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藏書 勵志 商業 經濟 行銷 文學 趨勢 哲學 歷史 傳記 文化 國學 名著 古典 自傳 親子 哲學 散文 成功 人格 價值 文學史 中國史 詞曲 中國哲學 古詩 寓言 翻譯詩 感情 其他小說 健康 西洋史 古文 政治 戲劇 生活 疾病 企管 科學 武俠 心理 其他 白話文 商業 文學理論 醫學 風土人文 佛教 學齡前 經濟學 社會紀錄 史學論述 文學評論 社會學 休閒娛樂 政治事件 手記隨筆 推理懸疑 企業家 中國現代史 哲學家 小傳

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與創作廣場
    帳號  

春秋列國志傳 第 1 頁


按讚收藏   

春秋列國志傳 明 余邵魚著 第一回  蘇妲己驛堂被魅 雲中子進斬妖劍 話說紂王名受辛者,帝乙之幼子,湯王之二十八代孫也。 都朝歌,國號商。帝乙有三子,長曰微子啟,次曰微仲衍,皆是庶出,三日受辛 ...
作者:余邵魚 / 頁數:(1 / 190)

春秋列國志傳


明 余邵魚著

第一回

 蘇妲己驛堂被魅 雲中子進斬妖劍

話說紂王名受辛者,帝乙之幼子,湯王之二十八代孫也。

都朝歌,國號商。帝乙有三子,長曰微子啟,次曰微仲衍,皆是庶出,三日受辛,乃正宮所生。帝乙嘗欲立微子啟為太子,群臣皆諫,宜立正宮之子。於是,立受辛為太子。

及帝乙既崩,群臣奉受辛即位為紂王。紂王生性聰明,才力過人,手能格猛獸,身能跨駿馬,智足拒諫,言足飾非,常自以天下之人皆出己下。當時天下小鎮諸侯有八百餘國,四方各設一大鎮,為諸侯之伯,每歲一貢,三年一朝。各方大鎮,率其小國入商,兩班文武,有王子比干、微子、微仲、箕子、膠鬲、梅伯、雷開、商容、蜚廉、惡來、費仲等,相與輔弼。

即位七年,是歲癸丑,諸侯合當大朝。東伯侯姜桓楚,西伯侯姬昌,南伯侯鄂宗禹,北伯侯崇侯虎,各率本方小國,賫寶入朝。當時,紂王好聲色,不理國政,及諸侯來朝,紂令各貢美女五十名,選入後宮灑掃。


北伯侯崇侯虎出班奏曰:「臣聞冀侯蘇護,有女儀容絶世,美貌無雙,可充掖庭歌舞。」紂王大悅,即詔蘇護歸國,送女入朝。蘇護出朝謂同僚曰:「主上荒淫必致敗亡,吾女豈作宮廷之妾,而陷喪身之禍乎?」遂回冀州,絶貢不朝。不覺一年,各方俱進美女,獨蘇護之女不至,又絶一年之貢。

蜚廉奏曰「蘇護故違王旨,不進宮女,又絶朝貢,王如不征,難以統馭列國。」紂王然之,遂令蜚廉,操練將卒,發駕親征。左司空箕子諫曰:「蘇護誠有大罪,不可不征,然調本方侯伯征之足矣,何必親勞聖駕。」紂王納其言,遂詔西伯侯姬昌,北伯侯崇侯虎,兩鎮合兵,以征蘇護。

使者至岐州,姬昌接旨,管待王使,謂群下曰:「蘇護忤旨失貢,天子詔我合兵征之。兵者兇器,不可輕動,今欲遺書,令其入商待罪,誰願一往?”大夫散宜生出班願往,姬昌即遣宜生往冀州,一面又遣使止北伯崇侯虎之兵。散宜生直投冀州,蘇護延入府堂,分賓主而坐。護曰:「大夫辱臨敝邑,有何見諭?」宜生曰:「賢侯累失朝貢,天子詔西伯,加兵征伐,西伯體好生之德,按甲未動,先命宜生督公入朝,公能從之,入商待罪,庶可保全首領。」蘇護曰:“主上失道,聞吾女頗有姿色,前歲入朝,挾吾進女後宮,此吾所以惡其失道,故絶進貢,今召西伯征吾,吾寧死於西伯台下,豈肯更入無道之朝?」

宜生曰:「主上既慕令愛姿色,明公即送入宮,女受掖庭之寵,公為掖庭之貴,豈不美哉!何必拒王命以取大禍?」護沉思良久曰:「吾本誓不朝商,今承西伯明教,敢不奉從。願大夫覆命,來日即親送小女入商待罪。」散宜生大喜,相辭而別。

次日,蘇護收金帛,修謝表,香車輦,壯士二百名,親送愛女入商。其女名妲己,年方十七,姿色冠世,綉工音樂,無不賅備。登車之日,父母兄弟,俱各痛哭,不忍分別,護即麾車馬出城。行不數日,至恩州館驛安歇。

本驛首領告曰:「此驛幽僻,淫邪所聚之地,往來遊宦被魅者多矣!賢侯不宜寢之於內。」蘇護叱曰:「吾送后妃入朝,天子有詔在此,何魅之有?」即令妲己寢于正堂,數十婢妾,各持短劍,密衛榻之左右,燃燭焚香,親封其戶。戶外又令壯士,持利器,互相替換,巡視不息。將至半夜,忽有一陣怪風,從戶隙而入中堂。

侍妾有不臥者,見一九尾狐狸,走近臥榻,其妾揮劍斬之,忽燈燭俱滅,其妾先被魅死。狐狸盡吸妲己精血,驅其魂魄,托其軀殼,臥于帳中。

殆及天明,蘇護啟戶,問夜來動靜,見妲己依然如故,令壯士巡搜驛內前後,果見一妾被其魅死。蘇護大驚,遂不少留,即登車馬起程,不知妲己早被狐狸所魅。車馬行至朝歌,先進表章,待罪朝外。紂王覽罷表章,宣妲己入朝,見其儀容妖姣,花貌絶倫,不勝歡悅,曰:「此女足贖前罪,何必賫金帛!」

遂赦蘇護,官複原職,又遣使賫金帛,賞分姬昌。崇侯虎聞知,怨姬昌專功受賞,遂有陷害姬昌之意。

紂王即日立妲己為貴妃,妲己謝恩侍宴。紂王熟視其貌,卓冠宮庭,令其歌,操百樂,無所不通。紂王大喜,因妲己如天仙下降,遂另建受仙宮,與妲己朝夕喧歌。令師涓作靡靡之樂,其音隱寓北鄙殺伐之意。

每令師涓歌彈,妲己嬌舞,紂王即鼓掌大笑,曰:「觀卿等歌舞,真為世所罕有!」於是,紂王遂荒朝政,日與妲己宴遊不息。

時,終南山有煉氣之士,號雲中子者,一日出遊,見冀州之分,妖氣上沖室壁,即令道童取照魔鏡引之,其妖乃千年老狐之狀,落在商都。雲中子嘆曰:「吾不掃除此魔,則陷民喪國。」遂令道童砍山下枯柏木,削成劍,佩帶入朝歌。道童曰:「吾師欲除邪魔,用此枯木之劍如何?」雲中子曰:「千年老狐,非千年枯木,不能以觸其形神。」遂扮為遊方道士,直往朝歌,遍觀都內之氣,其妖出於宮掖。

次日,具表獻劍,紂王宣入,問其何來,雲中子曰:「小道方外煉氣之士,昨觀妖氣沖于室壁,及小道至京師,遍詢下落,此妖已入大王宮掖,特請除之!”紂王笑曰:「先生之言妄矣!朕深宮縝密,羽林虎賁,殺氣騰騰,縱有妖穢,從何而入?」道士曰:“臣觀此妖非小,若不早除,後主覆亡家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