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藏書 勵志 商業 經濟 行銷 文學 趨勢 哲學 歷史 傳記 文化 國學 名著 古典 自傳 親子 哲學 散文 成功 人格 價值 文學史 中國史 詞曲 中國哲學 古詩 寓言 翻譯詩 感情 其他小說 健康 西洋史 古文 政治 戲劇 生活 疾病 企管 科學 武俠 心理 其他 白話文 商業 文學理論 醫學 風土人文 佛教 學齡前 經濟學 社會紀錄 史學論述 文學評論 社會學 休閒娛樂 政治事件 手記隨筆 推理懸疑 企業家 中國現代史 哲學家 小傳

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與創作廣場
    帳號  

晚清文選 第 1 頁


按讚收藏   

附奏東西各洋越竄夷船嚴行懲辦片·林則徐 再臣等察訪夷情,因知外國商船來粵貿易者,必先在該國請領牌照。經過夷埠,俱須驗明,並于開船之時,頒給禁約條款諄諭不許在於中華滋生事端,酌限往返程期。如未領牌照,擅自行船,查出即治其罪,船亦充 ...
作者:林則徐等 / 頁數:(1 / 483)




附奏東西各洋越竄夷船嚴行懲辦片·林則徐

再臣等察訪夷情,因知外國商船來粵貿易者,必先在該國請領牌照。經過夷埠,俱須驗明,並于開船之時,頒給禁約條款諄諭不許在於中華滋生事端,酌限往返程期。如未領牌照,擅自行船,查出即治其罪,船亦充公。是外夷禁令森然,並非縱其所如,漫不加察。而商船載來貨物,動值數十萬金。彼既愛惜重貲,自必懍遵法度。故貨船到粵必皆報關候驗,納稅投行。雖近年以來,每有夷商夾帶鴉片情弊,要亦先向躉船寄頓,始敢駛進黃埔,斷無駕駛重船東奔西竄之理。惟因獲利太厚,販運愈多。各國雖閒有之,而以港腳一處為尤甚。港腳地名曰孟雅喇,曰孟買,曰曼噠喇薩,皆為英吉利所屬之港口,即華言所謂碼頭也。距英吉利本國尚有兩月路程。而其來至內地,則比英夷為近。奸夷利慾薰心,罔顧厲禁。往往由外洋乘風竄駛,越過廣東中路,直趨東路之南澳以達閩浙各洋,來去頻仍,便成熟游之地。在天朝彌綸廣大,無不遍示懷柔。即其所不應至之處,違禁頻來,亦惟自謹修防,其究至于驅逐而止。

奸夷習知其故,相率效尤,沿海文武員弁,不諳夷情,震于英吉利之名,而實不知其來歷。遇有夷船駛至,不過循例催行。如其仟催罔應,亦即莫敢誰何。甚有桀驁夷船,膽敢以槍炮相恐嚇,而官船因未奉有明文,轉不便擅用火器。如道光十四年,閩浙總督臣程祖洛所奏情節,曾奉諭旨飭令督撫等,務當隨時體察情形,以靖洋面,等因欽此欽遵在案。以臣等近日訪聞,乃知此等奸夷,並未領照經商,而敢偷渡越竄。若被該國查出,在夷法亦必處以重刑。況天朝禁令森嚴,豈有轉以內地各洋為其逋逃藪之理?且如內地奸民,出海潛赴夷洋滋事,揆諸國法,正宜按例治罪。倘在外已被夷人戕害,適足蔽辜,豈尚聽其鳴冤,許為報復乎?以此對觀互證,度勢揆情,愈知越竄之夷船,不必空言驅逐,惟有嚴行懲辦,乃可震懾其心。

總之,有牌照而行中路者,則為經商之船,無牌照而竄東西各路者,即為偷渡之船。經商之船,尚須區分良莠。偷渡之船,明系有莠無良,槍擊炮轟,皆其自取,似不為過。且此等越竄船隻,小者為三板夷劃,大者亦不過雙桅夾板,迥非貨船躉船,高大堅厚之比。即船內炮械,亦極有限。甚至安假炮于船旁,畫炮眼于艙板,只以虛張聲勢,粉飾觀瞻。師船果能奮勇剿除,何患不能相敵。即雲夷人乃亡命之徒,官兵不值與之對仗,亦尚有便利之法,可操勝算。只須僱募沿海之善泅者,多駕拖船,滿載車薪,備帶火器,分為數隊,占住上風,漏夜乘流縱放。即或前隊未能得手,後隊絡繹復來。夷船中觸處皆引火之物,未有不可以焦爛者。此令一行,不待實有其事,而奸夷先已膽落。似亦懾服之一法也。


擬諭英吉利國王檄·林則徐

謹擬頒發檄諭英吉利國王底稿,恭候欽定。

洪惟我大皇帝撫綏中外,一視同仁,利則與天下公之,害則為天下去之。蓋以天地之心為心也。貴國王累世相傳,皆稱恭順。觀歷次進貢表文云:凡本國人到中國貿易,均蒙大皇帝一體公平恩待等語。竊喜貴國王深明大義,感激天恩,是以天朝柔遠綏懷,倍加優禮。貿易之利,垂二百年。該國所由以富庶稱者,賴有此也。

唯是通商已久,眾夷良莠不齊,遂有夾帶鴉片,誘惑華民,以致毒流各省者。似此但知利己,不顧害人,乃天理所不容,人情所共憤。大皇帝聞而震怒。特遣本大臣來至廣東,與本總督部堂巡撫部院,會同查辦。凡內地民人販鴉片食鴉片者,皆應處死。若追究夷人歷年販賣之罪,則其貽害深而攫利重,本為法所當誅。惟念眾夷尚知悔罪乞誠,將躉船鴉片二萬二百八十三箱,由領事官義律,稟請繳收,全行毀化。疊經本大臣等據實具奏。幸蒙大皇帝格外施恩,以自首者,情尚可原,姑寬免罪。再犯者法難屢貸,立定新章。諒貴國王向化傾心,定能諭令眾夷,兢兢奉法。但必曉以利害,乃知天朝法度,斷不可以不懍遵也。

查該國距內地六七萬里,而夷船爭來貿易者,為獲利之厚故耳。以中國之利利外夷,是夷人所獲之厚利,皆從華民分去。豈有反以毒物害華民之理。即夷人未必有心為害,而貪利之極,不顧害人,試問天良安在?聞該國禁食鴉片甚嚴,是固明知鴉片之為害也。既不使為害于該國,則他國尚不可移害,況中國乎?

中國所行于外國者,無一非利人之物。利於食,利於用,並利於轉賣,皆利也。中國曾有一物為害外國否?況如茶葉大黃,外國所不可一日無也。中國若靳其利而不恤其害,則夷人何以為生?又外國之呢羽嗶嘰,非得中國絲斤不能成織。若中國亦靳其利,夷人何利可圖?其餘食物,自糖料姜桂而外,用物自綢緞磁器而外,外國所必需者,曷可勝數。而外來之物,皆不過以供玩好,可有可無。既非中國要需,何難閉關絶市。乃天朝于茶絲諸貨,悉任其販運流通,絶不靳惜。無他,利與天下公之也。該國帶去內地貨物,不特自資食用,且得以分售各國,獲利三倍。即不賣鴉片,而其三倍之利自在。何忍更以害人之物,恣無厭之求乎?設使別國有人販鴉片至英國,誘人買食;當亦貴國王所深惡而痛絶之也。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