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藏書 勵志 商業 經濟 行銷 文學 趨勢 哲學 歷史 傳記 文化 國學 名著 古典 自傳 親子 哲學 散文 成功 人格 價值 文學史 中國史 詞曲 中國哲學 古詩 寓言 翻譯詩 感情 其他小說 健康 西洋史 古文 政治 戲劇 生活 疾病 企管 科學 武俠 心理 其他 白話文 商業 文學理論 醫學 風土人文 佛教 學齡前 經濟學 社會紀錄 史學論述 文學評論 社會學 休閒娛樂 政治事件 手記隨筆 推理懸疑 企業家 中國現代史 哲學家 小傳

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與創作廣場
    帳號  

兒女英雄傳 第 1 頁


按讚收藏   

序 《兒女英雄傳》一書,文鐵仙先生康所作也。先生為故大學士勒文襄公保次孫,以資為理藩院郎中,出為郡守,洊擢觀察,丁憂旋裡,特起為駐藏大臣,以疾不果行,遂卒於家。 先生少席家世餘蔭,門第之盛,無有倫比。晚年諸子不肖,家道中落,先 ...
作者:文康 / 頁數:(1 / 289)






《兒女英雄傳》一書,文鐵仙先生康所作也。先生為故大學士勒文襄公保次孫,以資為理藩院郎中,出為郡守,洊擢觀察,丁憂旋裡,特起為駐藏大臣,以疾不果行,遂卒於家。

先生少席家世餘蔭,門第之盛,無有倫比。晚年諸子不肖,家道中落,先時遺物,斥賣略盡。先生塊處一室,筆墨之外無長物,故著此書以自遣。

其書雖托于稗官家言,而國家典故,先世舊聞,往往而在。且先生一身親歷乎盛衰升降之際,故于世運之變遷,人情之反覆,三致意焉。先生殆悔其已往之過,而抒其未遂之志歟?

余館于先生家最久,宦遊南北,遂不相聞。昨來都門,知先生已歸道山。

訪其故宅,久已易主。生平所著,無從收拾,僅于友人處得此一編,亟付剞劂,以存先生著作。嗟乎!富貴不可長保,如先生者,可謂貴顯,而乃垂白之年,重遭窮餓。讀是書者,其亦當有所感也。

書故五十三回,回為一卷,蠹蝕之餘,僅有四十卷可讀。


其餘十三卷殘缺零落,不能綴緝,且筆墨簡陋,疑為夫已氏所續,故竟從刊削。書中所指,皆有其人,余知之而不欲明言之,悉先生家世者,自為尋繹可耳。

時光緒戊寅陽月,古遼閬圃馬從善偶述。

緣起首回 開宗明義閒評兒女英雄 引古證今演說人情天理

俠烈英雄本色,溫柔兒女家風。兩般若說不相同,除是痴人說夢。兒女無非天性,英雄不外人情。最憐兒女最英雄,才是人中龍鳳。

八句提綱道罷。這部評話原是不登大雅之堂的一種小說,初名《金玉緣》,因所傳的是首善京都一樁公案,又名《日下新書》。篇中立旨立言雖然無當於文,卻還一洗穢語淫詞,不乖于正,因又名《正眼法藏五十三參》。初非釋家言也,後經東海吾了翁重訂,題曰《兒女英雄傳評話》。相傳是太平盛世一個燕北閒人所作。

據這燕北閒人自己說,他幼年在塾讀書,適逢一日先生不在館裡,他讀到「宰予晝寢」一章,偶然有些睏倦,便把書丟過一邊,也學那聖門高弟隱幾而臥。才得睡着,便恍惚間出了書房,來到街頭,只見憧憧擾擾,眼前換了一番新世界:兩旁歧途曲巷中,有無數的車馬輻輳,冠蓋飛揚,人往人來,十分熱閙,當中卻有一條無偏無頗的蕩平大路。這條路上只有一個瘦骨鋭頭鬢髮根根上指的,在前面挺然直立的走了去。閒人一時正不知自己走那條路好,想要向前面那個問問修途,苦于自己在他背後,等閒望不着他的面目。就待一步一趨的趕上借問一聲,不想他愈走愈遠,那條路愈走愈高,眼前忽然一閃,不見了他,不知不覺竟走到雲端裡來了。

沒奈何,一個人踽踽涼涼站在雲端裡一望,才看出雲外那座天。原來雖說萬變萬應,卻也只得一縱一橫。縱裡看去,便是宗動天、日天、月天、水天、火天、金天、木天、土天、二十八宿天,共是九天;橫裡看去,便是無上天、四人天、切利天、堅首天、持鬘天、常橋天、福生天、福受天、廣來天、大梵天、焚輔天、梵眾天、少光天、光音天、無量光天、少淨天、遍淨天、無量淨天、善見天、善現天、無想天、無煩天、無熱天、無邊空處天、無邊識處天、無所有處天、非想天、非非想天、色究竟天、須欿摩天、兜率陀天、樂變化天,還有一座他化自在天,共是三十三天。他到的那個所在,正是他化自在天的天界。

卻說這座天乃是帝釋天尊、悅意夫人所掌,掌的是古往今來忠臣孝子、義夫節婦的後果前因。這日恰遇見天尊同了夫人升殿,那燕北閒人便隱在一個僻靜去處,一同瞻仰。只見那:

天宮現彩,寶殿生雲。仙樂悠揚,香煙繚繞。左一行,排一層紫袍銀帶的仙官;右一行,列幾名翠袖霓裳的宮嬪。階下列着是白旄黃鉞,彩節朱幡。金蓋、銀蓋、紫芝蓋,映日飛揚;龍旗、鳳旗、月華旗,隨風招展。雕弓羽箭,飛魚袋畫着飛魚;玉輦金根,馴象官牽着馴象。

飛電馬、追風馬,跨上時電卷風馳;龍驤軍、虎賁軍,用着他龍拿虎跳。一個個,一層層,都齊臻臻靜悄悄的分列兩邊。殿上龍案頭設着文房四寶,旁邊擺着一個朱紅描金架子,架上插着四面朱紅綉旗,旗上分列着忠孝節義四個大字。

一時仙樂數聲,畫閣開處,左有金童,右有玉女,手提寶爐,焚着白檀紫降,引了那帝釋天尊、悅意夫人出來。那天尊,頭戴攢珠嵌寶冕旋,身穿海晏河清龍袞,足登朱絲履,腰繫白玉鞓;那悅意夫人,不消說,自然是日月龍鳳襖、山河地理裙了。身後一雙日月宮扇,簇擁着出來。

那時許多星官神將早排列在階下,只聽殿頭官喝道:「有事出班早奏,無事卷簾退班。」只見班部叢中閃出四位金冠朱黻的天官,各各手捧文冊一卷,上殿奏道:「今日正有人間兒女英雄一樁公案該當發落,請旨定奪。」早有殿上宮官接過那文冊,呈到龍案上。天尊閃目一看,降旨道:“這班兒發落他閻浮人世去,須得先叫他明白了前因後果,才免得怨天尤人。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