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藏書 勵志 商業 經濟 行銷 文學 趨勢 哲學 歷史 傳記 文化 國學 名著 古典 自傳 親子 哲學 散文 成功 人格 價值 文學史 中國史 詞曲 中國哲學 古詩 寓言 翻譯詩 感情 其他小說 健康 西洋史 古文 政治 戲劇 生活 疾病 企管 科學 武俠 心理 其他 白話文 商業 文學理論 醫學 風土人文 佛教 學齡前 經濟學 社會紀錄 史學論述 文學評論 社會學 休閒娛樂 政治事件 手記隨筆 推理懸疑 企業家 中國現代史 哲學家 小傳

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與創作廣場
    帳號  

清史稿 下 第 1 頁


按讚收藏   

擢河南巡撫。教匪逼境,熊光駐防盧氏,張漢潮竄商州,分掠藍田,疏請截留山東兵赴明亮軍協剿;復以張天倫竄近鄖陽江岸,謀犯豫南,調直隷正定標兵備剿。上以所見與合,詔嘉獎。尋漢潮趨雒南,遣總兵張文奇、田永桐擊走之。令南汝光道陳鍾琛扼襄河要 ...
作者:趙爾巽等 / 頁數:(1 / 0)


擢河南巡撫。教匪逼境,熊光駐防盧氏,張漢潮竄商州,分掠藍田,疏請截留山東兵赴明亮軍協剿;復以張天倫竄近鄖陽江岸,謀犯豫南,調直隷正定標兵備剿。上以所見與合,詔嘉獎。尋漢潮趨雒南,遣總兵張文奇、田永桐擊走之。令南汝光道陳鍾琛扼襄河要隘,糧道完顏岱率滿營兵協防,撥壽春鎮兵五百駐樊城。請召募練兵五千,並以開封練勇千名改為撫標新兵,從之。

五年,楚匪自均州、鄖縣窺渡襄河,賴預防擊退。上念河南兵單,命直隷、山西遣兵赴援,又命添募鄉勇,熊光疏言:「河南盧、淅一帶,原有鄉勇萬餘,而賊竄自如。凡遊民應募,賊至先逃,反搖兵心。是以上年撤勇添兵,賊未敢肆,此兵勝於勇之明驗。今有直隷等省官兵,擇要駐守,已足策應,無庸募勇。」七月,殲寶豐、郟縣潰匪於彭山,教首劉之協遁葉縣就擒,予議敘。
六年,擢湖廣總督。途遇協防陝西兵二百餘人,逃回本營,廉得其缺餉狀,杖首謀者二人,餘釋不問。房縣鄉勇糾搶民寨,縛送三十餘人,立誅之。提督長齡、巡撫全保率師防剿,迭敗湯思蛟、劉朝選等。川匪擾興山、竹谿、房縣,分兵追剿,殲獲甚眾。平樊人傑餘匪,俘賊首崔宗和。上以熊光調度供支,迭詔褒獎。新設湖北提督,改移鄖陽鎮協,添兵三千五百名,即以無業鄉勇充之。又奏定稽查寨勇章程,略言:「寨勇習於戰鬥,輕視官兵,流弊不可不慮。今將寨堡戶口、器械逐一登記,陽資其力以助此日之軍威,默挈其綱以弭將來之民患。」上韙其言。七年,三省匪平,加太子少保。遣撤鄉勇,以叛產變價給賞,詔嘉其撙節。
九年,劾湖南巡撫高杞違例調補知縣,杞坐降調。未幾,侍郎初彭齡劾熊光受沔陽知州秦泰金,及兩淮匣費,上詰彭齡,以得自高杞對。命巡撫全保按驗無跡,彭齡、杞俱獲譴。傳諭熊光返躬自省,平心辦事,戒勿躁妄。
十年,調直隷。時兩廣總督那彥成與湖廣總督百齡互訐,命偕侍郎托津赴湖北按之。百齡被訐,事有跡。方鞫治,未定讞,那彥成亦以倡撫洋盜逮京,調熊光兩廣總督。會直隷官吏勾通侵帑事發,歷任總督籓司俱獲譴。上以熊光任籓司無虛收,任總督無失察,特詔嘉之。
十三年八月,英吉利兵船十三艘泊香山鷄頸洋,其酋率兵三百擅入澳門,占踞砲台,兵艦駛進黃埔。熊光以英人志在貿易,其兵費出於商稅,惟封關足以制其死命;若輕率用兵,彼船砲勝我數倍,戰必不敵,而東南沿海將受其害,意主持重。逾月始上聞,言已令停止開艙,俟退出澳門,方準貿易。上以熊光未即調兵,故示弱,嚴詔切責。洋舶遷延至十月始陸續去。下吏議,褫職,效力南河。百齡代其任,疏言熊光葸懦,上益怒,遣戍伊犁。踰年,召還,授兵部主事,引疾歸。道光八年,重與鹿鳴宴,加四品卿銜。十三年,卒於家,年八十四。

熊光嘗曰:「刑賞者,聖主之大權,而以其柄寄於封圻大吏。若以有司援案比例,求免駁斥之術處之,舛矣。刑一人,賞一人,而有益於世道人心,雖不符於例,所必及也。不得請,必再三爭,乃為不負。若憂嫌畏譏,隨波逐流,其咎不止溺職而已。」當調直隷,入覲,上曰:「教匪淨盡,天下自此太平。」熊光曰:「督撫率郡縣加意撫循,提鎮率將弁加意訓練,百姓有恩可懷,有威可畏,太平自不難致。若稍懈,則伏戎於莽,吳起所謂舟中皆敵國也。」及東巡返,迎駕夷齊廟,與董誥、戴衢亨同對。上曰:「道路風景甚佳!」熊光越次言曰:「皇上此行,欲稽祖宗創業艱難之跡,為萬世子孫法,風景何足言耶?」上有頃又曰:「汝蘇州人,朕少扈蹕過之,其風景誠無匹。」熊光曰:「皇上所見,乃剪采為花。蘇州惟虎丘稱名勝,實一墳堆之大者!城中河道逼仄,糞船擁擠,何足言風景?」上又曰:「如汝言,皇考何為六度至彼?」熊光叩頭曰:「皇上至孝,臣從前侍皇上謁太上皇帝,蒙諭‘朕臨禦六十年,並無失德。惟六次南巡,勞民傷財,作無益害有益。將來皇帝如南巡,而汝不阻止,必無以對朕’。仁聖之所悔,言猶在耳。」同列皆震悚,壯其敢言。後熊光告人,「墳堆」、「糞船」兩語,乃乾隆初故相訥親奏疏所言,重述之耳。
熊光晚年著伊江別錄、春明補錄、葑溪筆錄三書,紀所聞名臣言行,多可法雲。
汪志伊,字稼門,安徽桐城人。乾隆三十六年舉人,充四庫館校對,議敘,授山西靈石知縣。除徵糧擾累,刻木為皁隷書裡分糧數,以次傳遞,民遵輸納。調榆次,遷霍州直隷州知州。代州民孟木成殺人,已定讞情實,其弟代呼冤,巡撫勒保檄志伊往按,平反之。承審者護前失,不決,命大臣臨鞫,重違眾議,志伊堅執與爭,孟木成竟得免死。志伊以此負強項名。
擢江蘇鎮江知府,調蘇州,連擢蘇松糧道、按察使。五十八年,遷甘肅布政使,調浙江。江、浙漕重積弊,由官吏規費多。志伊歷任,皆先除規費之在官者,然後以次裁革,嚴設科條。嘉慶元年,以杭州、乍浦駐防營養贍錢三月未放,被劾,議降二級調用,詔以志伊平日操守尚好,加恩授江西按察使。二年,遷福建布政使,未數月,就擢巡撫。
時海盜方張,仁宗於閩事特加意。志伊屢疏陳水師人材難得,請寬疏防處分,變通選補章程,副參以上,兼用本省之人;以下,兩省通融撥用。又州縣徵糧處分過嚴,升調要缺難得合例,請人地相需者,不拘俸滿參罰。皆允行。詔飭嚴懲會匪及械鬥惡習。
五年,疏報漳、泉一帶,匪徒節經剿捕,均知斂跡。諭曰:「滋事不法,有犯必懲,不可無事滋擾。責以鎮靜,不可姑息養奸,亦不可持之太蹙。」尋奏龍溪、詔安、馬港、海澄四縣,遴員治理,民不械鬥。諭曰:「一經良有司整飭,改除積習,是小民不難化導,要在親民之官得人。當於平日遴選賢員,俾實心任事,為正本清源之道。」志伊薦閩縣知縣王紹蘭,上素知其人,詔嘉志伊能留心察吏。既而偕總督玉德,疏請泉州知府錢學彬改京職,上斥疏語矛盾。尋究得學彬任聽家人舞弊婪臓事,坐察吏不明,議革任,特寬之。六年,病,請解職。
八年,起署副都禦史、刑部侍郎,授江蘇巡撫。給事中蕭芝請就產米之鄉採買,由海運京,下議,志伊言其不便,罷之。九年,清江浦淤淺,糧船停滯。上慮京倉缺米,詔志伊預籌,請碾常平倉穀三千石備撥。以新漕減運,命酌量採買,志伊疏言:「安徽民田有一歲兩收者,各令七月完納漕糧,九十月可運通。江西、湖廣亦如之。」上以一歲兩徵近加賦,且來歲仍屬短絀,斥為迂繆。尋奏采米十二萬石搭運,報聞。時江北淮、揚水災,徐、海苦旱。志伊手編荒政輯要,頒屬吏為賑濟之法。蘇州人文薈萃,增設正誼書院課士。奏請頒禦製詩文集於江南各書院,上勿許,曰:「朕之政治即文章,何必以文字炫長耶?」
十一年,擢工部尚書。未幾,授湖廣總督。川、楚餘匪散匿洞庭湖,環湖數府州多盜。志伊多選幹吏偵訪,檄下分捕,盜無所匿。濱江地自乾隆末大水湮沒,民田未復。親駕小舟,歷勘疏塞,建二閘於第江口、福田寺,以時啟閉。
十六年,調閩浙總督。先是湖北應山民喻春謀殺人,其母以刑求誣服,控於京,命志伊提鞫。同知劉曜唐等誘供翻案,以無辜之葉秀承凶,而無左證。巡撫同興為之平反,奏劾。至是入覲召對,為劉曜唐等剖辯,原代認處分。上斥其偏執,嚴議革職,改留任。捕誅海盜黃治,其黨吳屬乞降。時降盜多授官,志伊曰:「是獎盜也!」仍依律遣戍。
舊有天地等會匪熊毛者,創立仁義會,授張顯魯傳煽。事覺,顯魯伏誅,毛遁,募寧化生員李玉衡捕殺之,奏賜玉衡舉人。布政使李賡蕓,廉吏也,為志伊所薦舉至監司。會龍溪知縣硃履中以不職劾,因訐賡蕓婪索,遽劾訊。履中已自承誣告,志伊固執駁詰,福州知府塗以輈迎合逼供,賡蕓自經死,輿論大譁。二十二年,命侍郎熙昌、副都禦史王引之往按,得其狀,詔斥志伊衰邁謬誤,褫職永不敘用。踰年,卒。
志伊矯廉好名,自峻崖岸。仁宗初甚鄉用,時論毀譽參半焉。卒以偏執獲咎。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