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藏書 勵志 商業 經濟 行銷 文學 趨勢 哲學 歷史 傳記 文化 國學 名著 古典 自傳 親子 哲學 散文 成功 人格 價值 文學史 中國史 詞曲 中國哲學 古詩 寓言 翻譯詩 感情 其他小說 健康 西洋史 古文 政治 戲劇 生活 疾病 企管 科學 武俠 心理 其他 白話文 商業 文學理論 醫學 風土人文 佛教 學齡前 經濟學 社會紀錄 史學論述 文學評論 社會學 休閒娛樂 政治事件 手記隨筆 推理懸疑 企業家 中國現代史 哲學家 小傳

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與創作廣場
    帳號  

上古三代文章 第 2 頁


按讚收藏   

芒芒昧昧,因天之威,與天同氣。(《文子·符言》、《上仁》、《呂氏春秋·應同》、《淮南子·繆稱訓》、《泰族訓》、《禦覽》七十七。) 聲禁重,色禁重,衣禁重,香禁重,味禁重,室禁重。(《呂氏春秋·去私》) 帝無常處也。有處者,乃無處也。 ...
作者:夏商周 / 頁數:(2 / 72)

芒芒昧昧,因天之威,與天同氣。(《文子·符言》、《上仁》、《呂氏春秋·應同》、《淮南子·繆稱訓》、《泰族訓》、《禦覽》七十七。)


聲禁重,色禁重,衣禁重,香禁重,味禁重,室禁重。(《呂氏春秋·去私》)

帝無常處也。有處者,乃無處也。以言不刑蹇。(《呂氏春秋·圜道》)

厲女德而弗忘,與女正而弗衰,雖惡奚傷。(《呂氏春秋·遇合》)

四時之不正也,正五穀而已矣。(《呂氏春秋·審時》)

○政語

日中必й,操刀必割。(賈誼《新書·一宗首》)

道若川谷之水,其出無已,其行無止。(賈誼《新書》九《修政語》上)

○巾幾銘

毋翕弱,毋亻肥德,毋違同,毋敖禮,毋謀非德,毋犯非義。(《路史·疏仡紀》「黃帝作巾幾之銘」。案《後漢·朱穆傳》《注》:「黃帝作巾機之法。」即此。

《漢志》道家有《黃帝銘》六篇)

○金人銘

我,古之慎言人也,戒之哉!戒之哉!無多言,多言多敗。無多事,多事多患。安樂必戒,無行所悔。勿謂何傷,其禍將長。

勿謂何害,其禍將大。勿謂無殘,其禍將然。勿謂莫聞,天妖伺人。熒熒不滅,炎炎柰何。

涓涓不壅,將成江河。綿綿不絶,將成綱羅。青青不伐,將尋斧柯。誠不能慎之,禍之根也。

曰是何傷,禍之門也。強梁者不得其死,好勝者必遇其敵。盜怨主人,民害其貴。君子知天下之不可蓋也,故後之下之,使人慕之。

執雌持下,莫能與之爭者。人皆趨彼,我獨守此,眾人惑,我獨不從。內藏我知,不與人論技。我雖尊富,人莫害我。

夫江河長百谷者,以其卑下也。天道無親,常與善人。戒之哉!戒之哉!(《說苑·敬慎》。案此銘舊無撰人名,據《太公陰謀》、《太公金匱》,知即黃帝六銘之一。

《金匱》僅載銘首廿餘字,今取《說苑》以足之)

○戒


余在民上,搖搖,恐夕不至朝。(《意林》一引《太公金匱》:「武王問五帝之戒,可得聞乎?」太公曰:「黃帝雲」。)

○丹書戒

施捨在心平,不幸乃弗聞過。禍福在所密,存亡在所用。下匿其私,用試其上。上操度量,以割其下。

上下一日百戰。(《路史·疏仡紀》:「黃帝用作戒於丹書」。又《韓非子·楊權》引末五語)

○誨顓頊

爰有大圜在上,大矩在下,汝能法之,為民父母。(《呂氏春秋》·序意》:「文信侯曰:『嘗得學黃帝之所以誨顓頊矣』」。)

○黃雀占

黃者士精,赤者火熒。爵者賞也。余當立大功乎。黃雀者集也。

(《禦覽》八百七十二引《春秋考異郵》:「黃帝將興,有黃雀赤頭立於日旁。黃帝曰」《藝文類聚》九十九引作。黃帝占曰:「黃者,玉精。赤者,火熒。

雀者,賞也。余當立。’」)

○《李法》

壁壘已定,穿窬不繇路,是謂奸人。奸人者殺。(《漢書·胡建傳》)

○《兵法》

甲子從北斗魁第一星起,順數至庚午,在第七剛星。至辛未,還從第六星逆數至丙子,又從第一星順數,盡六甲。(《五行大義》第五篇引《黃帝兵訣》。案《隋志·黃帝兵法雜要訣一卷》此省詞。

《隋志》《黃帝兵法》共八種。又案《李法》《律法》《兵律》在其中。今輯《兵法》次《李法》後。)

沈陰,日月俱無光,晝不見日,夜不見月星,皆有雲障之而不雨,此為君臣俱有陰謀,兩敵相當,陰相圖議也。若晝陰,夜月出,君謀臣;夜陰,晝日出,臣謀君,下逆上也。(《開元占經》五引《黃帝用兵要法》。又十一引《黃帝用兵要訣》)

日月暈,仰視之。須臾,忽有雲氣從傍入者,急隨雲以攻之,大勝。(《開元占經》八引《黃帝兵法》)

熒惑出太白之陰,若不有分軍,必有他急,分大軍也。(《開元占經》二十一引《黃帝兵法》)

太白與辰星俱出東方,西方國大敗。俱出西方,東方國大敗。若客主人俱出軍,在東方,東方軍敗。在西方,西方軍敗。

言其表面軍也。在表者不善,不獲已,軍堅守可也。(《開元占經》二十二引《黃帝兵法》)

○出軍訣

牙旗者,將軍之精;金鼓者,將軍之氣,一軍之形侯也。(《禦覽》三百三十八)

☆帝顓頊

帝名顓頊,黃帝孫,興於高陽,號高陽氏。雲姓。一雲姬姓。以水德王,都帝丘,在位七十八年,年九十八。

○政語

帝顓頊曰:「至道不可過也。至義不可易也。是故以後者復跡也。故上緣黃帝之道而行之,學黃帝之道而賞之,加而弗損,天下亦平也。」(賈誼《新書·修正語》上)

顓頊曰:“功莫美於去惡而為善,罪莫大於去善而為惡,故非吾善善而已也。善緣善也。非惡惡而已也,惡緣惡也。吾日慎一日,其此已也。

(同上)

○丹書

敬勝怠者強,怠勝敬者忘。義勝欲者從,欲勝義者凶。凡事不強則枉,不敬則不正。枉者滅廢,敬者萬世。

(《大戴禮》:「武王踐祚,召師尚父而問焉,曰:『昔帝顓頊之道存乎?』師尚父曰:『在《丹書》。書之言云云』」。案「昔帝」各本作黃帝,今從官聚珍本。《學記》疏雲。

檢《大戴禮》,惟雲帝顓頊之道,無「黃」字)

○帝顓頊之法

婦人不闢男子於路者,拂之於四達之衢。(《淮南·齊俗訓》、《禦覽》七十引《淮南子》「拂」作祓,註雲「除其不祥」)

☆帝嚳

帝名嚳,一雲名,一雲名岌,黃帝曾孫。興於高辛,號高辛氏。年十五,佐顓頊,三十五即位,以木德王,都亳。在位七十年,年百有五。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