古詩 寓言 翻譯詩 感情 其他小說 健康 西洋史 古文 政治 戲劇 生活 疾病 企管 科學 武俠 心理 其他 白話文 商業 文學理論 醫學 風土人文 佛教 學齡前 經濟學 社會紀錄 史學論述 文學評論 社會學 休閒娛樂 政治事件 手記隨筆 推理懸疑 企業家 中國現代史 哲學家 小傳

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與創作廣場
    帳號  

六韜兵法 第 2 頁


按讚收藏   

文王曰:「六守何也?」太公曰:「一曰仁,二曰義,三曰忠,四曰信,五曰勇,六曰謀,是謂六守 。」文王曰:「謹擇六守者何也?」太公曰:「富之而觀其無犯,貴之而觀其無驕;付之而觀其無轉;使之而觀其無隱;危之而觀其無恐;事之而觀其無窮。富之而不犯者 ...
作者:姜尚 / 頁數:(2 / 11)

文王曰:「六守何也?」太公曰:「一曰仁,二曰義,三曰忠,四曰信,五曰勇,六曰謀,是謂六守 。」文王曰:「謹擇六守者何也?」太公曰:「富之而觀其無犯,貴之而觀其無驕;付之而觀其無轉;使之而觀其無隱;危之而觀其無恐;事之而觀其無窮。富之而不犯者仁也;貴之而不驕者義也;付之而不轉者忠也;使之而不隱者信也;危之而不恐者勇也;事之而不窮者謀也。人君無以三寶借人,借人則君失其威。」


文王曰:「敢問三寶?」太公曰:「大農,大工,大商,謂之三寶。農一其鄉則谷足,工一其鄉則器足,商一其鄉則貨足。三寶各安其處,民乃不慮。無亂其鄉,無亂其族。臣無富於君,都無大於國。六守長,則君昌。三寶全,則國安。」

守土第七

文王問太公曰:「守土奈何?」太公曰:「無疏其親,無怠其眾,撫其左右,禦其四旁。無借人國柄。借人國柄,則失其權。無掘壑而附丘,無捨本而治末。日中必彗,操刀必割,執斧必伐。日中不彗,是謂失時。操刀不割,失利之期。執斧不伐,賊人將來。涓涓不塞,將為江河。熒熒不救,炎炎奈何?兩葉不去,將用斧柯。是故人君必從事于富。不富無以為仁,不施無以合親。疏其親則害,失其眾則敗。無借人利器。借人利器,則為人所害而不終於世。」

文王曰:「何謂仁義?」太公曰:「敬其眾,合其親 。敬其眾則和,合其親則喜,是為仁義之紀。無使人奪汝威。因其明,順其常。順者任之以德,逆者絶之以力。敬之勿疑,天下和服。」

守國第八

文王問太公曰:「守國奈何?」太公曰:「齋,將語君天地之經,四時所生,仁聖之道,民機之情。王齋七日,北面再拜而問之。」

太公曰:「天生四時,地生萬物。天下有民,聖人牧之。故春道生,萬物榮;夏道長,萬物成;秋道斂,萬物盈;冬道藏,萬物靜。盈則藏,藏則復起。莫知所終,莫知所始。聖人配之,以為天地經紀。故天下治,仁聖藏,天下亂,仁聖昌,至道其然也。聖人之在天地間也,其義固大矣。因其常而視之,則民安。夫民動而為機,機動而得失爭矣。故發之以其陰,會之以其陽。為之先倡,而天下和之。極反其常,莫進而爭,莫退而遜。守國如此,與天地同光。」

上賢第九


文王問太公曰:「王人者,何上何下,何取何去,何禁何止?」太公曰:「上賢,下不肖。取誠信,去詐偽。禁暴亂。止奢侈。故王人者有六賊七害。」

文王曰:「願聞其道。」太公曰:“夫六賊者:一曰,臣有大作宮室池榭,遊觀倡樂者,傷王之德。二曰,民有不事農桑,任氣遊俠,犯陵法禁,不從吏教者,傷王之化。三曰,臣有結朋黨,蔽賢智,障主明者,傷王之權。四曰,士有抗志高節,以為氣勢;外交諸侯,不重其主者,傷王之威。五曰,臣有輕爵位,賤有司,羞為上犯難者,傷功臣之勞。六曰,強宗侵奪,陵侮貧弱,傷庶人之業。

“七害者:一曰,無智略權謀,而重賞尊爵之。故強勇輕戰,僥倖于外,王者謹勿使為將。二曰,有名無實,出入異言,掩善揚惡,進退為巧,王者謹勿與謀。三曰,樸其身躬,惡其衣服,語無為以求名,言無慾以求利,此偽人也,王者謹勿近。四曰,奇其冠帶,偉其衣服;博聞辯辭,虛論高議,以為容美;窮居靜處,而誹時俗,此奸人也,王者謹勿寵。五曰,讒佞苟得,以求官爵;果敢輕死,以貪祿秩;不圖大事,貪利而動;以高談虛論,悅於人主,王者謹勿使。六曰,為雕文刻鏤,技巧華飾,而傷農事,王者必禁。七曰,偽方異技,巫蠱左道,不祥之言。幻惑良民,王者必止之。

“故民不儘力,非吾民也。士不誠信,非吾士也。臣不忠諫,非吾臣也。吏不平潔愛人,非吾吏也。相不能富國強兵,調和陰陽,以安萬乘之主,正群臣,定名實,明賞罰,樂萬民,非吾相也。

「夫王者之道,如龍首,高居而遠望,深視而審聽;示以形,隱其情。若天之高,不可極也;若淵之深,不可測也。故可怒而不怒,奸臣乃作。可殺而不殺,大賊乃發。兵勢不行,敵國乃強。」文王曰:「善哉!」

舉賢第十

文王問太公曰:「君務舉賢,而不能獲其功。世亂愈甚,以致危亡者,何也?」太公曰:「舉賢而不用,是有舉賢之名而無用賢之實也。」

文王曰:「其失安在?」太公曰:「其失在君好用世俗之所譽而不得其賢也。」文王曰:「何如?」

太公曰:「君以世俗之所譽者為賢,以世俗之所毀者為不肖。則多黨者進,少黨者退。若是則群邪比周而蔽賢,忠臣死於無罪,奸臣以虛譽取爵位。是以亂愈甚,則國不免于危也。」

文王曰:「舉賢奈何?」太公曰:「將相分職,而各以官名舉人。按名督實,選才考能,令實當其能,名當其實,則得舉賢之道也。」

賞罰第十一

文王問太公曰:「賞所以存勸,罰所以示懲。吾欲賞一以勸百,罰一以懲眾,為之奈何?」太公曰:「凡用賞者貴信,用罰者貴必。賞信罰必于耳目之所聞見,則不聞見者莫不陰化矣。夫誠暢于天地,通於神明,而況於人乎。」

第二篇武韜

發啟第十二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