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藏書 勵志 商業 經濟 行銷 文學 趨勢 哲學 歷史 傳記 文化 國學 名著 古典 自傳 親子 哲學 散文 成功 人格 價值 文學史 中國史 詞曲 中國哲學 古詩 寓言 翻譯詩 感情 其他小說 健康 西洋史 古文 政治 戲劇 生活 疾病 企管 科學 武俠 心理 其他 白話文 商業 文學理論 醫學 風土人文 佛教 學齡前 經濟學 社會紀錄 史學論述 文學評論 社會學 休閒娛樂 政治事件 手記隨筆 推理懸疑 企業家 中國現代史 哲學家 小傳

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與創作廣場
    帳號  

十二笑 第 1 頁


按讚收藏   

十二笑,古代諷刺譴責小說,十二卷,今存前六卷。題墨憨齋主人編,墨憨齋主人為馮夢龍別號。 第一笑痴愚女遇痴愚漢 第二笑昧心人賺昧心朋 第三笑 憂愁婿偏成快活 第四笑 快活翁偏惹憂愁 第五笑 溺愛子新喪邀串戲 ...
作者:墨憨齋主人 / 頁數:(1 / 33)




十二笑,古代諷刺譴責小說,十二卷,今存前六卷。題墨憨齋主人編,墨憨齋主人為馮夢龍別號。

第一笑
痴愚女遇痴愚漢

第二笑
昧心人賺昧心朋

第三笑 憂愁婿偏成快活

第四笑 快活翁偏惹憂愁

第五笑 溺愛子新喪邀串戲

第六笑 賭錢奴翻局替燒湯

第七笑 謀風水活葬青龍兆 [佚]


第八笑 擒雲雨私走白魚精 [佚]

第九笑 逐腐儒狂徒三設伏 [佚]

第十笑 婚育女小妹再賠錢 [佚]

第十一笑 女翰林改妝嫌聖後 [佚]

第十二笑 男命婦代職巧封妻 [佚]

第一笑 痴愚女遇痴愚漢

堪笑裙釵本是愚,鬚眉何事也同痴。

世間惟有泥兒蠢,愛殺泥兒亦是泥。

世上人道自己口能言,眼能動,手能持,足能行,心兒會得隨機應變,百般靈巧,比着那泥做的人,塊然無知者豈不天懸地隔,所以人若罵了泥塑木雕的,就是極蠢的漢子,也要發三分火性,不肯甘心忍受。至于見了粉面佳人,愛者只比着嫦娥下降,或比着洛浦臨凡,也有稱讚他是如花的,也有稱讚他是如玉的。若把來比做泥美人,便是死標緻欠風情的雅□了。然世眼多迷,再不悟到如花似玉者,究竟是一具粉骷髏,憑他絶世無雙,少不得化為泥土,所以昔賢有句云:

西施塚上泥三尺,誰識亡吳即此人。

且再說當初有個秀士,偶步到一古剎中,見山門內供養着彌勒菩薩,攤開胸,張開口,像個大笑的模樣。乃心上思忖道:「別位菩薩都莊嚴端坐,令人肅然瞻仰,何獨這位菩薩好不尊重,在那裡無端嘻笑,不知他笑着恁麼來?」因見一個老僧坐在佛殿之側,那秀士便指着彌勒向前動問道:「和尚,你可曉得這位菩薩為何而笑?」老僧答言道:「不笑恁麼,卻笑居士。」那秀士聞言,錯愕半晌,乃又問道:「弟子未來時,他已先在那裡笑,就是弟子轉身去了,他也未嘗不笑,和尚你又何主見,偏說笑我?」那老僧聽了這話,呵呵大笑起來道:「居士原來不理會,泥人常笑活泥人。」那秀士聽見和尚說出這兩句話頭,也呵呵冷笑一聲,道:「和尚,你這兩句話頭忒講得稀奇了。菩薩本來也是泥塑的,說他是個泥人,三歲孩子都理會得。人為萬類之靈,有知有覺,百骸俱動,如何喚做活泥人起來?」老僧道:「居士,你若不厭老僧饒舌,待我和盤托出,與你點破機關,大家笑笑,何如?」秀士遂向老僧稽首道:「弟子願聞領教。」

老僧道:「而今世上人,貪財者迷戀金銀,卻不省得財是土塊,死後一文將不去。貪色者迷戀紅顏,卻不省得色是粉鬼,英雄盡向此中埋。貪功名者,迷戀着高官大爵,卻不省得官爵是雪裝獅子,頃刻便瓦解冰消。彌勒菩薩常住在虛空,見此世人種種迷戀,呼之不醒,喚之不靈,實為可悲可憫,欲待痛哭勸化,卻沒有許多眼淚,無可奈何,所以只得付之一笑。你看他這一笑時不打緊,真個笑得眼睛沒縫,雙唇不合,尚然出不得他大肚子裡的悶氣也。」那秀士聞言感動,回身向着彌勒菩薩至心禮拜,扒起來再觀金像,不覺放聲大哭。驚得老僧不解其故,急忙問道:「居士,你為何看著菩薩哭將起來?」秀士道:「弟子猛然思想苦海淪,戀迷俗趣,忙忙碌碌,沒個安身立命之處,真個與泥塊人何異?卻不被菩薩笑死也,教我如何不哭?」老僧道:「居士,你如今才有些省悟,所以便哭。若再思想一回,只恐怕你哭不得,笑不得,方信是做人難也。」那秀士點頭會意,嘿然走出山門,回到家中,即與妻子作別,只說往外遊學,卻飄然長往,跳出了利鎖名繮,做個修真者,自號笑笑先生。

一日,游到烏江地面,見一個廟宇崢嶸,走近前看,扁額上寫着楚項王之廟。乃知項羽在此江邊自刎。因而立廟,極其顯應。凡過往之人,欲渡烏江者,必須虔備牲禮紙錢,到廟祭賽,方保得波恬浪靜。若稍有怠慢或祭賽不誠,便立刻翻波作浪,阻住行程。所以人人敬畏,幾千年來,香火不絶。秀士細詢土人,備悉其詳,因大踏步走進廟中,舉頭一看,果然威靈顯赫,神像兇猛,殿簾內擠着許多客商,祭者祭,拜者拜,十分熱閙。秀士對著神像,只管呵呵大笑,覷見殿旁桌上坐著一個化香錢的道士,有現成筆硯排列,秀士即與道士取過筆來,蘸濃了墨,大書於廟壁上云:

平分天下猶嫌少,一陌紙錢值幾何。

那秀士題完兩句,擲筆在案,復仰天大笑而出。才離了山門數步,只見狂風陡起,飛沙走石,四下里陰雲密佈,吹得日慘天昏,分明萬馬奔騰,何異海潮猝至。秀士站住了腳,大聲呼曰:「神其怒我耶?當初說你為人瘖啞叱吒,決難成功,究竟身死人手,為天下笑。而今朽骨何靈,徒貪血食,不思慚愧,尚逞余雄,爾既無面目見江東,豈獨有面目受一方香火耶?爾今不過塊然泥像,若果有知有覺,還該遊魂遠去,使像廟速毀,庶可免往來嘲笑之口!」說這項王被秀土奚落一番,果然來得靈異,頃刻日出雲開,風威頓息,只見廟中人亂跑出來,紛紛嚷道:「奇怪,奇怪,怎麼一霎時間,天地昏黑,連這大王的神像忽然向裏邊坐了。」秀士聞言不信,疾忙重到廟中,見許多人一層層擠在殿上觀看。秀士也擠上前,定睛看時,果然神像移轉,向內殿而坐。起初手中仗劍,如今連劍也擲在座邊。更有可異,泥像眼中忽迸出兩行血淚,直流到腮邊。秀士復拍手大笑云:

自古英雄本無淚,君今獨灑笑談間。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