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藏書 勵志 商業 經濟 行銷 文學 趨勢 哲學 歷史 傳記 文化 國學 名著 古典 自傳 親子 哲學 散文 成功 人格 價值 文學史 中國史 詞曲 中國哲學 古詩 寓言 翻譯詩 感情 其他小說 健康 西洋史 古文 政治 戲劇 生活 疾病 企管 科學 武俠 心理 其他 白話文 商業 文學理論 醫學 風土人文 佛教 學齡前 經濟學 社會紀錄 史學論述 文學評論 社會學 休閒娛樂 政治事件 手記隨筆 推理懸疑 企業家 中國現代史 哲學家 小傳

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與創作廣場
    帳號  

晏氏春秋 第 1 頁


按讚收藏   

晏子春秋 晏子春秋內篇諫上第一凡二十五章 莊公矜勇力不顧行義晏子諫第一 莊公奮乎勇力,不顧於行義。勇力之士,無忌于國。貴戚不薦善,逼邇不引過,故晏子見公。公曰:「古者亦有徒以勇力立於世者乎?」晏子對曰:「嬰聞之,輕死以行禮謂之勇 ...
作者:晏子 / 頁數:(1 / 30)

晏子春秋


晏子春秋內篇諫上第一凡二十五章

莊公矜勇力不顧行義晏子諫第一

莊公奮乎勇力,不顧於行義。勇力之士,無忌于國。貴戚不薦善,逼邇不引過,故晏子見公。公曰:「古者亦有徒以勇力立於世者乎?」晏子對曰:「嬰聞之,輕死以行禮謂之勇,誅暴不避強謂之力。故勇力之立也,以行其禮義也。湯、武用兵而不為逆,並國而不為貪,仁義之理也。誅暴不避強,替罪不避眾,勇力之行也。古之為勇力者,行禮義也。今上無仁義之理,下無替罪誅暴之行,而徒以勇力立於世,則諸侯行之以國危,匹夫行之以家殘。昔夏之衰也,有推侈、大戲;殷之衰也,有費仲、惡來。足走千里,手裂兕虎,任之,以力凌轢天下,威戮無罪。崇尚勇力,不顧義理,是以桀紂以滅,殷夏以衰。今公自奮乎勇力,不顧乎行義,勇力之士,無忌于國。身立威強,行本淫暴,貴戚不薦善,偪邇不引過。反聖王之德而循滅君之行,用此存者,嬰未聞有也。」

景公飲酒酣願諸大夫無為禮晏子諫第二

景公飲酒酣,曰:「今日願與諸大夫為樂飲,請無為禮。」晏子蹴然改容曰:「君之言過矣!群臣固欲君之無禮也。力多足以勝其長,勇多足以弒或有其字君,而禮不使也。禽獸矣或作以字力為政,強者犯弱,故日易主。今君去禮,則是禽獸也。群臣以力為政,強者犯弱,而日易主,君將安立矣?凡人之所以貴于禽獸者,以有禮也,故《詩》曰:『人而無禮,胡不遄死。』禮不可無也。」公湎而不聽。少間,公出,晏子不起;公入,不起,交舉則先飮。公怒色變,抑手疾視,曰:「向者夫子之教寡人,無禮之不可也。寡人出入不起,交舉則先飮,禮也?」晏子避席,再拜稽首而請曰:「嬰敢與君言而忘之乎?臣以致無禮之實也。君若欲無禮,此是已。」公曰:「若是,孤之罪也。夫子就席,寡人聞命矣。」觴三行,遂罷酒。蓋是後也,飭法修禮,以治國政,而百姓肅也。


景公飮酒酲三日而後發晏子諫第三

景公飲酒酲,三日而後發。晏子見曰:「君病酒乎?」公曰:「然。」晏子曰:「古之飲酒也,足以通氣合好而已矣。故男不群樂以妨事,女不群樂以妨功。男女群樂者,周觴五獻,過之者誅。君身服之,故外無怨治,內無亂行。今一日飲酒而三日寢之,國治怒或作怨乎外,左右亂乎內。以刑罰自防者,勸乎為非;以賞譽自勸者,惰乎為善;上離德行,民輕賞罰,失所以為國矣,願君節之也。」

景公飲酒七日不納弦章之言晏子諫第四

景公飲酒,七日七夜不止。弦章諫曰:「君欲飲酒七日七夜,章願君廢酒也!不然,章賜死。」晏子入見,公曰:「章諫吾曰:『願君之廢酒也!不然,章賜死。』如是而聽之,則臣為制也;不聽,又愛其死。」晏子曰:「幸矣,章遇君也!令章遇桀紂者,章死久矣。」於是公遂廢酒。

景公飲酒不恤天災致能歌者晏子諫第五

景公之時,霖雨三日以上為霖。雨十有七日。公飲酒,日夜相繼。晏子請發粟於民,三請,不見許。公命栢遽巡國,致能歌者。晏子聞之,不說,遂分家粟于氓,致任器于陌,徒行見公曰:「十有七日矣,懐寶鄉有數十,饑氓裡有數家,百姓老弱,凍寒不得短褐,饑餓不得糟糠,敝撤無走,四顧無告,而君不恤,日夜飲酒,令國致樂不已,馬食府粟,狗饜芻豢,三保之妾,俱足梁肉。狗馬保妾,不已厚乎?民氓百姓,不亦薄乎?故里窮而無吿,無樂有上矣;饑餓而無告,無樂有君矣。嬰奉數之筴,以隨百官之吏,民饑餓窮約而無告,使上淫湎失本而不恤,嬰之罪大矣。」再拜稽首,請身而去,遂走而出。公從之,兼于途而不能逮,令趣駕追晏子,其家,不及。粟米盡于氓,任器存於陌,公驅及之康內。公下車從晏子曰:「寡人有罪,夫子倍棄不援,寡人不足以有約也,夫子不顧社稷百姓乎?願夫子之倖存寡人,寡人請奉齊國之粟米財貨,委之百姓,多寡輕重,惟夫子之令。」遂拜于途。晏子乃返,命稟巡氓,家有布縷之本而絶食者,使有終月之委;絶本之家,使有期年之食,無委積之氓,與之薪橑,使足以畢霖雨。令或作命栢巡氓,家室不能禦者,予之金;巡求氓寡用財乏者,死三日而畢,後者若不用令之罪。公出舍,損肉撤酒,馬不食府粟,狗不食飦肉,闢拂嗛齊,酒徒減賜。三日,吏告畢上,貧氓萬七千家,用粟九十七萬鐘,薪橑萬三千乗;懐寳二千七百家,用金三千。公然後就內退食,琴瑟不張,鐘鼓不陳。晏子請左右與可令歌舞足以留思虞者退之,闢拂三千,謝于下陳,人待三,士待四,出之關外也。

景公夜聽新樂而不朝晏子諫第六

晏子朝,杜扃望羊遠視也待于朝。晏子曰:「君奚故不朝?」對曰:「君夜發不可以或有朝字。」晏子曰:「何故?」對曰:「梁丘據扃入歌人虞,變齊音。」晏子退朝,命宗祝修禮而拘虞,公聞之而怒曰:「何故而拘虞?」晏子曰:「以新樂淫君。」公曰:「諸侯之事,百官之政,寡人願以請子。酒醴之味,金石之聲,願夫子無與焉。夫樂,何夫必攻哉此句或作何必夫故哉?」對曰:「夫樂亡而禮從之,禮亡而政從之,政亡而國從之。國衰,臣懼君之逆政之行。有歌,紂作《北里》,幽厲之聲,顧夫淫以鄙而偕亡,君奚輕變夫故哉?」公曰:「不幸有社稷之業,不擇言而出之,請受命矣。」

景公燕賞無功而罪有司晏子諫第七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