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開闢演義    P 53


作者:周游
頁數:53 / 56
類別:古典小說

 

作者:周游 / 第1頁 / 共326頁

 大小:


開闢演義

次日班師回朝,數日至京,朝見帝乙,季歷同雷澤、虞春、鄭亥奏明征伐之事。帝乙大悅。群臣因奏曰:「季歷累有大功,先帝欲加封爵未果,我主乞封之。」帝乙準奏,加封季歷為西伯侯,賜以圭瓚秬鬯圭瓚為古之禮器,以圭為之柄,祭祀時用以盛酒之用。秬鬯為祭神時灌地所用的以郁金香合黍釀造的酒。重賞雷澤等,錫之於爵。季歷等謝恩而退,眾臣朝散不題。

話分兩頭,且說西伯侯季歷回本國享位,于帝乙七年而薨。帝乙命立季歷之子姬昌為西伯侯。帝乙二十三年壬辰,西伯立子姬發為世子。娶有莘氏曰太姒,生十子,

長伯邑考,

次即發,性慈和,有聖德,每事師季歷之道而行之,不敢有加焉。

三管叔鮮,



  
四周公旦,

五蔡叔度,

六曹叔振鐸,

七康叔豐,


  

八冉季載,

九成叔武,

十霍叔處。

妃生三子,曰毛叔鄭,曰召公奭,曰畢公高。

惟姬旦多聖智才藝,且賢,西伯侯任以政事。於是周國大治。聞西伯善養老者,四方多歸之。黎民不饑不寒,皆西伯仁政所致也。

第七十九回  紂寵姐己喪亡商

卻說帝乙後莫氏崩,無嗣。妃伊氏生三子,長即微子啟,次微仲衍,皆大賢。帝乙見伊妃賢明,即立為後,又生一子名受辛,剛勇好色。一夕帝后賞月,三子侍立,更闌而散。伊後奏帝乙曰:「妾每觀受辛,不如微子,他日無以嫡庶之分,而立受卒,以誤天下大事。」帝曰:「愛卿賢哉,賢哉!我今年老,正為此事心中不定,既然所商,朕于明日與百官言之,立微子為太子。」

早朝,帝乙升殿,群臣朝參畢,帝曰:「朕生三子,惟微子啟賢,欲立。伊後商之,所見皆同。立微子啟為太子,以傳殷國,卿等無得別議。」禦弟比干、箕子奏曰:「立微子,天下萬世之至公也。」有臣大史司馬政劉德、費仲、季且等據法爭之曰:「聖上有嫡子受辛不立,何私愛於啟,以亂祖訓?」帝曰:「皆一母所生,何分嫡庶?」眾臣又奏曰:「雖是一母所生,先為妃生者,長亦庶子。後為後生者,幼乃嫡子。我主決不可廢嫡立庶。」帝不悅,抱悶而退,遂得病沉重。伊後奏曰:「主上待眾臣入宮問安,必言立太子之事,無被眾臣所誤。古云知子者,莫如父母。主上豈不知子之賢愚,而聽迂腐執一之見?」帝曰:「然。」

次日眾臣問安,帝曰:「卿等當以天下為大事,不可以嫡庶堅執,信小義而損大事。」眾臣爭執,務立受辛為太子。帝命眾臣且退,宣比干入寢宮,告說:「受辛臨位,恐失先烈。眾臣硬執,卿其如何?」干奏曰:「臣薦一人輔佐之,同掌天下庶務,萬無一失。」帝曰:「何人?」干曰:「此人論陰陽,曉天地之機,通墳典,法羲皇之禮。治萬民,社稷當安,掌兵權,華夷率服。據孝行善,素得父母歡心。涼忠酞為,直可軍國無慮。九重有不善,敢直言捨命,誓不苟活偷生,見居岐山之地,官封西伯侯爵,姬昌是也。」帝曰:「聞名久矣。」即遣使去宣。西伯承命,入後宮辭母太妊,隨使入朝。

一日到了朝歌比干邀同入內。近臣奏知,帝命宣來,二人見駕:

紅光罩定真英主,紫氣遮圍大聖人。

八百餘年開創祖。三分有二盡忠臣。

西伯、比干望帝乙拜舞禮畢,帝曰:「禦弟舉卿忠藎,朕長子微子啟頗賢,本欲立之,奈眾臣不從,必立三子受辛,特宣卿來,同理後朝大事。」西伯曰:「臣一人不能獨輔,轉舉二人同輔。」帝曰:「二人是誰?」昌曰:「此二人正直無私,文武兼備,真軍國之大才,朝廷之碩輔也。一衛九侯,一濮鄂侯,二人見在朝外,無宣不敢來見陛下。」帝曰:「宣來。」二人見駕禮畢,帝觀三人皆君子,心中大喜,謂曰:「卿三人聞見廣博,諳練宏深,朕授汝重託,卿等勿辭。」三人同聲應曰:「委臣赴湯蹈火,亦不敢辭。」即封西伯侯大塚宰,衛九侯大司徒,濮鄂侯大司寇,進三公之位,命輔東宮。三人謝恩出。內帝與伊後言之,後曰:「受辛既立,三人諫不能聽也。」果後有先見之明。帝乙不覺痰壅,一時氣絶,在位三十有七年而崩。太史費仲等,即立受辛焉。

卻說紂王受辛于丁巳年即位,為人資辨捷疾,聞見甚敏,才力過人,手格猛獸,智足以拒諫,言足以飾非,自以謂天下皆出於己之下。生得身長丈二,腰大十圍,面如烈火,目若朗星,唇似朱涂,齒排齊玉。自登基之後,奢華不息,貪色無厭。

當時天下大小諸侯共八百餘國,一年一貢,二年一聘,三年一朝。殷紂七年癸丑,天下諸侯,合當朝覲,各資本國土產奇珍異物上貢,有四總侯率領。紂王升殿,聚集兩班文武,有太師比干,太傅箕子,太保微子,大夫商容、膠鬲、祖伊、梅伯、雷同,蜚廉、惡來、費仲等,朝參禮畢,四總侯出班,乃東伯侯姜桓叔,見為皇丈,西伯侯姬昌,見在輔國,北伯侯黃飛虎,見為國舅,南伯侯崇侯虎等,進各國之貢。紂觀之大悅,命設宴待眾諸侯,教匠以象牙為著。箕子嘆曰:「彼今以象牙為著,不久必不用瓦器以盛黍稷。若其不節,國用必竭,竭則必貨民財。民心一變,國必不保,將如之何!」果又教作犀玉之杯。心惟好色,朝夕宴樂。不用菜豆之類,不穿毛裘布素,惟錦衣綉襖。九重造高台廣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