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藏書 勵志 商業 經濟 行銷 文學 趨勢 哲學 歷史 傳記 文化 國學 名著 古典 自傳 親子 哲學 散文 成功 人格 價值 文學史 中國史 詞曲 中國哲學 古詩 寓言 翻譯詩 感情 其他小說 健康 西洋史 古文 政治 戲劇 生活 疾病 企管 科學 武俠 心理 其他 白話文 商業 文學理論 醫學 風土人文 佛教 學齡前 經濟學 社會紀錄 史學論述 文學評論 社會學 休閒娛樂 政治事件 手記隨筆 推理懸疑 企業家 中國現代史 哲學家 小傳

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與創作廣場
    帳號  

風俗通義 第 1 頁


按讚收藏   

第一 皇霸 蓋天地剖分,萬笠萌毓,非有典藝之文,堅基可據,推當今以覽太古,自昭昭而本冥冥,乃欲審其事而建其論,董其是非而綜其詳矣,言也實為難哉!故易記三皇,書敘唐、虞,惟天為大,唯堯則之,巍巍其有成功,煥乎其有文章。自是以來,栽籍昭 ...
作者:應劭 / 頁數:(1 / 22)

第一


皇霸

蓋天地剖分,萬笠萌毓,非有典藝之文,堅基可據,推當今以覽太古,自昭昭而本冥冥,乃欲審其事而建其論,董其是非而綜其詳矣,言也實為難哉!故易記三皇,書敘唐、虞,惟天為大,唯堯則之,巍巍其有成功,煥乎其有文章。自是以來,栽籍昭皙。然而立談者人異,綴文者家舛,斯乃楊朱哭於歧路,墨翟悲於練素者也。是以上述三皇,下記六國,備其終始,曰皇霸。

三皇

春秋運鬥樞說:「伏羲、女媧、神農是三皇也。皇者,天,天不言,四時行焉,百物生焉。三皇垂拱無為,設言而民不違,道德玄泊,有似皇天,故稱曰皇。皇者,中也,光也,弘也。含弘履中,開陰布綱,上含皇極,其施光明,指天畫地,神化潛通,煌煌盛美,不可勝量。」

禮號謚記說:「伏羲、祝融、神農。」

含文嘉紀:「伏戲、燧人、神農。伏者,別也、變也。戲者,獻也,法也。伏羲始別八卦,以變化天下,天下法則,咸伏貢獻,故曰伏羲也。燧人始鑽木取火,炮生為熟,令人無復腹疾,有異於禽獸,遂天之意,故曰遂人也。神農,神者,信也。農者,濃也。始作耒耜,教民耕種,美其衣食,德濃厚若神,故為神農也。」

尚書大傳說:「遂人為遂皇,伏羲為戲皇,神農為農皇也。遂人以火紀,火,太陽也。陽尊,故托遂皇於天。伏羲以人事紀,故托戲皇於人。蓋天非人不因,人非天不成也。神農悉地力,種穀疏,故托農皇於地。天地人道備,而三五之運興矣。」


謹按易稱:「古者伏羲氏之王天下也,仰則觀象於天,俯則觀法於地,始作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類萬物之情。結繩為網罟,以田以漁。伏羲氏沒,神農氏作,¤木為耜,揉木為耒,耒耜之利,以教天下。日中為市,致天下之民,通其變,使民不倦,神而化之,使民宜之。」唯獨敘二皇,不及遂人。遂人功重於祝融、女媧,文明大見。大傳之義斯近之矣。

五帝

易傳、禮記、春秋國語、太史公記:黃帝、顓頊、帝嚳、帝堯、帝舜是五帝也。

謹按易、尚書大傳:「天立五帝以為相,四時施生,法度明察,舂夏慶賞,秋冬刑罰,帝者任德設刑以則象之。言其能行天道,舉錯審諦。黃帝始制冠冕,垂衣裳,上楝下宇,以避風雨,禮文法度,興事創業。黃者,光也,厚也。中和之色,德施四季,與地同功,故先黃以別之也。顓者,專也。頊者,信也,慤也。言其承文易之以質,使天下蒙化,皆貴貞慤也。嚳者,考也,成也。言其考明法度,醇美嚳然,若酒之芬香也。堯者,高也,饒也。言其隆興煥炳,最高明也。舜者,推也,循也。言其推行道德,循堯緒也。」

三王

禮號謚記說:「夏禹、殷湯、周武王是三王也。」尚書說:「文王作罰,刑茲無赦。」詩說:「有命自天,命此文王。文王受命,有此武功。儀刑文王,萬國作孚。」春秋說:「王者孰謂?謂文王也。」

謹按易稱:「湯、武革命。」尚書:「武王戎車三百兩,虎賁八百人,擒紂於牧之野。惟十有三祀,王訪于箕子。」詩云:「亮彼武王,襲伐大商。勝殷遏劉,耆定武功。」由是言之,武王審矣。論語:「文王率殷之叛國以服事殷。」時尚臣屬,何緣便得列三王哉!經美文王三分天下有其二,王業始兆於此耳。俗儒新生不能采綜多共辨論,至於訟鬩。大王、王季皆見追號,豈可復謂已王乎?禹者,輔也,輔續舜後,庶績洪茂,自堯以上王者也。子孫據國而起,功德浸盛,故造美論。舜、禹本以白衣砥行顯名,升為天子。雖復更制,不如名著,故因名焉。經曰:「有鰥在下,曰虞舜。僉曰伯禹,禹平水土」是也。湯者,攘也,昌也。言其攘除不軌,改亳為商,成就王道,天下熾盛,文武皆以其所長。夫擅國之謂王,能制割之謂王,制殺生之威之謂王。王者,往也,為天下所歸往也。

五伯

春秋說:齊桓、晉文、秦繆、宋襄、楚莊是五伯也。

謹按春秋左氏傳:夏後太康,娛於耽樂,不修民事,諸侯僭差。於是昆吾氏乃為盟主,誅不從命,以尊王室。及殷之衰也,大彭氏、豕韋氏復續其緒,所謂王道廢而霸業興者也。齊桓九合一匡,率成王室,責強楚之罪,復青茅之貢。晉文為踐土之會,修朝聘之禮,納襄克帶,翼戴天子。孔子稱「民到于今受其賜」。又曰:「齊桓正而不譎,晉文譎而不正。」至于三國,既無嘆譽一言。而繆公受鄭甘言,置戍而去,違黃髮之計,而遇崤之敗,殺賢臣百里奚,以子車氏為殉,詩黃鳥之所為作,故謚曰「繆」。襄公不度德量力,慕名而不綜實,六¤ 五石先著其異,覆軍殘身,終為戮笑。莊王僭號,自下摩上,觀兵京師,問鼎輕重,恃強肆忿,幾亡宋國,易子析骸,厥禍亦巨。皆無興微繼絶,尊事王室之功。世之紀事者不詳察其本末,至書於竹帛,同之伯功,或誤後生,豈不暗乎!

伯者,長也,白也。言其咸建五長,功實明白。或曰:霸者,把也,¤也。言把持天子政令,糾率同盟也。桓公問管仲:「吾何君也?」對曰:「狄困於衛,復兵不救,須滅乃往存之。仁不純,為霸君也。」蓋三統者,天地人之始,道之大綱也。五行者,品物之宗也。道以三興,德以五成,故三皇、五帝,三王、五伯,至道不遠,三五復反,譬若循連環,順鼎耳,窮則反本,終則復始也。

六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