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鏡花緣 第 4 頁

這裡嫦娥聞百花仙子之言,正要發揮。織女勸道:「剛纔魁星夫人因不肯開花,已將百花仙姑責了一管,憤然而去,月姊也可略消氣惱。二位如再喧嘩,不獨耽誤嬌音妙舞,怕金母要下逐客之令了。」王母暗暗點頭道:「善哉!善哉!這妮子道行淺薄,只顧為著遊戲小事, ...
作者:李汝珍 / 頁數:(4 / 220)

這裡嫦娥聞百花仙子之言,正要發揮。織女勸道:「剛纔魁星夫人因不肯開花,已將百花仙姑責了一管,憤然而去,月姊也可略消氣惱。二位如再喧嘩,不獨耽誤嬌音妙舞,怕金母要下逐客之令了。」王母暗暗點頭道:「善哉!善哉!這妮子道行淺薄,只顧為著遊戲小事,角口生嫌,豈料後來許多因果,莫不從此而萌。適纔彩毫點額,已露元機。無奈這妮子猶在夢中,毫無知覺。這也是群花定數,莫可如何!」登時歌停舞罷,王母都賞賜果品瓊漿,叩領而去。眾仙宴畢,也就拜謝四散。


百花仙子與百草、百果、百谷,四位仙姑,共坐雲[車並],—同回洞。百谷仙于在路說道:「今日是慶壽良辰,爭奈這嫦娥恃強倚寵,賣弄新鮮題目,平白惹這場閒氣,我至今還覺不平!幸虧百花姐姐有情有理,說得他滿面羞慚,無言可答。」

百草仙子道:「那歌舞是件有趣的事,怎麼要那不倫不類的百獸亂閙起來!瑤池乃幽靜之所,今被獸蹄鳥跡,糟蹋不堪,明日那些執事仙官,著人打掃,還不知怎樣埋怨嫦娥哩!」百果仙子道:“幸而龜不能歌,蛟不能舞。若能歌舞,嫦娥少不得又請百介、百鱗二

仙發號施令。那時弄得滿瑤池儘是蝦兵蟹將,臭氣熏天那才是個笑話哩!——當時我在座上,見百草妹妹嬉笑不止,不知為甚。想是看得樂了?「百草仙子道:」我看那些鳥兒,如鳳管鸞笙,鶯啼燕語,雖不成腔調還不討厭。至于百獸,到底算些甚麼東西,那笨牛、癩象,搖來擺去,巳覺不雅又弄個毛猴子,夾在裡頭,東奔西跳,偏是他忙;最令人噴飯的,那小耗子又要舞,又怕貓,躲躲藏藏,賊頭賊腦,任他裝出斯文樣子,終失不了偷油的身分;還有那小兔子,站在旁邊,正自躲懶,忽然看見鳳凰手下那只癩鷹,惟恐鷹來捉他,登時使出無窮身段,扭扭躡躡,向著癩鷹笑容可掬,百般跳舞。我因小兔子他也會哄騙,所以不覺好笑。看了他們這種樣子,無怪百花姐姐寧與我輩草木並腐,不屑與鳥獸同群了。“百花仙子聽他三位問答,卻也化怒成歡。談笑間,因至蓬萊,各自歸洞。每逢閒暇,無非敲枰相聚。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也不知人間歲月幾何。

—日,百花仙子因時值殘冬,群勞暫息,既少稽查之役,又無號令之煩,消閒靜攝,頤養天和。一時忽然靜中思動,因命牡丹、蘭花眾仙子看守洞府。去訪百草仙子,不意適值外出。又訪百果、百谷二仙,亦皆不遇。忽見陰雲四合,飄下幾點雪花。正要回,偶然想起麻姑久未會面,於是來到麻姑洞府。彼此見面各道久闊。麻姑道:「今日這般寒冷,滿天雪片飄揚,仙姑忽來下顧,真是意想不到。如果消閒,趁此六出紛霏之際,我們雖不必學人間暖閣圍爐那些俗態,何妨清吟聯句,遣此長宵?現在家釀初熟,先請共飲數杯,好助詩興。」


百花仙子道:「佳釀延齡,乃不易得的,一定尊命拜領。至于聯句,乃冷談生涯,有何趣味!不如以黑白雙丸,賭個勝負,倒還有些意思。——莫要偷棋摸著,施出狡獪伎倆,我就不敢請教了。」

未知如何,下回分解。

第三回  徐英公傳檄起義兵 駱主簿修書寄良友

話說麻姑聞百花仙子之言,不覺笑道:「你既要騙我酒吃,又鬥我圍旗,偏有這些尖嘴薄舌的話說!我看你只怕未必延齡,反要促壽哩。若講著棋,我雖喜同你著,卻又嫌你……」百花仙子道:「這卻為何?」麻姑道:「我喜你者:因你棋不甚高,臭的有趣,同你對著,可以無須用心,即可取勝,所謂『殺屎棋以作樂』頗可藉此消遣。無如你棋品平常,每每下到半盤,看勢頭不好,不是一擄,就想推故要走。古人云:」未角智,先練品。‘誰知你是未角智,先練擄,又練走。所以我又嫌你。我們今日預先講定,或三盤五

盤,必須見個勝負,不准半途而廢。如果有事,請辦過再來,免得臨時閙詭。「百花仙子笑道:」小仙今拜南極仙翁為師,若論高手,大約除了敝老師就要輪到小仙,豈可與從前一例看待。——就下十盤我也不懼!且命貴仙女暖酒安枰,我兩人好一飲一著,分個高下。「麻姑道:」仙姑休得誇強,到了終局,你才知利害,那才後悔不該同我時局哩!「百花仙子道:」仙姑今日如果得勝,小仙聞得下界高手甚多,我去凡間訪求明師,就便將弈秋請來,看你可怕?「麻姑道:」那弈秋老先生,連孟夫子都佩服的,我如何不怕!但仙姑『下凡訪師』這句話,未免動了紅塵之念,將來只怕下界有人聘你去做棋中高手哩。“一面說笑,隨命仙女擺設酒餚,安排棋局,登時各逞心思,對著起來。

百花仙子只顧在此著棋,那知下界帝王忽有禦旨命他百花齊放。

原來這位帝王並非鬚眉男子,系由太后而登大寶。乃唐中宗之母,姓武,名[上明下空],自號則天。按天星心月狐臨凡。當日太祖、大宗本是隋朝臣子,後來篡了煬帝江山。

雖是天命,但殺戮過重,且涉于淫私,傷殘手足;所以煬帝並各路煙塵趁他這個虧處,都在陰曹控告唐家父子種種暴戾荼毒之苦。冥官具奏。幸虧眾神條陳:與其令楊氏出世報仇,又結來生不了之案,莫若令一天魔下界,擾亂唐室,任其自興自滅,以彰報施。適有心月狐思凡獲譴,即請敕令投胎為唐家天子,錯亂陰陽,消此罪案。心月狐得了此信,歡喜非常,日盼下凡吉期。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