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鏡花緣 第 10 頁

說話間,元女、織女、麻姑,也來探望。談起此事,嘆息之間,大家都埋怨百花仙子並不自請處分,又不與嫦娥陪罪,以致降落紅塵。將來棋會少了一人,好不掃興。麻姑道:「當日仙姑同嫦娥角口時,小仙曾見王母不住點頭,似有嗟嘆之意,彼時甚覺不解。及至今日,才 ...
作者:李汝珍 / 頁數:(10 / 220)

說話間,元女、織女、麻姑,也來探望。談起此事,嘆息之間,大家都埋怨百花仙子並不自請處分,又不與嫦娥陪罪,以致降落紅塵。將來棋會少了一人,好不掃興。麻姑道:「當日仙姑同嫦娥角口時,小仙曾見王母不住點頭,似有嗟嘆之意,彼時甚覺不解。及至今日,才曉得王母當日嗟嘆,巳料定有此一事。若論過去未來,我們雖亦略知一二,至數百年後之事,我們道行淺薄,何能深知。」元女道:「此事固有定數。當日倘能謹言,不必紛爭;今日再能容忍,略盡人事,想來也不至此。此時無可如何,只好歸之於命了。」百花仙子道:「據仙姑所言,此事固由不能慎言而起,難道小仙此厄竟非天命造定麼?」元女道:「仙姑豈不聞『小不忍則亂大謀』?又諺云:」盡人事以聽天命。『今仙姑既不能忍,又人事未盡,以致如此,何能言得天命。早間若聽麻姑之言,具表自行檢舉,並與嫦娥賠罪,此時或仍被謫,所謂人事已盡,方能委之於命。即如下界俗語言:「天下無場外舉子。』蓋未進場,如何言中;就如人事未盡,如何言得天命。世上無論何事,若人力未盡,從無坐在家中,就能平空落下隨心所欲事來。強求固屬不可,至應分當行之事,坐失其機,及至事後委之於命,常人之情,往往如此。不意仙姑也有此等習氣,無怪要到凡間走一遭了。」織女道:「『成事不說,既往不咎。』我們原是各治水酒餞行的,還說我們餞行正文罷。」於是眾仙姑都當面定了日期,接二連三,各備灑宴,替百花仙子餞行。


那牡丹仙子同眾仙子,在上林苑伺候武后宴畢。陸續回洞,都在洞主面前請罪。百花仙子不但並不責備,一概歸罪于已。眾仙子見洞主如此寬洪,心中更覺不安。——那楊花、蘆花、藤花、蓼花,萱花、葵花、蘋花、菱花八位仙子,更是追悔無及。過了幾日,這九十九

位仙子,也有素日許多相好仙姑,接接連連,分著餞行。

一日,紅孩兒、金童兒同青女兒、玉女兒,在入夢岩游幻洞備了酒果,替百花仙姑並諸位仙子餞行。請百草、百果、百谷、元女、織女、麻姑並四靈大仙,相陪飲酒。百花仙子因百草仙子說他將來下凡要遍歷海外各國,恐有風波及妖魔盜賊之害,甚為憂懼。紅孩兒道:“仙姑只管放心!今日大家既來祖餞,都最休戚相關之人,將來設有危急,豈有袖手之理。


此後倘在下界有難,如須某人即可解脫,不妨直呼其名,令其速降。我們一時心血來潮,自然即去相救。「金童兒道:」何謂『心血來潮』?小仙自來從未『潮』過,也不知『心血』是什麼味。畢竟怎樣『潮』法?求大仙把這情節說明,日後好等他來潮。「紅孩兒道:」我見下界說部將上往往有此—說,其實我也不知怎樣潮法。大仙要回來歷,你只問那做書的就明白了。「玉女兒道:」下界說部原有幾種好的,但如『心血來潮』舊套滿篇的也就不少。

你若追他來歷,連他也是套來的,何能知道怎樣潮法。剛纔紅孩兒大仙說,百花仙姑如在下界有難,教他呼我眾人之名前去相救,這話只怕錯了:百花仙始既巳托生,豈能記得前生之事?若能呼我眾人之名,與仙家何異?既是仙家,豈不自知趨避,何須呼人解脫?此話令人不解。「紅孩兒道:」呸!呸!這話我說錯丁!將來百花諸位仙姑如在下界有難,今日我等在坐諸人,如系某位大仙或某位仙姑應分當去拯救的,本人即去相救;如須某人相幫,立即知會同往。彼此務須時時在意。事關百位仙姑,非同小可。倘有遺誤,怠惰不前,教他也墮紅塵!——只因紅孩兒這句話又生出許多事來。

當時青女兒、玉女兒都與百花仙子把盞。酒過數巡,百獸、百鳥、百介、百鱗四仙向百花仙子道:「仙姑此去,小仙等無以奉餞,特贈靈莫一枝。此芝産於天皇盛世,至今二百餘萬年,因得先天正氣,受日月精華,故仙凡服食,莫不壽與天齊。些須微意,望仙姑哂存。」百花仙子剛要道謝,只見百草、百果、百谷、元女、織女、麻姑六位仙子也接著說道:「我等偶于海島深山覓得回生仙草一枝,特來面呈,以為臨別之贈。此草生於開闢之初,歷年既深,故功有九轉之妙,洵為希世奇珍。無論仙凡,一經服食,不惟起死回生,並能同天共老。區區微敬,略表離衷,亦望仙姑笑納。」百花仙子忙向眾仙道謝拜領,即托百草仙子代為收存,以備他年返本還原之用。青女兒道:「這兩種仙品,都是不死金丹,百草仙妨雖代收存,切莫偷吃才好。誠恐日後百花仙姑在下界須用,一時呼名,命你送去,那時,你雖『心血來潮』,若兩手空空,無物可送,不獨仙姑心血枉自來潮,並恐百花仙姑在下界守候著急,他的心血也要來潮哩。」說罷,合座不覺大笑。眾仙祖餞未罷,早有幾位仙姑限期已到,一個個各按年月,都朝下界投胎去了。那百花仙子降生嶺南唐秀才之家,乃河源縣地方。

未知如何下回分解。

第七回  小才女月下論文科 老書生夢中聞善果

話說這位唐秀才,名敖,表字以亭。祖籍嶺南循州海豐郡河源縣。妻子久已去世,繼娶林氏。兄弟名唐敏,也是本郡秀才士。弟婦史氏,至親四口,上無父母,喜得祖上留下良田數頃,盡可度日。唐敏自進學後,無志功名,專以課讀為業。唐敖素日雖功名心勝,無如秉囊性好游,每每一年倒有半年出遊在外,因此學業分心,以致屢次赴試,仍是—領青衫。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