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藏書 勵志 商業 經濟 行銷 文學 趨勢 哲學 歷史 傳記 文化 國學 名著 古典 自傳 親子 哲學 散文 成功 人格 價值 文學史 中國史 詞曲 中國哲學 古詩 寓言 翻譯詩 感情 其他小說 健康 西洋史 古文 政治 戲劇 生活 疾病 企管 科學 武俠 心理 其他 白話文 商業 文學理論 醫學 風土人文 佛教 學齡前 經濟學 社會紀錄 史學論述 文學評論 社會學 休閒娛樂 政治事件 手記隨筆 推理懸疑 企業家 中國現代史 哲學家 小傳

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與創作廣場
    帳號  

老人與海 第 1 頁


按讚收藏   

他是個獨自在灣流①中一條小船上釣魚的老人,至今已去了八十四天,一條魚也沒逮住. 頭四十天裡,有個男孩子跟他在一起. 可是,過了四十天還沒捉到一條魚,孩子的父母對他說,老人如今準是十足地「倒了血霉」 ,這就是說,倒霉到了極點,於是孩子聽從 ...
作者:海明威 / 頁數:(1 / 24)

他是個獨自在灣流①中一條小船上釣魚的老人,至今已去了八十四天,一條魚也沒逮住. 頭四十天裡,有個男孩子跟他在一起. 可是,過了四十天還沒捉到一條魚,孩子的父母對他說,老人如今準是十足地「倒了血霉」


 這就是說,倒霉到了極點,於是孩子聽從了他們的吩咐,上了另外一條船,頭一個禮拜就捕到了三條好魚. 孩子看見老人每天回來時船總是空的,感到很難受,他總是走下岸去,幫老人拿卷起的釣索,或者魚鈎和魚叉,還有繞在桅杆上的帆.帆上用麵粉袋片打了些補丁,收攏後看來象是一面標志著永遠失敗的旗子.老人消瘦而憔悴,脖頸上有些很深的皺紋.腮幫上有些褐斑,那是太陽在熱帶海面上反射的光線所引起的良性皮膚癌變.褐斑從他臉的兩側一直蔓延下去,他的雙手常用繩索拉大魚,留下了刻得很深的傷疤. 但是這些傷疤中沒有一塊是新的. 它們象無魚可打的沙漠中被侵蝕的地方一般古老.他身上的一切都顯得古老,除了那雙眼睛,它們象海水一般藍,是愉快而不肯認輸的.「聖地亞哥,」

他們倆從小船停泊的地方爬上岸時,孩子對

①指墨西哥灣暖流,向東穿過美國佛羅裡達州南端和古巴之間的佛羅裡達海峽,沿著北美東海岸向東北流動. 這股暖流溫度比兩旁的海水高至度,最寬處達英里,呈深藍色,非常壯觀,為魚類群集的地方. 本書主人公為古巴首都哈瓦那附近小海港的漁夫,經常駛進灣流捕魚.

他說.「我又能陪你出海了. 我家掙到了一點兒錢.」

老人教會了這孩子捕魚,孩子愛他.「不,」

老人說.「你遇上了一條交好運的船. 跟他們待下去吧.」

「不過你該記得,你有一回八十七天釣不到一條魚,跟着有三個禮拜,我們每天都逮住了大魚.」

「我記得,」

老人說.「我知道你不是因為沒把握才離開我的.」

「是爸爸叫我走的. 我是孩子,不能不聽從他.」

「我明白,」

老人說.「這是理該如此的.」

「他沒多大的信心.」

「是啊,」

老人說.「可是我們有. 可不是嗎?」

「對,」

孩子說.「我請你到露台飯店去喝杯啤酒,然後一起把打魚的家什帶回去.」

「那敢情好,」

老人說.「都是打魚人嘛.」


他們坐在飯店的露台上,不少漁夫拿老人開玩笑,老人並不生氣.另外一些上了些年紀的漁夫望着他,感到難受.不過他們並不流露出來,只是斯文地談起海流,談起他們把釣索送到海面下有多深,天氣一貫多麼好,談起他們的見聞. 當天打魚得手的漁夫都已回來,把大馬林魚剖開,整片兒排在兩塊木板上,每塊木板的一端由兩個人抬着,搖搖晃晃地送到收魚站,在那裡等冷藏車來把它們運往哈瓦那的市場.逮到鯊魚的人們已把它們送到海灣另一邊的鯊魚加工廠去,弔在復合滑車上,除去肝臟,割掉魚鰭,剝去外皮,把魚肉切成一條條,以備醃制.

刮東風的時候,鯊魚加工廠隔着海灣送來一股氣味;但今天只有淡淡的一絲,因為風轉向了北方,後來逐漸平息了,飯店露台上可人心意、陽光明媚.「聖地亞哥,」

孩子說.「哦,」

老人說. 他正握著酒杯,思量好多年前的事兒.「要我去弄點沙丁魚來給你明天用嗎?」

「不. 打棒球去吧. 我划船還行,羅赫略會給我撒網的.」

「我很想去. 即使不能陪你釣魚,我也很想給你多少做點事.」

「你請我喝了杯啤酒,」

老人說.「你已經是個大人啦.」

「你頭一回帶我上船,我有多大?」

「五歲,那天我把一條鮮龍活跳的魚拖上船去,它差一點把船撞得粉碎,你也差一點給送了命. 還記得嗎?」

「我記得魚尾巴砰砰地拍打着,船上的座板給打斷了,還有棍子打魚的聲音.我記得你把我朝船頭猛推,那兒擱着濕漉漉的釣索卷兒,我感到整條船在顫抖,聽到你啪啪地用棍子打魚的聲音,象有砍一棵樹,還記得我渾身上下都是甜絲絲的血腥味兒.」

「你當真記得那回事兒,還是我不久前剛跟你說過?」

「打從我們頭一回一起出海時起,什麼事兒我都記得清清楚楚.」

老人用他那雙常遭日曬而目光堅定的眼睛愛憐地望着他.「如果你是我自己的小子,我準會帶你出去闖一下,」

他說.“可你是你爸爸和你媽媽的小子,你搭的又是一條交上了

好運的船.“

「我去弄沙丁魚來好嗎?我還知道上哪兒去弄四條魚餌來.」

「我今天還有自個兒剩下的.我把它們放在匣子裡醃了.」

「讓我給你弄四條新鮮的來吧.」

「一條,」

老人說.他的希望和信心從沒消失過.現在可又象微風初起時那麼清新了.「兩條,」

孩子說.「就兩條吧,」

老人同意了.「你不是去偷的吧?」

「我願意去偷,」

孩子說.「不過這些是買來的.」

「謝謝你了,」

老人說. 他心地單純,不去捉摸自己什麼時候達到這樣謙卑的地步.可是他知道這時正達到了這地步,知道這並不丟臉,所以也無損于真正的自尊心.「看這海流,明兒會是個好日子,」

他說.「你打算上哪兒?」

孩子問.「駛到遠方,等轉了風才回來. 我想天亮前就出發.」

「我要想法叫船主人也駛到遠方,」

孩子說.「這樣,如果你確實釣到了大魚,我們可以趕去幫你的忙.」

「他可不會願意駛到很遠的地方.」

「是啊,」

孩子說.「不過我會看見一些他看不見的東西,比如說有隻鳥兒在空中盤旋,我就會叫他趕去追鯕鰍的.」

「他眼睛這麼不行嗎?」

「簡直是個瞎子.」

「這可怪了,」

老人說.「他從沒捕過海龜. 這玩藝才傷眼睛哪.」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