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蜃樓志    P 79


作者:愚山老人
頁數:79 / 84
類別:古典小說

 

蜃樓志

作者:愚山老人
第79,共84。
當夜擺宴賀功。霍武與眾人商議道:「他的妖法也不見得十分利害,只是方纔落馬逃去,只怕他善於五遁之法,這就難擒了。」匠山道:「落馬不見,自然是土遁去了。這五遁俱全的,後世絶無其人,他也不過知道一兩樣罷了。

明日出戰,眾將仍是輪流戰他,主帥可隱在門旗之下,賞他一箭,看他可能金遁去,這便非刀箭所能傷害,殊為費手。」霍武道:「就依計而行。」誰料次日摩刺出兵,並不交戰,他使了妖法,颳起大風,叫眾軍乘風縱火。霍武等出於不意,敗了一陣,退三十里下寨。


因天氣過于炎熱,兩下暫且休兵。

第二十三回  姚參戎功成一夜 雷鐵嘴相定終身

六月興師敢憚勞,將軍揮汗濕征袍。

火圍甲帳催飛騎,天放流烏爍大刀。

蔡孽蕩平非雪夜,韓碑磨就展霜毫。

南人不反烽煙靜,從此生靈到不毛。

難收谷食豈無稽,更有聞聲羊舌奔。

曾入茅檐占將相,轉于耆耄話孩提。


指迷眼似新磨鏡,摸骨方真夜照犀。

只恐江湖漫饒舌,好將兩目刮金鎞。

話說杜壞在城,打聽得桃監生因女兒淫毒致死懷恨在心。

一日晚上,接到摩刺敗了一陣,傷了大將三員,他只說巡察街坊,也不帶人,曲折的轉至運同署前,踅入桃監生家裡。

那桃灼延他坐下,問他姓名。杜壟道:「足下休驚。俺姓杜名壞,現在大光王麾下,充總領宮門使之職。特來有事相商。」

那桃灼忙打恭道:「原來是杜老爺,監生不知,多多得罪了。」

因問:「杜老爺夤夜到舍,有何見諭?」杜壟道:「咱奉王爺密旨,因軍餉不敷,分派在城富戶、大戶捐銀七萬,中戶五萬,下戶三萬。足下姓名系中等富戶,該輸銀五萬兩。咱曉得你是個好人,恐怕一時不能湊手,所以預先送信給你,快趕緊趲辦,後日一准送進宮來。」桃灼吃驚道:「這事王爺打聽錯了!監生單靠着三千多的荒田,收租過日。

因近年兵戈不息,那些佃戶並無顆粒送進城來,這漕米錢糧都是賠償的。不要說家中沒有五萬銀子,就是連身家性命,也換不出一二萬銀子來。求老爺替監生轉稟苦情,舉家感戴。」杜壟道:「這話你就不是了。

王爺軍令已出,誰敢輓回?你若短了一分一厘,怕不全家處斬。」

桃監生垂淚道:「我與王爺無甚冤仇,何苦一層一層的送我性命?”杜壞道:“王爺從前並未勒派你們,你怎麼說這話?」

桃監生道:「雖未派我銀錢,我女幾已活活的被王爺送死了!」

杜壟道:「這卻為何?你不妨直說,我替你周旋。”桃監生道:「說也慘然。」便將女兒如何看燈、如何致死說了一回。杜壞道:“這麼說起來,二護法昨日陣亡,倒替你女兒報仇了。」

桃監生道:「冤仇不在此人。」杜壟道:「卻是那一個?」桃監生道:「一時失口,亨護法便是我的仇人。」杜壞道:「你不須瞞我,我也是同你一樣的冤仇,因四個小妾被他拐騙前來,所以假作投降,希圖報仇的。你有事不妨同我商量。」桃監生那裡肯信?杜壟刺臂賭咒,桃監生方纔說道:「這賊禿無惡不作,滿城切齒痛心。我們打算約齊眾人,俟姚將軍到來,開城納降。只怕他勇力難當,擒他不得。」杜壞道:「這事不可造次,須要等他敗入城中,預先送信出去,約定日期,纔可開門。

你們共有多少人投降?」桃監生道:「共四百零五家。」杜壟道:「也就夠了,不必再多,恐怕泄漏機密,不是當耍的。到那時,我先來知會你,你們只管開門,我還要想一個殺他的計較。」當夜,桃監生畝杜壟飲酒,盡歡而散。

回到宮中,與品娃等商議道:「王爺連日大敗,看來此城不能久居,你我作何計較?」品娃道:「我們有什麼計較?如今他也不顧我們了,倘若官兵進城,只可同着你一路逃走。」杜壞道:「這是女孩子話,不要說逃不脫,就是逃脫了,日後被地方官拿住,系叛逆家人,也是一個斬罪。」品娙道:「據你說,怎樣纔好?」杜壟道:「我們且慢慢商量。」五人飲酒上床,杜壞又各人奉承了一會,然後告訴他們說:「候王爺殺敗回來,定了日期,勸他飲醉,我在外邊開城接應官兵,你們乘醉將他刺死,這個不但沒有死罪,而且有了功勞,將來朝廷還有恩典。」品娃道:「他的酒量甚高,那裡灌得他醉?」杜壟道:「我已預備下藥酒,只消一壺,就醉得倒,那時只要你們看機行事。」說得眾人允了。正是:安排四朵蓮花座,坐化金剛不壞身。

姚參戌休兵十日,預備下許多牛皮網紗之類,防他火攻;弄了無數狗血污穢之類,破他妖法,分四路殺進。那摩刺果然接應不來,又敗了一陣。霍武收兵回寨,與眾人商議道:「趁此時我們鋭氣方盛,須要設法破他,不要養成賊勢。」馮剛道:「這賊慣以劫寨取勝,如今只用此計破他。」霍武道:「他既善於劫寨,豈不自己提防,只怕勞而無功,徒損兵將。」匠山道:「如今將兵馬分為八枝,一枝劫寨,兩枝救應,四枝分兩翼搜其埋伏,一枝抄出背後,斷其歸路,總無不勝矣。」霍武稱善,即令秦述明、呂又逵、何武當先劫寨,馮剛、楊大鶴、曹志仁救應;鍾毓、蔣心儀、谷深殺向右邊,巴布、王大海、褚虎殺向左邊;如無埋伏,併力合攻大寨;若殺散埋伏,亦向大寨殺來。自己同尤奇抄出背後,二參軍守住老營。

眾人各各遵令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