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八賢傳    P 20


作者:梅叟志
頁數:20 / 39
類別:古典小說

 

作者:梅叟志 / 第1頁 / 共326頁

 大小:


八賢傳

不言轎伕談論,且言郭公暗想:「且隨轎伕跟到村中,看著王家女子到了家,我才放心。」想到這裡,跟隨轎伕約走了二三里路,天已將明,猛一抬頭,見路北棗樹上吊着個婦人,遂喊道:「有人上吊,快救人來!」眾轎伕聞喊,把轎子放下,忙忙跑過來,把這婦人解下來。緩了一刻的工夫,見那婦人一口濁痰「哇」的一聲吐在塵埃,蘇省過來,大叫一聲:「老天為何不睜眼,殺了老身了!」連哭帶罵:「黃子明可殺的強徒,你可害殺我了!」郭公走至近前說:「你這婦人不用罵了,你那仇人已經被殺,把轎截回來了,這不是抬轎之人將你女兒抬回來了,又把你的弔也解下來了。」那婦人聞言,狐疑發怔,轎伕迴首一指花轎,說:「你若不信,那不是花轎嗎?你去看看去。」

這婦人看見花轎放在村頭,也不顧與郭公談話,急忙站起身形徑奔花轎。只見他那女兒也下了花轎。這王小姐先聞有上吊的,後來聽見哭聲是她母親的聲音,這才急忙下轎。王小姐生得嬌弱身軀,金蓮窄小,步行不快。這婦人一見女兒,搶步上前,母女抱頭痛哭。哭罷,止住淚痕,遂問女兒的情由,王小姐就把黃賊被殺,送她回來的話說了一遍。那婦人聞言,扶着女兒走到郭公面前,母女二人跪倒就磕頭,婦人說:「多蒙恩人殺了仇人,救了我母女之命,令俺母女團圓相聚,俺母女縱死到陰曹也忘不了你老的大恩情。我那夫主王成是儒學讀書之人,還家來必然寫一牌位供着。請教恩公名姓、家鄉何處。」

郭公未及答言,轎伕口呼:「王奶奶,人家救了你的性命,你反要害人家。」那婦人問:「這話怎講?」轎伕說:「王奶奶,你口角之間說他殺了黃子明,豈不知黃家銀錢通天,如今溜溝子的人甚多,若被人聽見,跑到黃家埠向黃江說了,派人來把這位先生獲住,送到當官問成殺人的兇犯,豈不是害了他嗎?」

郭公說:「你四人不必替我擔憂,雖不是我殺的,我可敢應承。」

四個人聞言,仔細端詳,只見郭公儀表非凡,人物出眾,心中擔驚害怕,這位必是兩廣總督前來私訪,不由得四個人跪倒叩頭,口呼:「大人,小的等有眼無珠,求大人寬恩。」郭公聞言笑曰:「你等算是有眼色,你四人將我送到桂林府,我不難為你四人。」不知四人允否,且看下回分解。



  
第十一回  絆馬索張河落馬 張鵬翮擒獲同江


  

自古有死亦有生,死生有命原非輕。

若不該死必有救,莫能強死將命傾。

話表四名轎伕連連應允。郭公說:「你四人且將她母女送回家去。你母女也不必問我名姓,久後自知。」婦人說:「不用他們送,此離家不遠,請恩人到敝舍書房,有杯茶相敬。」郭公說:「全當我饒了罷。」遂乘上轎,四名轎伕抬起飛奔桂林府而去。王家母女看轎走遠,方回家去。不言郭公到桂林府傳令捉拿宋雷。

且言石林進了溪山城東門,還是越牆進了花園,悄悄的走入自己房內,看了看渾身是血,忙把衣服換了,靜候官軍捉拿宋雷。這且不提。

且言廣東總鎮張河在南寧府屯兵,探馬來報,郭大人出了溪山城了,吩咐捉拿同江並宋雷。張總鎮聞報,先差參將周標前去迎接總督大人,張總鎮帶領兵馬一晝夜到了桂林府東門,放炮安營。早有守城兵卒報入帥府廳前。同江聞報,自思往日為他舅爺做的那些無王法之事,恐不有測,先令城門緊閉,吩咐打聚將鼓。三通鼓響,只見副、參、游、都、守、千、把、外委俱來參見。同江口稱:「眾位將軍聽真,總督無故發兵前來,只可與他鏖戰,若奪了大清江山,保我舅爺登基,那時眾位不失封侯之位。」言罷,自己扎束停當,令人抬刀牽馬,遂接刀、抓鬃、認鐙,上了坐騎,兩名副將、四名千總來至東門。

同江吩咐軍卒:本帥出城與張河交鋒詐敗,爾等預備絆馬索擒他。軍卒遵令。同江出城,帶領兵將一馬當先。

這邊軍校報進中軍大帳,同江討戰。張河一擺手,藍旗退下,遂自扎束已畢,提槍乘騎,帶領眾將,響炮出營,列開隊伍,一馬當先。見同江立馬疆場,手擎有鋼刀,殺氣威武,觀罷暗想:「這賊明白我來拿他,他這樣抗拒大兵,明是叛反。」

遂故意抱拳拱手口呼:「同年兄請了!」同江見張河面帶笑容,內藏殺氣,遂用刀一指,怒問:「張總鎮不在廣東鎮守,率兵到桂林府有何事故?」張河見同江不懼王法,遂用槍一指喝道:「叛臣同江,你既食皇家俸祿,就該盡忠皇家,你竟違背國法,藐視王章,無故苦害黎民,同你舅爺心生叛反。郭總督大人訪明爾等真情,令本鎮前來捉拿爾等,以正國法。若知時務,下馬受縛去見總督大人,格外施恩,法外施仁,還有你半點生路;倘若不服,教你槍下喪身,那時悔之晚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