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藏書 勵志 商業 經濟 行銷 文學 趨勢 哲學 歷史 傳記 文化 國學 名著 古典 自傳 親子 哲學 散文 成功 人格 價值 文學史 中國史 詞曲 中國哲學 古詩 寓言 翻譯詩 感情 其他小說 健康 西洋史 古文 政治 戲劇 生活 疾病 企管 科學 武俠 心理 其他 白話文 商業 文學理論 醫學 風土人文 佛教 學齡前 經濟學 社會紀錄 史學論述 文學評論 社會學 休閒娛樂 政治事件 手記隨筆 推理懸疑 企業家 中國現代史 哲學家 小傳

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與創作廣場
    帳號  

華陽國誌 第 1 頁


按讚收藏   

卷一 ○巴志 昔在唐堯,洪水滔天,鯀功無成。聖禹嗣興,導江疏河,百川蠲修,封殖天下,因古九囿,以置九州;仰稟參伐,俯壤華陽,黑水、江、漢為梁州。厥土青黎,厥田惟下上,厥賦惟下中,厥貢ギ、鐵、銀、鏤、、磬、熊、羆、狐、狸、織皮。於是 ...
作者:常璩 / 頁數:(1 / 64)

卷一


○巴志

昔在唐堯,洪水滔天,鯀功無成。聖禹嗣興,導江疏河,百川蠲修,封殖天下,因古九囿,以置九州;仰稟參伐,俯壤華陽,黑水、江、漢為梁州。厥土青黎,厥田惟下上,厥賦惟下中,厥貢ギ、鐵、銀、鏤、、磬、熊、羆、狐、狸、織皮。於是四奧既宅,九州攸同,六府孔修,庶土交正,底慎財賦,成貢中國。蓋時雍之化東被西漸矣。

歷夏、殷、周,九州牧伯率職。周文為伯,西有九國。及武王克商,並徐合青,省梁合雍,而職方氏猶掌其地,辨其土壤,甄其貫利,迄于秦帝。漢興,高祖藉之成業,乃改雍曰涼,革梁曰益,故巴、漢、庸、蜀屬益州。

至魏咸熙元年平蜀,始分益州巴漢七郡置梁州,治漢中。以相國參軍中山耿黼為刺史。元康六年,廣漢還益州,更割雍州之武都、陰平、荊州之新城、上庸、魏興以屬焉。凡統郡一十二,縣五十八。

《洛書》曰:人皇始出,繼地皇之後,兄弟九人分理九州,為九囿,人皇居中州,制八輔。華陽之壤,梁岷之域,是其一囿,囿中之國則巴、蜀矣。其分野:輿鬼、東井。其君上世未聞。五帝以來,黃帝、高陽之支庶世為侯伯。及禹治水,命州巴、蜀,以屬梁州。禹娶于涂山,辛壬癸甲而去,生子啟,呱呱啼,不及視,三過其門而不入室,務在救時——今江州涂山是也,帝禹之廟銘存焉。會諸侯于會稽,執玉帛者萬國,巴、蜀往焉。周武王伐紂,實得巴、蜀之師,著乎《尚書》。巴師勇鋭,歌舞以凌殷人,前徒倒戈。故世稱之曰「武王伐紂,前歌後舞」也。武王既克殷,以其宗姬封于巴,爵之以子,——古者遠國雖大,爵不過子,故吳、楚及巴皆曰子。


其地東至魚復,西至道,北接漢中,南極黔、涪。土植五穀,牲具六畜。桑、蠶、麻、,魚、鹽、銅、鐵、丹、漆、茶、蜜、靈龜、巨犀、山鷄、白雉,黃潤、鮮粉,皆納貢之。其果實之珍者:樹有荔芰,蔓有辛,園有芳、香茗、給客橙、葵。其藥物之異者有巴戟、天椒;竹木之貴者有桃支、靈壽。其名山有涂籍、靈台,石書刊山。

其民質直好義,土風惇厚,有先民之流。故其詩曰:「川崖惟平,其稼多黍。旨酒嘉谷,可以養父。野惟阜丘,彼稷多有。嘉谷旨酒,可以養母。」其祭祀之詩曰:「惟月孟春,獺祭彼崖。永言孝思,享祀孔嘉。彼黍既潔,彼犧惟澤。蒸命良辰,祖考來格。」其好古樂道之詩曰:「日月明明,亦惟其夕;誰能長生,不朽難獲。」又曰:「惟德實寶,富貴何常。我思古人,令問令望。」而其失在於重遲魯鈍,俗素樸,無造次辨麗之氣。其屬有濮、ク、苴、共、奴、犭襄、夷之蠻。

周之仲世,雖奉王職,與秦、楚、鄧為比。春秋魯桓公九年,巴子使韓服告楚,請與鄧為好。楚子使道朔將巴客聘鄧,鄧南鄙攻而奪其幣。巴子怒,伐鄧,敗之。其後,巴師、楚師伐申,楚子驚巴師。魯莊公十八年,巴伐楚,克之。魯文公十六年,巴與秦、楚共滅庸。哀公十八年,巴人伐楚,敗於。是後,楚主夏盟,秦擅西土,巴國分遠,故于盟會希。

戰國時,嘗與楚婚。及七國稱王,巴亦稱王。周之季世,巴國有亂,將軍有蔓子請師于楚,許以三城。楚王救巴。巴國既寧,楚使請城。蔓子曰:「藉楚之靈,克弭禍難。誠許楚王城,將吾頭往謝之,城不可得也!」乃自刎,以頭授楚使。王嘆曰:「使吾得臣若巴蔓子,用城何為!」乃以上卿禮葬其頭;巴國葬其身,亦以上卿禮。

周顯王時,楚國衰弱,秦惠文王與巴、蜀為好。蜀王弟苴侯私親于巴。巴、蜀世戰爭。周慎王五年,蜀王伐苴侯,苴侯奔巴,巴為求救于秦。秦惠文王遣張儀、司馬錯救苴、巴,遂伐蜀,滅之。儀貪巴、苴之富,因取巴,執王以歸,置巴、蜀及漢中郡,分其地為三十一縣。儀城江州。司馬錯自巴涪水取楚商于地為黔中郡。

秦昭襄王時,白虎為害,自秦、蜀、巴、漢患之。秦王乃重募國中:「有能殺虎者,邑萬家,金帛稱之。」於是夷朐忍廖仲藥、何射虎、秦精等乃作白竹弩于高樓上,射虎,中頭三節。白虎常從群虎,恚,盡搏殺群虎,大而死。秦王嘉之曰:「虎歷四郡,害千二百人。一朝患除,功莫大焉。」欲如要,王嫌其夷人;乃刻石為盟,要復夷人頃田不租、十妻不算,傷人者論,殺人僱死亻炎錢。盟曰:「秦犯夷,輸黃龍一雙;夷犯秦,輸清酒一鍾。」夷人安之。漢興,亦從高祖定秦有功。高祖因復之,專以射白虎為事,戶歲出ク錢口四十,故世號「白虎復夷」,一曰「板蠻」,今所謂「<弓弓>頭虎子」者也。

漢高帝滅秦,為漢王,王巴、蜀。閬中人范目有恩信方略,知帝必定天下,說帝,為募發ク民,要與共定秦。秦地既定,封目為長安建章鄉侯。帝將討關東,ク民皆思歸。帝嘉其功而難傷其意,遂談曬巴。謂目曰:「富貴不歸故鄉,如衣綉夜行耳。」徙封閬中慈鳧鄉侯。目固辭,乃封渡沔侯。故世謂「三秦亡,范三侯」也。復除民羅、樸、昝、鄂、度、夕、龔七姓不供租賦。閬中有渝水。ク民多居水左右。天性勁勇,初為漢前鋒,陷陣,鋭氣喜舞。帝善之,曰:「此武王伐紂之歌也。」乃令樂人習學之。今所謂「巴渝舞」也。

天下既定,高帝乃分巴、蜀置廣漢郡。孝武帝又兩割置犍為郡。故世曰「分巴割蜀,以成犍、廣」也。

自時厥後,五教雍和,秀茂挺逸。英偉既多,緞掮謡旁作。故朝廷有忠貞盡節之臣,鄉黨有主文歌詠之音。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