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藏書 勵志 商業 經濟 行銷 文學 趨勢 哲學 歷史 傳記 文化 國學 名著 古典 自傳 親子 哲學 散文 成功 人格 價值 文學史 中國史 詞曲 中國哲學 古詩 寓言 翻譯詩 感情 其他小說 健康 西洋史 古文 政治 戲劇 生活 疾病 企管 科學 武俠 心理 其他 白話文 商業 文學理論 醫學 風土人文 佛教 學齡前 經濟學 社會紀錄 史學論述 文學評論 社會學 休閒娛樂 政治事件 手記隨筆 推理懸疑 企業家 中國現代史 哲學家 小傳

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與創作廣場
    帳號  

外國散文 第 1 頁


按讚收藏   

出版說明這是一套獻給老年朋友閲讀的文學禮品書。題名為「紅葉」,是取唐人杜牧《山行》詩中「停車坐愛楓林晚,霜葉紅於二月花」的詩意,表達對老年朋友的敬愛和祝福。人生在經歷了風華正茂的青少年時期和奮鬥奉獻的中年階段之後,總是要進入老年的 ...
作者:作者群 / 頁數:(1 / 62)

出版說明
這是一套獻給老年朋友閲讀的文學禮品書。題名為「紅葉」,是取唐人杜牧《山行》詩中「停車坐愛楓林晚,霜葉紅於二月花」的詩意,表達對老年朋友的敬愛和祝福。

人生在經歷了風華正茂的青少年時期和奮鬥奉獻的中年階段之後,總是要進入老年的。這時就要從緊張、繁忙的工作、戰斗的第一綫退下來,適應新的休閒生活。老年人需要一定的物質條件頤春天年,也需要高雅的文學作品豐富和充實精神生活。《紅葉叢書》是為滿足老年朋友這方面的需要而編選的。
所選的作品均是中外古今文學中短小精粹的珍品,適合于吟誦,經得起揣摩;能恰情養性,也能啟迪睿智。其中很多是老年朋友熟悉和喜愛的,有些雖然還不大熟悉但肯定是令人喜愛的傳世之作。它們將喚起老年朋友對過往生活的回憶,加深對現今生活的眷愛。——這正是我們所希望的。
本叢書共分十冊,即《中國古典詩歌》《中國古典詞曲》、《中國古典散文》、《中國現代詩歌》、《中國現代散文》、《中國現代短篇小說》、《中國革命領袖詩詞》。《外國抒情詩》、《外國散文》、《外國短篇小說》。全書由本社編審林東海、莫文征、胡其鼎等共同完成編選工作。鑒於老年朋友都有豐富的生活閲歷和較高文化素養,本叢書所加註釋力求簡明扼要。
老齡人是不耐寂寞的,但願《紅葉叢書》成為你的朋友,給你帶未美的享受,帶來生活的情趣,伴你度過美好的晚年。
人民文學出版社編輯部
19957月外國散文 論 說 誑
選自《隨筆集》

[法國] 蒙田
15331592
再沒有人更不宜于誇他的記憶了,因為我几乎找不着它一些痕跡,亦不信世界上還有比我的記憶更壞的。我的其他稟賦都庸碌平凡,可是在自認記憶壞這一點上,我以為我是非凡而且稀有的,值得因此享受一種聲譽。
除了我所感受的天然的不便利而外真的,柏拉圖深感記憶的需要,很合理地稱記憶為偉大而有力的女神,在我的家鄉,要說一個人無意識的時候,他們便說他沒有記憶;每逢我對人訴說我這弱點,他們便譏笑我而且無論怎樣都不相信我,彷彿我在控告我是瘋子似的,在他們心目中記憶與智慧絶對是一回事。
這樣使我更吃虧。可是他們確實對我不住,因為經驗證明一個極好的記憶往往反配上一個衰弱的判斷力。他們對我不住的還有一點,那就是除了做朋友外我什麼都不行,所以責備我的弱點就等於忘恩負義。他們因我的記憶而懷疑我的感情;把天然的缺憾當作良心上的弱點。
他們說我忘記了這個委託或這個許諾;說我全不想念我的朋友。說我全想不起,為了愛他,要說這說那,或隱瞞這隱瞞那。無疑地,我很健忘,但是因不關心而忽略朋友托我做的事,那可不是我的本性。願大家寬容我的不幸,別把這不幸當作惡意,尤其是一種與我的脾性絶對相反的惡意!
我也有我的慰藉。第一,因為這毛病幫我糾正一個我很易犯的更壞的毛病,就是野心;因為對於一個要包攬世事的人,缺乏記憶力真是一個難堪的弱點。
自然界進步的現象的許多例子告訴我們:自然往往加強我們別的稟賦以補救某種稟賦的薄弱。我的理智與判斷力將不能儘量發揮它們自己的才幹,卻很容易像大多數人一般,被引導去懶懶散散地追隨別人的足跡,倘若別人的創見意旨受了記憶的恩惠時時刻刻留在我心裡的話。
我的話因而較簡短,因為記憶的貨倉比創見的貨倉更容易充塞着物品。如果我的記憶對我忠實的話,我就會喋喋不休地震破我朋友們的耳鼓,因為種種事物都會惹起我這小小才幹去把它們運用揮使,引動及激發我的雄辯。那是多麼可哀!我親眼見到有幾個朋友就是這樣:因為他們的記憶把他們的題材原原本本地供給他們,他們把故事往後追溯得那麼遠,又附上了如許的無謂枝節,如果這故事是好的,把它的好處全窒死了;假如不好呢?你就不知該要詛咒他們幸而有這麼強的記憶,還是不幸而有那麼可憐的判斷力。一上了高談闊論的大路之後,要停止及截住是很難的事。
再沒有什麼比那驟然站住更顯馬的力量了。
甚至那些說話切題的人當中,我也認識了有好些雖然想卻不能在他們的路程中驟然站住。他們一邊在腦袋裏搜尋一個駐足點,一邊卻喃喃個不休,和一個快要昏倒的人曳着他的腳步一樣。老頭子尤其危險,他們對於過去的記憶還在,卻忘記了他們已經重複說了多少遍。我知道有好些很趣致的故事在某爵士的口裡卻變得討厭之極,因為我們當中沒有一個不聽過這些故事達一百次之多。
第二,記憶的短缺給我的安慰是,正如一個古人所說的:我容易忘記別人的侮辱。我需要一個當頭棒,和達裡烏一般,為要不忘記他從雅典人手裡所受的恥辱,教一個僕人每當吃飯的時候,向他耳邊大喝三聲,「主人呵,勿忘雅典人!」在另一方面呢?我重見的地方與書籍永遠帶著一種新鮮的顏色向我微笑。
記憶不強的人切勿學人撒謊,這點說得真有理。我知道那些文字學家把「說假」與「撒謊」分開:說假是說一件假的而說者信以為真的事;至于撒謊這拉丁字也就是我們這「法」字所由來的定義卻是瞞住良心說話,因此只應用於那些言與心違的人,也就是我現在想論及的。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