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藏書 勵志 商業 經濟 行銷 文學 趨勢 哲學 歷史 傳記 文化 國學 名著 古典 自傳 親子 哲學 散文 成功 人格 價值 文學史 中國史 詞曲 中國哲學 古詩 寓言 翻譯詩 感情 其他小說 健康 西洋史 古文 政治 戲劇 生活 疾病 企管 科學 武俠 心理 其他 白話文 商業 文學理論 醫學 風土人文 佛教 學齡前 經濟學 社會紀錄 史學論述 文學評論 社會學 休閒娛樂 政治事件 手記隨筆 推理懸疑 企業家 中國現代史 哲學家 小傳

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與創作廣場
    帳號  

人間樂 第 1 頁


按讚收藏   

第一回  小積德老蚌生珠 大聰明嬌娃吐秀 詩云: 從來積德可回天,燕燕于飛樂有年。 風道藴籍成佳話,蛾媚生成體似仙。 步趨學禮宜男子,幽閣傳香羡女嫣。 寂寞眼前惆悵事,暫妝聊解一翩翩。 話 ...
作者:佚名 / 頁數:(1 / 41)




第一回 

小積德老蚌生珠

大聰明嬌娃吐秀

詩云:

從來積德可回天,燕燕于飛樂有年。

風道藴籍成佳話,蛾媚生成體似仙。

步趨學禮宜男子,幽閣傳香羡女嫣。

寂寞眼前惆悵事,暫妝聊解一翩翩。

話說前朝南直隷松江府有個世族,姓居名敬,表字行簡,由進士出身。因他為官清正,不趨權貴人,且落落寡交,所以做官二十餘年,只做到鴻臚寺少卿之職。這鴻臚寺是個清淡衙門,若不營謀差使,除俸祿之外,並無所有。

這居行簡素甘寧淡,反覺得意,若遇有事,隨眾入朝,無事只在衙中,同二、三知己飲酒賦詩而已。他既不營謀差遣,又不趨勢陞遷,又非諫官言路,一連在任幾年,倒也無榮無辱,這俱不在他心上。只有一件是不足意的:「年將近五,子嗣艱難。因恐將來箕裘無托,宗嗣乏人,心中常有所苦。」

向來,夫人祝氏勸他收婢納妾,居行簡依從,收納了幾個婢妾,不料絶無誤了她的青年,遂極力替她遣嫁良人,務必使其得所為快。又且夫人賢惠,能體丈夫之心,打發婢妾就如出嫁女兒一般。這些婢妾無不感念深恩,各在背後,或向神灶之前拜求祝告,願老爺夫人早生公子。

不多時,這些侍妾在家絶不生育,嫁出之後,不是這家生男,就是那家生女,俱着人到夫人處報喜。居行簡也甚歡喜。歡喜之後暗暗點頭,甘心命薄,生子之念絶不強求。夫人也還勸他再納,當不得居行簡正厲色說道:「兒女自有分定。我又何必害人女子,以干天怒?」自此夫人再不勸納。

不期這年,夫人四十上下得孕,生了一位小姐。居行簡大喜道:「我已絶望,不意天可見憐,賜我半子,何異掌上明珠。膝下承歡不乏人矣。」自此夫婦愛如珍寶,就取名為掌珠小姐。正是:


娶妾生兒誰不原,娶而不育誤偏房。

苟能識得其中意,不賜麟兒也賜鳳。

夫妻二人自生了掌珠小姐之後,滿心樂意,恨不得她日夜長成,叫聲爹媽為快。只將她金裝玉裹,錦繡堆中,撫養過日。不知不覺到了五、六歲上,這掌珠小姐果乃秀氣所鍾。她生得:

眉不描而彎彎,唇不朱而顆顆,臉不粉而如雪,腰不束而蜾蜾,眼含水而鮮鮮,氣吐蘭而娜娜,休誇鸚鵡能言,嬉笑頑行會坐。

居行簡常抱她在膝上,教她記誦些詩句。掌珠果乃性慧心靈,一教便能記憶。有時問她,她就清清朗朗,不忘一字,不期掌珠小姐性靈既秉天資,父訓即能領會,居行簡不勝歡喜,自此時時教誨。過不多時,便能對對,又過年餘,出口便能成章。居行簡暗暗驚奇。

一日閒暇,夫人同掌珠小姐歡笑間,居行簡叫小姐走近身側道:「我近偶有一對,孩兒可能對麼?」掌珠道:「孩兒願聞。」居行簡因出一對道:

雲霞天結綵

掌珠小姐聽完,念了一遍,然後對了一對道:

山秀地呈文

居行簡一時出便這一對,也還疑掌珠一時對答不出,誰知不待思索,對得工巧,滿心歡喜道:「孩兒果是聰明。我還有一對,‧還可對麼?」掌珠道:「父命焉敢不對!只恐對的不好,要求父親教誨才是。」居行簡又出一對道:

花月為知己

掌珠又應聲對出一句道:

文章似故人

居行簡見她對的敏捷,不勝驚喜,遂雙手將掌珠抱置膝上,撫摩頭項道:「我的兒有此異才,道統可繼。只可惜者……」說罷,就不說了。夫人聽了道:「老爺既愛我兒聰明能對,極該歡喜,為何又說:『可惜?』」

居行簡只搖頭不答。當不得夫人再三相問,只得說道:「孩兒如此聰明,我怎不喜歡?只可惜不是個兒子。若是個兒子,讀我父書,自是功名唾手,以振箕裘。如今是個女孩兒,雖具聰明只覺無益。」夫人聽了說道:「雖如此說,女孩兒只患無才無貌耳,若果有才有貌,日後定招佳婿,自然孝順你我。」

正說不完,早有門役報入內來,說道:「朝中有事,快請老爺入朝。」居行簡聽了,連忙更衣,即入朝去。

原來,此時四野生平,萬民樂業,所以民間禎祥屢見,不是生產麒麟,就是鸞翔鳳舞,以及禾生九穗,或生孝子賢孫,或有貞烈婦女,地方官員俱各紛紛進表,上達天聰,天子見表歡悅,遂諭大臣,遣官大赦民間。旌者旌之,獎者獎之,以應上天之呈瑞。

一時旨下,誰敢不遵。賚詔者奉差而去。尚有川蜀撫臣所奏的禾生九穗,只因路遠,蜀道崎嶇,無人敢去。朝臣因知居行簡不善營謀,久不差遣,做個人情,將他填名,故此報到衙中。居行簡入朝,奉命領旨回衙。次朝,奉命南行而去不題。

王臣蹇蹇涉西南,一紙丹書出九天。

已發未發俱成赦,褒忠旌節顯高賢。

夫人與掌珠在衙署中閒暇無事,因憶前言,暗想一番道:「我今日何不將她如此,這般,只不過承歡膝下,嘻樂目前,有何不可?」遂取出些綢綾絹疋,裁裁剪剪。

不消兩日,做成了幾件小小男衣,竟將掌珠上下打扮起來,又教她些行動軒昂,禮儀中節。掌珠一一領會,儼然是一位小公子,日夕在房中與母親作伴。夫人又吩咐下人:「只稱公子相公,並不許說出小姐二字。」僮僕、男婦無不遵依。

夫人見打扮得掌珠宛似男形,因笑說道:「我今看了亦難分別,且等連夜回來,看他顏色如何再作商量。」且按不題。正是:

男裝女扮亦常有,女扮男裝世有之。

假假真真還錯錯,真真錯錯有于斯。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