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藏書 勵志 商業 經濟 行銷 文學 趨勢 哲學 歷史 傳記 文化 國學 名著 古典 自傳 親子 哲學 散文 成功 人格 價值 文學史 中國史 詞曲 中國哲學 古詩 寓言 翻譯詩 感情 其他小說 健康 西洋史 古文 政治 戲劇 生活 疾病 企管 科學 武俠 心理 其他 白話文 商業 文學理論 醫學 風土人文 佛教 學齡前 經濟學 社會紀錄 史學論述 文學評論 社會學 休閒娛樂 政治事件 手記隨筆 推理懸疑 企業家 中國現代史 哲學家 小傳

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與創作廣場
    帳號  

二十四史通俗演義 第 1 頁


按讚收藏   

第1回 盤古王一出世初分天地 詩曰: 混沌初開氣候淳,標枝野鹿看君臣。 三皇五帝賓天去,辛苦閻浮世上人。 卻說王者父天母地,而子萬民。可見天為父,地為母。帝王為之子,而天下萬世臣民,則 ...
作者:蔡東藩 / 頁數:(1 / 292)

二十四史通俗演義




歷代通俗演義並非正史,在相對易讀的情況下,卻更能幫助讀者對整體歷史長何有一個基本認知。

歷代通俗演義原為清朝呂撫所撰,後由蔡東藩增補清朝至民國初年歷史,成為新版內容。



1回 盤古王一出世初分天地

詩曰:

混沌初開氣候淳,標枝野鹿看君臣。

三皇五帝賓天去,辛苦閻浮世上人。


卻說王者父天母地,而子萬民。可見天為父,地為母。帝王為之子,而天下萬世臣民,則又帝王之子也。此書單言歷代帝王之事,自不得不由子而溯源其父母。

從來言天地者,曰形如鷄卵,誠哉斯言。第以為悉如鷄卵,則又與鷄卵不同。蓋鷄卵只一重,而天凡九重。其第一重宗動天,無星轉動,有氣無形。為黑罡風,瞬息千里,其力甚猛,帶三垣二十八宿天,以至土、木、火、日、金、水月輪諸重天,自東而西,一日繞地一周,而過一度。其外則渾淪一氣,沖穆無際矣。又曰宗動天之外,為元際天,為常靜天,元遠無極,宗動天之內。其第二重為經星三垣二十八宿天,與宗動天甚近,帶轉甚速,其自西而東轉也,一歲只差得一分,六十年只行得一度,七千年作一周。此以下八重天,俱自西而東行。然為宗動天所帶轉,故在下望之,俱升東而沒西也。第三重填星,即土星天,去宗動天稍遠,帶轉稍遲,其自西而東行也,二十八日差一度,二十八年一周天。第四重歲星,即木星天,去宗動天漸遠,帶轉漸遲,其自西而東行也,一日差一度,十二年一周天。第五重熒惑,即火星天,去宗動天較遠,帶轉較遲,其東行也。二日差一度,二年一周天。第六重日輪天,去宗動天遠,帶轉遲,其東行也,一日差一度,一年一周天。第七重太白,即金星天。第八重辰星,即水星天,去宗動天遠,帶轉俱遲,其東行也,一日差一度,一年一周天。第九重月輪天,去宗動天愈遠,且以近地,帶轉極遲,其東行也,一日差十三度有奇,一月一周天。

其經星分六等:第一等最大者,穿心三百五十六里零,其餘以次而減。至六等星最小者,每天穿心二百六十里零。日大穿心一千七百五十里零,月大穿心六百里零。其五星惟土星、木星為大,穿心俱三百四十里零。太白穿心一百一十四里,辰星穿心六十里零。其諸重天,各相去九萬里零。

一重天,間一重氣,而日輪經星二重天倍之。其所謂差者,謂宗動天自東而西行,諸重天自西而東行,與宗動天差,所謂天道左旋,日月五星右旋也;一度者,下望天一尺也。此九重相包,如忽頭皮皆堅硬。而日月星辰,定在其體內,如木節在板,因天而動。

第天體明無色,則能通透光,如水晶玻璃然,而內外若一體。星則如石然,而潤澤有光,故在下視之,能透九重,愈遠愈明也。其月輪天之下,為火際,火際之下為冷際,冷際之下為溫際,人物俱在溫際氣中。

其月有晦、朔、弦、望,日月有薄蝕者,以日猶火,月猶水也。月與星俱無光,借日照之光以為光。月在第九重天,於人最近。日居第六重天,遠而在外,故晦朔,則日照月之上面,而下面無光。弦則月東行,漸與日遠,日從旁照,漸有一綫之明。望則日月相對,日光照月之下面,而全明矣。然所謂相對者,以日行黃道。月春行二青,夏行二赤,秋行二白,冬行二黑之八道。此八道,皆斜出於黃道之內外,雖相對不甚正,從

傍借照也。若日月各當九道之交,相對甚正,則地居中,日光為地所掩,而月蝕。若當晦朔之時,日月之行,適當九道交處,則日光為月魄所掩,而日蝕矣。其交處近日者曰天首,是為羅猴,故日猶火也,故曰火之餘。其對沖為地尾,是為計都,以其常當地影,故曰土之餘。勃星生於月,月行有遲速之不同,其最遲處為孛。月屬水,故孛為水之餘。而氣則生於閏,二十八年十閏,而氣一周天。閏為歲之餘,故氣為木之餘。此四余,無形而有度,並七政為十一曜也。

其有瑞星、妖星者,乃治亂災祥之氣。積而先見,本乎地而應乎天。又或一方冤Y之氣上蒸,積為彗孛,必有刀兵殺掠之慘,皆生於月輪天之下者也。其流星乃五行之散精,其隕星乃日月五行之厲氣,積而成象于月輪天之下,非真星也。

其風雨,則以海水廣受日照,濕熱之氣上騰,至冷際扼不得上,漸結成雲。其內地濕熱之氣引之,隨風帶入內地而為雨。

若日照諸海山,與地面乾燥之氣上騰,至冷際,扼不得上,則橫飛而為風。風所以帶雨,故雨隨風至也。若本地乾燥之氣,上升而為風,與本地濕潤之氣,發越而為雲,皆無雨,雖雨亦小也。若霞者,系日照雲而成。若虹霓,系雨氣映日而生。若雷者,乃陰陽搏擊之氣。其猛烈者,為霹靂,物遭之無不破。

而電則又以陽之精氣,格于雨水之陰氣,映鬥成光,其甚者為霆也。若露者,乃土氣津液,從地上升,天氣下降,凝而為露。

而霜則又以露凝結而成,霧則從濕土之氣而生者也。若雪霰,本雨也,冷氣薄之,寒甚,而在雲中結者為雪。其既下于雲,而在空中結者為霰,故霰如雨點之形,而且下在雪前也。其獨厚于高山者,以高山招風。雪體輕,故隨風飄至也。其雨各種異物者,大抵不祥之兆,皆此方災厲之氣,積而成形;或妖龍野鬼,亦能為之也。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