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沈從文全集《山鬼》    P 4


作者:沈從文
頁數:4 / 19
類別:文學

 

沈從文全集《山鬼》

作者:沈從文
第4,共19。
  毛弟總想不出這奧妙。或者是,因為昨天已為萬萬知道,恐怕萬萬告給家裡人來找,就又走了嗎?或者是,被另外那個人邀到別的山峒裡去了嗎?或者是,妖精吃了嗎?
  峒內不到四丈寬,毛弟一個人,終於越想越心怯起來。想又想不出什麼理由,只好離開了山峒,提了那個水罐子趕快走下石壁騎牛轉回家中。
  二
  「娘娘,有人見到癲子大哥了!」毛弟在進院子以前,見了他媽在坪壩裡喂雞,就在牛背上頭嚷。

  娘是低了頭,正把腳踢那大花公雞,「援助弱小民族」啄食糠拌飯的。
  聽到毛弟的聲音,娘把頭一抬,走過去,「誰見到癲子?」
  那匹雞,見到毛弟媽一走,就又搶攏來,餘下的雞便散開。毛弟義憤心頓起,跳下牛背讓牛顧自進欄去,也不即答娘的話,跑過去,就拿手上那個水罐子一擺,雞隻略退讓,還是頑皮獨自低頭啄吃獨行食。
  「來,老子一腳踢死你這扁毛畜生!」

  雞似乎知趣,就走開了。
  「毛弟你說是誰見你癲子大哥?」
  「是萬萬。」毛弟還怕娘又想到前村那個大萬萬,又補上一句,「是寨西那個小萬萬。」
  為了省得敘述起見,毛弟把從峒裡拿回的那水罐子,展覽於娘的跟前。娘拿到手上,反覆看,是家中的東西無疑。
  「這是你哥給萬萬的嗎?」
  「不,娘,你看看,這是不是家中的?」
  「一點不會錯。你瞧這用銀籐纏好的提把,是我纏的!」
  「我說這是像我們家的。是今天,萬萬同我放牛放到白石岡,萬萬同我說,他說昨天他到碾壩上叔叔處去取老糠,打從老虎峒下過,因為找巖鷹,無意上到峒口去,聽到有人在峒裡說笑,再聽聽,是我家癲子大哥。一會會看到癲子了,癲子不知何故發了氣,不准他上去,且搬石塊子,說是要把他打死。我聽到,就赴去爬到峒裡去,人已不見了,就是這個罐子,同一些亂草,一些紅薯皮。」
  娘只向空中作揖,感謝這消息,證明癲子是有了著落,且還平安清吉在境內。
  毛弟末尾說,「我敢斷定他這幾天全在那裡住,才走不久的。」
  這自然是不會錯,罐子同做臥具的乾草,已經給證明,何況昨天萬萬還親眼明明見到癲子呢?
  毛弟的娘這時一句話不說,我們暫時莫理這老人,且說毛弟家的雞。那只花公雞乘到毛弟回頭同媽講話時,又大大方方跑到那個廢碌碡旁淺盆子邊把其他的雞群嚇走了。
  它為了自誇勝利還咯咯的叫,意在誘引女性近身來。這種聲音是極有效的,不一會,就有幾隻母雞也在盆邊低頭啄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