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藏書 勵志 商業 經濟 行銷 文學 趨勢 哲學 歷史 傳記 文化 國學 名著 古典 自傳 親子 哲學 散文 成功 人格 價值 文學史 中國史 詞曲 中國哲學 古詩 寓言 翻譯詩 感情 其他小說 健康 西洋史 古文 政治 戲劇 生活 疾病 企管 科學 武俠 心理 其他 白話文 商業 文學理論 醫學 風土人文 佛教 學齡前 經濟學 社會紀錄 史學論述 文學評論 社會學 休閒娛樂 政治事件 手記隨筆 推理懸疑 企業家 中國現代史 哲學家 小傳

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與創作廣場
    帳號  

東遊記 第 1 頁


按讚收藏   

鐵拐修真求道 點絳唇 流水行雲,氣清奇,將誰依附?煙雲名聲,留與幽人付。犬吠天空,鶴唳乘風去,難憑據,八仙何處,演卷從頭顧。 說話八仙者,鐵拐、鐘離、洞賓、果老、藍采和、何仙姑、韓湘子、曹國舅,而鐵拐先生其首也。鐵拐姓李, ...
作者:吳元泰 / 頁數:(1 / 24)




鐵拐修真求道

點絳唇

流水行雲,氣清奇,將誰依附?煙雲名聲,留與幽人付。犬吠天空,鶴唳乘風去,難憑據,八仙何處,演卷從頭顧。

說話八仙者,鐵拐、鐘離、洞賓、果老、藍采和、何仙姑、韓湘子、曹國舅,而鐵拐先生其首也。鐵拐姓李,名玄,欽拐乃其後假身別名也。先生質非凡骨,學有根源。狀貌魁梧,挹五行之秀氣;心神宣朗,識滅地之玄機。年方弱冠,不務家人生理,即慕大道金丹。以為天地皆虛,人生皆幻。世情嗜欲,悉伐性之斧斤,富貴功名,皆迷心之鴆毒,縱貴為天子,富有四海,亦身外之浮雲。且無而始有,有而必無,又一定之常理。人生自有樂境,何必維繫俗情,覊延歲月。反觀在乎自盡,何不覺察夫夢,放浪形骸。於是立志修真。遂別親友,尋清幽之谷,依深穴之岩,壘石為門,撥茅為席,澄心淨慮,服氣煉形,寢食屢忘,數載不輟。又思自用私心,終非實際;管窺蠡測,終非大觀。一旦思有老君者,吾宗姓之仙祖,有大上老君至道之名,流行于世。聞在華山居住;典型模範,何不傾心師事,任性修真,以畢吾願?於是束裝長往,披星戴月,宿水餐風,一路玩景適情。有詩言志:

誰把紅爐大冶調?陶將皮袋出英豪。男兒識得機關巧,脫出風塵便是高。


吟罷,勇往前行。在路非止一日,看看行到華山。那山果然奇妙岧嶢,有松柏交翠參天,突兀千尋,雲煙掠地。霞鶩齊飛,騷客寄豪吟之興;岩泉一碧,幽人懷長往之思。當日有詩為證:

泉瀑涓涓淨,山花靄靄飛;白雲回合處,應是至人棲。

吟罷,家臠晚煙,山印新月。先生自思:暮夜叩門,不敬莫大。乃留宿山下。未知來日進見老君、宛丘何如?

老君道教源流

卻說老君者,太上老君也。自混飩開闢,累世化身而來,有誕生之四,迨商湯、周時,分神化氣,始寄胎于妙王女八十一歲,暨武丁庚辰二月十五日丑時,降誕于楚之苦縣賴鄉曲仁裡,從母左腑出,生於李樹下,指樹曰:「此吾姓也」。生時白首,面黃白色,額有參天紋理,日月角懸,長耳短目,鼻純骨雙柱,耳有三漏,美髭鬚,廣額疏齒,方口,足踏地支,手把天干,姓李名耳,字伯陽,號曰老子,又號曰老聃,周文王為西伯,召為守藏史。武王時,使為柱下史。成王時,仍為柱下史,遨遊西極天竺等諸國。康王時,還歸於周,後復邀游開化西域。乃以周王三十三年,駕青牛車,出函谷關。守關令尹喜知之,求得真道。

尹喜,字公文,天水人,初母當妊娠,夢天上降赤紋上身。父喜。生時,但見家中陸地自生蓮花遍滿。及長,眼有白精,安形,長鬚垂肩下胸膛,似有天神之貌。少好學,善天文。周康王時為大夫,仰觀乾象,見東方有紫氣相連,知有聖人當度關而西,乃求為函谷關令。預對關吏孫景曰:「若有形容殊俗,車服輿當過關所遇異常,當物色跡之。」

周王三十三年,七月十二甲子,老君果乘白輿,駕青牛,徐甲為禦,欲度關。關吏入白喜。喜曰:「今我得見聖人矣!」即朝服出迎,跪伏叩頭。邀之曰:「願請留神駕。」老君謝曰:「吾貧賤老拙,居住關東,今往關西,暫往取薪,君何故見留?且告別。」喜復稽首曰:「大聖豈是取薪人?知聖人當來西遊,思慕有日,願少憩神駕。」老君曰:「間關道路,聞有古先生,善人無為,永有綿綿,是以身就道。經歷關,子何故留耶?」喜又曰:「今觀大聖,神姿迥絶,乃天上之至尊,邊吏何足掛齒?願不見棄,少垂哀憫。」老君曰:「子何所見而知?」喜曰:「去冬十月,天聖星西行過昂,自今月朔融風三至,東方真氣,伏始龍蛇而西及,此大聖人之征,故知必有聖人度關。」老君怡然笑曰:「善哉!子既知吾,吾亦已知子矣。子有神通之見,當得度世也。」喜再拜曰:「敢問大聖姓字,可得聞乎?」老君曰:「吾姓字渺渺,從劫至此,非可盡說。今姓李,字伯陽。」喜於是就官舍,設座供養,行弟子禮。老君乃為喜留關下百餘日,盡傳以卻外修真之法。

時老君之禦者徐甲,少傾于老君約曰:「願言錢至關時,當得七百三十萬錢。」甲見老君言,道遠迫,亟求索錢,老君謂曰:「吾往而取諸國遠,當以黃金為值賞你。」甲如約。及至關,飯青牛于野。老君欲試之,乃以吉祥草化為一美女,行至牧牛之所,欲行以言戲甲。甲惑之,欲留,遂負前約。乃詣關令,訟老君,索佣錢,老君謂甲曰:「汝隨我二百餘年,汝久應死,吾以太玄生符與汝,所以得生至今日。汝何不念此,而乃訟吾?」言訖,符自甲口中飛出,丹篆如新。甲即成一團白骨。喜乃為甲叩頭,請赦其罪,以求更生,老君復以太玄生符投之,甲即立生。喜乃以錢償甲而禮遣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