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品花寶鑒    P 167


作者:陳森
頁數:167 / 281
類別:古典小說

 

品花寶鑒

作者:陳森
第167,共281。
有一字不工穩者罰一杯,兩字不工者罰兩杯,半字不工欠對者罰半杯,有巧對絶對者,賀一杯。”次賢道:「很好,就請庾香、玉儂先對起來。」子玉道:「還是你與媚香先對,次度香、瑤卿,次庸奄、蕊香,末後輪到我們罷。」子云道:「也罷,你作個先鋒,他作個後勁,把我們放在中間,容易討好些。」次賢道:「頭難,頭難,我一時想不出好的。我前日見瘦香的《題曲》唱得甚好,就出《題曲》罷。」蕙芳道:「《題曲》就可以對《偷詩》。」寶珠道:「將現成人家方纔對過的,你又揀了來,這麼就牽扯不清了。你先罰一杯。」蕙芳道:「不算就是了,又要罰什麼。」子云道:「要罰的,不然盡對對不喝酒了。」即罰了蕙芳一杯。蕙芳想了一想,道:「《教歌》可以對麼?」次賢道:「好。」於是都說一聲「好。」蕙芳道:「既說好,就應賀一杯。」子云道:「應該。」即勸合席賀了一杯。蕙芳即出了《埋玉》,次賢對了《拾金》。王恂道:「這工穩極了,也賀一杯。」又各賀一杯。應子云出對了,子云出了《踏月》的上對,寶珠想了一想,對了《掃花》。桂保道:「好極了。」子云道:「論對卻好,但兩個字似乎平仄都要相配,掃字也是仄聲。此中稍欠工穩。」次賢道:“你卻論得是。

據我想來,戲目雖多,內中可對者卻也甚少,下一字須講平仄,上一字尚可恕,不比泛對故實,可以隨我們去搜索,此是有數的。與其平仄調而字面不工,莫若字面工而平仄稍為參差,也可算得。至于第二字,是不可錯的。”子云一想也真沒有多少,也就依了。寶珠出了《山門》,子云想了一回,對了《石洞》, 也算工穩,賀了一杯。到了王恂、桂保了,王恂出了《彈詞》,桂保對了《制譜》。次賢道:「我想這上對,總要新鮮的才了,太平正了覺得不見新奇。」桂保謂王恂道:「我就出個新奇的與你對,是《偷鷄》。」王恂道:「我對《伏虎》。」大家讚道:「卻也工穩。」要賀一杯。次賢道:「要賀也可賀,但《偷鷄》二字纖小,《伏虎》二字正大,你們以為何如?」王恂道:「你這評論,真是毫髮不爽,我改了《訪鼠》罷。」次賢道:「這該賀了。」各人都賀一杯。到了子玉,出的是《看襪》,琴言對的是《借靴》。大家說道:「這個對得好,要賀兩杯。」


蕙芳道:「一杯也夠了,這對子也對得快。若兩杯兩杯的賀起來,將人喝醉了,倒對不好了。」次賢道:「說得是,以後頂好的方賀一杯,好的賀半杯,平平的不賀。」於是各賀了一杯。琴言出了《醉妃》,子玉聽得王恂的《伏虎》,就觸着了,對了《醒妓》。眾人道:「這個對得有趣,滿賀一杯。」琴言道:「巧在一醉一醒,這倒難得的。」輪到次賢,次賢道:「我出《撇鬥》。」蕙芳道:「好個《撇鬥》。」想了一想道:「我對《搜杯》。」次賢道:「也好個《搜杯》,這裡面工穩,賀一滿杯。」大家喝了。停了一會,次賢催他出對,蕙芳道:「我有一個對,恐怕沒有對的,因此遲疑。」次賢道:「若真沒有對的,也只好喝一杯過去。你且說來,教我想想也好。」

蕙芳道:「《女盜》有名《牝賊》,這兩字卻新奇,你對出來,我情願喝三杯。」次賢道:「真的?」眾人也暗暗想了一回,對不出來。子云道:「我對難對。」次賢忽然笑起來,謂蕙芳道:「你且喝三杯,我對給你。」蕙芳道:「你對了,我再喝。」


次賢道:「要喝的。那《勢利》又叫《勢僧》,這不是絶對麼?」蕙芳道:「勢字怎麼對得牝字?」子玉一想,不覺撫掌大笑道:「妙極,妙極!就是勢字才可對得牝字,真是絶對。」

琴言與寶珠尚未明白,子云、王恂也想出來了,也笑起來,讚道:「真好心思,把這兩字當這兩件東西,真是異想天開了。」

四旦尚未想出,蕙芳猶獃獃的想,王恂道:「你們尚未想著,你們不知男子陽為勢嗎?」蕙芳等恍然大悟,便都笑起來,都也說好。蕙芳真喝了三杯,余皆賀一杯。

子云出了《打店》,寶珠對了《逃關》。寶珠出了《搶嬌》,子云對了《殺惜》。都為工穩,賀了一杯。王恂出了《草橋》,桂保對了《麻地》,忽又說道:「這地字還差半個字,我改作《絮閣》罷。」王恂道:「這《絮閣》借對得好,可賀半杯。」

桂保出了《花婆》,王恂想了一會,對了《火判》。大家已經讚好要賀,王恂道:「慢着,我還要改。」又改了《草相》,眾人道:「更好,新奇之極。」各賀了。子玉出了個《封房》,琴言對了《辭閣》,也算工穩,賀了半杯。琴言出了《卸甲》,子玉也思索了一回,沒有新鮮的,偶想起《桃花扇》上有出《哄鬥,便把《哄鬥借對了,眾人極口讚妙,各賀了滿杯。

次賢出了《飯店》,蕙芳對了《茶房》。蕙芳出了《拔眉》,子云道:「這更難對了。」次賢對了《開眼》。蕙芳道:「這真工巧極了。」次賢道:「還有《刺目》覺得更好些,就只刺字是個仄聲。」子玉道:「這兩個都好,倒像是天造地設,再沒有比他好的了。」又到子云,子云出了《跌雪》,寶珠道:「這個寬了,便宜了我。」既又說道:「這個跌字也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