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藏書 勵志 商業 經濟 行銷 文學 趨勢 哲學 歷史 傳記 文化 國學 名著 古典 自傳 親子 哲學 散文 成功 人格 價值 文學史 中國史 詞曲 中國哲學 古詩 寓言 翻譯詩 感情 其他小說 健康 西洋史 古文 政治 戲劇 生活 疾病 企管 科學 武俠 心理 其他 白話文 商業 文學理論 醫學 風土人文 佛教 學齡前 經濟學 社會紀錄 史學論述 文學評論 社會學 休閒娛樂 政治事件 手記隨筆 推理懸疑 企業家 中國現代史 哲學家 小傳

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與創作廣場
    帳號  

北史演義 第 1 頁


按讚收藏   

03北史演義 杜綱 存64回。題「玉山杜剛草亭氏編次,雲間許寶善穆堂氏批評,門人譚載華南溪氏校訂」。乾隆癸丑年(1793)「吳門甘朝士局刻」原刊本。杜剛約 ...
作者:杜剛 / 頁數:(1 / 142)

03北史演義 杜綱


64回。題「玉山杜剛草亭氏編次,雲間許寶善穆堂氏批評,門人譚載華南溪氏校訂」。乾隆癸丑年(1793)「吳門甘朝士局刻」原刊本。杜剛17401800,字振三,江蘇崑山人。

第一卷

魏宣武聽讒害賢高領軍固寵獻女

粵自炎漢之末,天下三分:曹操跨有中原,孫權雄據江東,先主偏安西蜀,鼎峙者數十年。司馬氏興,篡魏、滅蜀、吞吳,四海一統。晉武帝崩,惠帝繼立,庸懦昏愚,賈後亂政,諸王日尋干戈,遂成五胡之亂。劉淵稱漢,李特號蜀。


劉曜繼漢而稱前趙,石勒滅曜而稱後趙。前秦則苻氏,後秦則姚氏,西秦則乞伏國仁。燕則前有慕容,後有慕容垂,西為慕容沖,南為慕容德。其後馮跋據昌黎,又稱北燕。

涼亦分四:前涼張軌,後涼呂光,南涼禿髮烏孤,西涼李,北涼沮渠蒙遜。而赫連勃勃據朔方,國號大夏。晉之子孫在北者屠滅殆盡。唯琅琊王睿系宣帝曾孫,相傳其母夏侯妃通小吏牛金而生。

當日見中原大亂,遂同西陽王等渡江南來,眾遂奉之為君。延西晉之統,而棄中州于不問,一任五胡雲擾,互相吞噬。于時拓拔興于代北,改代稱魏。乘燕慕容氏衰,南取并州,東舉幽、冀,國日以大。

晉安帝隆安二年即帝位,建都平城,是為道武皇帝。道武殂,明元帝立。明元殂,太子肅立,是為太武帝。其時諸邦皆滅,唯北涼、北燕、夏三國尚存。

太武悉平之,除卻東南半壁,中土皆為魏有。太武殂,延及文成、獻文,國家無事。孝文即位,寬仁慈愛,精勤庶務,以平城地寒,遷都洛陽,改稱元氏。性好讀書,善屬文,詔策皆自為之。

好賢樂善,百姓皆安,天下大治。魏世稱為極盛。使承其後者克肖其德,則魏業之隆,再傳之千世萬世,何至一傳而後姦雄並起,遂成高氏、宇文氏篡奪之禍哉!賈子曰:「天下,大器也。置諸安處則安,置諸危處則危。」語云:「物必先腐也,而後蟲生之。」自古敗亡之禍,未有不自朝廷無道始也。話說魏自孝文帝崩,太子恪立,是為宣武帝。帝年十六,不能親決庶務,委政左右近臣。最用事者,國丈于烈、皇舅高肇。肇又尚帝姑高平公主,與于烈併為領軍,手握重兵,權重一時,群臣側目,雖諸王亦皆畏之。

時有咸陽王元禧,系獻文帝子,與于烈不睦,見帝寵信他,屢加顯職,而身為帝叔反遭疏忌,深懷怨望,府中蓄養丁壯,招納四方術數之士。與禦前值寢符承祖、薛魏孫,黃門侍郎李伯尚,真閣將軍尹龍武結為死黨,待朝廷有釁,從中舉事。一日,帝將駕幸北邙,六軍從行。禧謂承祖、魏孫曰:「主上出幸,京師虛弱。汝等為侍駕臣,朝夕在側,圖帝甚易。吾起於內,汝應于外,大事可立成。富貴共之。」二人應諾而去。次日,遂集其黨數十人,在城西宅內同議起兵。尹龍武曰:「主上雖出,高肇、于烈留守,必有嚴備,府中兵士何足以濟?貿然為之,恐無成而受禍,王宜緩之。」伯尚亦以為不可。於是眾皆疑懼,其謀遂寢。再說帝在邙山,因天氣酷熱,乃止於山之浮屠陰處,擺設臥具,假寐帳中。值寢薛魏孫、符承祖先預逆謀,而咸陽疑懼中止卻未知之。魏孫見帝睡熟,將利刃藏於衣底,便欲行刺。走至帳下,見帝容貌如神,未敢下手。承祖從後牽其衣曰:「吾聞殺天子者身當癩,汝何利乎?」魏孫持刀而退。帝開眼見二人密語,形狀閃爍,忙即起身。時于烈之子于登亦司值寢,適至階下,帝遂呼令執之。隨駕者俱到,搜出利刃,將二人背剪。帝親拷問,二人料難瞞隱,大呼曰:「非臣敢反,乃咸陽王教臣如此耳!」帝大驚,遂囚二人于幕下。忽禦前軍士奏報,拿獲一人劉小苟,系咸陽親卒,來告咸陽反狀。帝訊之得實,恐京師有變,深為疑懼。于登奏曰:「臣父為領軍,必無所慮。」帝乃遣登飛馬入京觀之。登至京,其父于烈已下令嚴備。使登回奏曰:「臣雖朽邁,心力猶足。禧等猖狂,不足為慮。願帝徐還,以安人心。」帝聞奏大悅,謂登曰:「朕嘉卿忠款,賜卿以忠為名。」於是于登改名于忠。帝遂連夜起駕,五更即抵皇城。

入宮後,即着于烈父子領兵去捉咸陽。且說咸陽王謀叛不成,心不自安,尚不知事已敗露,與兩個愛姬申屠夫人、張玉妹宿于洪池別館。夜半左右來報,有千萬馬嘶之聲從洪池西北而來。王大驚,知事泄,急上馬走。二姬及心腹二三十人亦狼狽上馬,相從而逃。行未數裡,兩姬在後,已被捉去。從人皆散,單存尹龍武一人。因向龍武道:「今投何處去好?」龍武道:「不如投梁。」蓋其時南朝已易四代,正值梁武開基,故龍武勸其南奔,咸陽不應,龍武道:「我生死從王,今追兵已近,奈何?」行至柏塢嶺,于烈父子追及,遂與尹龍武一同被執,解至洛陽。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