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蜃樓志    P 81


作者:愚山老人
頁數:81 / 84
類別:古典小說

 

蜃樓志

作者:愚山老人
第81,共84。
那摩刺在宮,雖耽于酒色,卻還停了一兩日出來巡城一次。

看見城外軍兵懈怠,想要乘勢出兵,無奈孤掌難鳴,又怕姚霍武的神勇,只分付頭目小心守護,自己仍以醇酒、婦人解悶。


到了七月二十日,巡城回來,看見官兵只打三門,他就有個潛出北門逃歸海島的意思,與品娃等商議。品娃道:「王爺恃着隨身本事,什麼地方去不了。只苦了我們這些人,全伙兒都是死數!我聽得那唱書的說,呂布背了一個女兒,就不能役戰,何況王爺有這麼多人。王爺若要回山,我們只好趁早尋死。」

摩刺道:「我不過是這等商量,你們休要着急,我那裡割捨得你們?不是為你們,我已去得多時了。」慢慢的想出一個計策來,因分付備酒取樂。四人這個逢迎,那個埋怨,追歡索笑。

飲夠多時,傳杜壟進來,分付道:「今日賊兵專打三門,晚上恐怕北門有緊,你傳我令箭,叫北門加緊提防。」杜壞答應了,又跪稟道:「小的制有滋補藥酒,最長精神,王爺連日辛苦,小的奉敬幾壺,略表孝意。」摩刺道:「好孩子,只管拿來,你快辦你的事去。」杜壟出來,帶了心腹,上馬飛至北門,分付李翻江道:「王爺鈞諭:官兵今日攻打三門,須要嚴緊防備。

這北門着我看守,李將軍可去往來巡察,晚上不許安睡。」真個李翻江帶了兵卒去了。

到了三更,那眾人都到城上,豎起一盞玻璃燈。遠遠望見官兵近城,即率同眾人開城伺候。秦述明當先,眾將一湧而入。

眾百姓兩旁跪接。杜壞忙迎上姚霍武、蘇吉士等叩頭。霍武執手慰諭,問了備細,即分付鍾毓、巴布、馮剛等殺向三門,切不可傷害百姓。自己率同眾將,杜壟眾導,殺入大光王府中。


此時摩刺已爛醉如泳,挺睡床上,那四姬手軟,不能殺他,被呂又逵一斧劈死。真正是好不利害的緊那:不是干戈擒壯士,卻緣衽席殺英雄。

姚參戎與二參軍坐在府堂,一面出榜安民,一而分兵接應三門諸將。呂又逵獻上摩刺首級,眾將俱陸續報功,只有周于德開城在逃,不知去向。

天明,霍武分付蔣心儀、韓普稽拐錢糧倉庫,暫管海陽、揭陽兩縣事務。鍾毓領原本部兵鎮守潮州。將摩刺所藏民間婦女一一放還,又從重賞了桃灼眾人,將四姬交杜壞領回。又着人到監中去拐問屈強,回說:「已于二月前瘐死了。」凱宴三日,振旅而還,將所擒偽文武官都上了囚車,帶至省中,分別發落。到了八月中旬,早至省會。慶、申二公從前連接霍武捷報,已知功在垂成。後又接了摩刺死據潮州城,攻之未能即克,祈添兵協助的話,督撫會議正要分調人馬前來,卻好又接了蘇芳預用詐降之計,克複潮州之報,因撤回調兵文書。

這日將大軍回來,申撫軍正在試院監臨,慶制府領了文武各官出城遠接,一路鼓吹喧閙,彩旗搖漾。霍武等皆滾鞍下馬,同進城中,將兵馬分歸各標,早于越秀山排下公宴,慶大人把盞賀功。霍武跪飲了,次及蘇、李二人,都打恭立飲。霍武呈上有功諸將冊子,及解到偽官。

慶公道:「當與申大人會摺奏聞,請旨定奪。」霍武又跪稟:「乃兄之冤抑,祈求大人據實奏明。」慶公應允。

當日眾官散了,吉士仍同杜壞回家,闔府中內外上下的歡喜自不必言。杜壟另找房子居住四姬。又值卞如玉三場考畢,在廳上大排筵宴。次日就有許多官員及各親友前來拜望,吉士迎接、回拜。

閙了幾天,即發帖請酒,卻是從前送禮諸人,接連十數日。

這日在家安閒,門上伍福稟說:「府大老爺差人送一位相士到來,叫做雷鐵嘴。」吉士請入書房相見。清奇格相,五尺不到身材;蒼白鬚髯,七十有餘年紀。悠悠自得,神韻在松竹之間;落落寡交,品地直羲皇以上。

喉嚨響亮,開口不帶諛詞;趨走安詳,舉足定無亂步。亭亭若雲間之鶴,皎皎如空谷之駒。

吉士肅然起敬,與他打恭坐定,問道:「先生仙鄉那裡,緣何與上官公祖交好?」那雷鐵嘴道:「在下江蘇江陰人氏,仗着這滿口的花言巧語,煽惑士夫。上官老爺並非夙交,亦系偶然萍合。」吉士道:「那滿口胡柴的,斷不自己宣明,先生不無太謙了?請問先生,還是食素還是用葷?」雷鐵嘴道:「雖似黃冠者流,卻系儒門弟子,太平之世,原無仙佛,何苦吃齋?」吉士也笑了,分付快備酒飯,再叫家人把施相公、卞相公都請來。

須良,兩人到來,作揖就坐。吉士道:「我們兄弟三人,都懇先生賜教。」雷鐵嘴道:「請正尊容。」吉士上邊坐好,鐵嘴望了一眼,說道:「閣下品貌乃水形,得水局也。

正面有黃光,意無不遂;印堂多喜氣,謀無不通。請尊手一觀。」吉士伸出手來.鐵嘴又道:「手軟如綿,閒且有錢;掌若血紅,富而有祿。只嫌目太清,眉太秀,體不甚厚,形不甚豐,官雖有而不高,財雖聚而易散。

所喜陰騭紋深,子宜八桂,壽卜古稀」相畢,延年上來,鐵嘴看了,說道:「足下眉清目秀,定為聰俊之兒;聲濁氣粗,未免貧窮之士。白氣如粉,父母刑傷;青色侵觀,弟兄零落。所幸地庫光潤,晚景稍可安閒;懸璧色明,家宅可無憂患。」相畢,如玉坐上,鐵嘴道:「足下三光明旺,六府高強。

骨格清奇,必須顯達。形容俊雅,終作賢良;腰圓背厚,自然玉帶朝衣;眉聳神清,定主威權忠節。
只是美中不足,雖居二品之貴,當葉三褫之占。老運亨通,身耽泉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