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藏書 勵志 商業 經濟 行銷 文學 趨勢 哲學 歷史 傳記 文化 國學 名著 古典 自傳 親子 哲學 散文 成功 人格 價值 文學史 中國史 詞曲 中國哲學 古詩 寓言 翻譯詩 感情 其他小說 健康 西洋史 古文 政治 戲劇 生活 疾病 企管 科學 武俠 心理 其他 白話文 商業 文學理論 醫學 風土人文 佛教 學齡前 經濟學 社會紀錄 史學論述 文學評論 社會學 休閒娛樂 政治事件 手記隨筆 推理懸疑 企業家 中國現代史 哲學家 小傳

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與創作廣場
    帳號  

歧路燈 第 2 頁


按讚收藏   

同儕何必不兼收?把臂總因臭味投; 匪類欲親終自遠,原來品地判薰蕕。 卻說譚孝移自幼娶周孝廉女兒,未及一年物故。後又續絃于王秀才家。這王氏比孝移少五歲,夫婦尚和好。只因生育不存,子息尚艱。到了四十歲上,王氏又生一子,乳名叫端福兒,原是 ...
作者:李綠園 / 頁數:(2 / 323)

同儕何必不兼收?把臂總因臭味投;


匪類欲親終自遠,原來品地判薰蕕。

卻說譚孝移自幼娶周孝廉女兒,未及一年物故。後又續絃于王秀才家。這王氏比孝移少五歲,夫婦尚和好。只因生育不存,子息尚艱。到了四十歲上,王氏又生一子,乳名叫端福兒,原是五月初五日生的。果然面似滿月,眉目如畫,夫婦甚是珍愛。日月遷流,這端福兒已七歲了,雖未延師受業,父親口授《論語》、《孝經》,已大半成誦。

這孝移宅後,有一大園,原是五百金買的舊宦書房,約有四五畝大。孝移又費二百餘金,收拾正房三間,請程嵩淑題額為「碧草軒」。廂房,廚房,茶灶,藥欄,以及園丁住宅俱備。

封了舊宦正門,另開角門,與宅子後門相對,只橫隔一條衚衕兒。這孝移每日在內看書,或一二知己商詩訂文,看園丁蔡湘灌花剔蔬。端福兒也時常跟來玩耍,或認幾行字,或讀幾首詩,或說一兩宗故事。這也稱得個清福無邊。

忽一日孝移在軒上看書,只見家人王中,引着一個人,像遠來模樣,手中拿着一封書。見了孝移,磕下頭去,說道:「叩太爺安。」磕了三個頭,起來,說道:「小的是丹徒縣爺家下人,小的大爺差小的下書來的。」孝移一時還不明白。那人將書呈上,孝移開了封頭,取出內涵,只見上面寫着:宜賓派愚侄紹衣頓首叩稟鴻臚派叔大人膝前萬安。敬稟者:吾家祖居丹徒,自宋逮今,二十餘世矣。前靈寶公宦遊豫土,遂而寄籍夷門。邑姻有仕于中州者,知靈寶公至叔大人,已傳四世。植業豫會,前光後裕,此皆我祖宗培遺之深厚也。


愚侄忝居本族大宗,目今族譜,逾五世未修,合族公議,續修家牒。特以叔大人一支遠寄中土,先世爵謚、諱字、行次,無由稽登,特遣一力詣稟。如叔大人果能南來,同拜祖墓,共理家乘,合族舉為深幸。倘不能親來,祈將靈寶公以下四世爵秩、名諱、行次,詳為繕寫,即付去力南攜,以便編次。並將近日桂蘭乳諱,各命學名開示,庶異日不致互異。木本之誼,情切!

情切!順候合家泰吉。外呈綾緞表裡四色,螺匙二十張,牙箸二十雙。宣德後家刻六種,卷帙浩繁累重,另日專寄。臨稟不勝依戀之至!

嘉靖□年□月□日侄紹衣載叩

原來譚姓本族,在丹徒原是世家,隨宋南渡,已逾三朝。

明初有兄弟二人,長做四川宜賓縣令,次做鴻臚寺正卿,後來兩房分派,長門稱宜賓房,次門稱鴻臚房。此皆孝移素知,但不知丹徒族人近今如何。及閲完來書,方曉得丹徒謀修族譜,不勝歡喜。便叫王中道:「你可引江南人到前院西廂房祝不必從衚衕再轉大街,這是自己家裡人,即從后角門穿樓院過去。對賬房閻相公說,取出一床鋪蓋,送到西廂房去。一切腳戶頭口,叫閻相公發落。」

孝移吩咐已畢,即將案上看的書史合訖,叫蔡湘鎖了書房門,手中拿着來書,喜孜孜到家中。對王氏說道:「江南老家侄子差人下書,你吩咐趙大兒速備飯與來人吃。」便到前廳叫道:「丹徒來人呢?」只見那人從廂房出來,早換了風塵衣服,擎着氈包,說道:「這是小的大爺孝敬太爺的土物。」孝移道:「我們叔侄雖是三世不曾見面,本是一家,何必這樣費心。」

那人道:「孝敬太爺,聊表寸心。」孝移命德喜兒接了,便問道:「你叫什麼名字?」那人道:「小的叫梅克仁。」孝移道:「你遠來千里,辛苦,辛苦。且去將息。」梅克仁退身進廂房去訖。自有王中照看,不必細說。

孝移迴轉身來,德喜兒擎氈包相隨,進後院來。王氏迎着問道:「哪裡來了這個人,蠻腔蠻調的?」孝移道:「是丹徒老家的。」德喜兒道:「這氈包俱是送咱家的東西。」王氏道:「拿來我看看。」孝移道:「還要到祠堂裡告稟。」即叫王氏取出鑰匙,遞與小廝,開了祠堂門。孝移洗了手臉,把江南來物擺在香案上,掀開簾閈槅,拈香跪下,說道:「此是丹徒侄子,名喚紹衣,送來東西。」遂將來書望神主細念一遍,不覺撲籟籟的落下淚來。密祝道:「咱家四世不曾南歸,兒指日要上丹徒拜墓修譜,待擇吉登程,再行稟明。」磕頭起來,將門鎖了。

午飯後,復到前廳,端福兒也跟出來,站在旁邊。孝移道:「來人飯完不曾?」只見梅克仁早上廳來,道:「小的飯吃過。」因向端福兒道;「這是相公嗎?」孝移道:「是。」梅克仁便向前抱將起來,說道:「與南邊大爺跟前小相公,像是一般歲數。」孝移道:「你大爺多少歲數?」克仁道:「今年整三十歲。相公八歲,今年才上學讀書哩。」孝移道:「去年《齒錄》,有個譚溯泗是誰?」克仁道:「那是東院的四老爺。小的這院大爺,是書上那個名子。」孝移道:「發過不曾?」克仁道:「小的這院大爺,是十七歲進學,已補了廩。現從宋翰林讀書。小相公另有個先生。」孝移點點頭。又說道:「這裡是五世單傳,還不曾到老家去。我素日常有此心,要上丹徒,一者丁憂兩次,還有下場事體,二者也愁水旱路程。你如今多住幾日,我安插家務明白,要同你南去。」克仁道:「小的來時,我大爺早有此意。」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