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藏書 勵志 商業 經濟 行銷 文學 趨勢 哲學 歷史 傳記 文化 國學 名著 古典 自傳 親子 哲學 散文 成功 人格 價值 文學史 中國史 詞曲 中國哲學 古詩 寓言 翻譯詩 感情 其他小說 健康 西洋史 古文 政治 戲劇 生活 疾病 企管 科學 武俠 心理 其他 白話文 商業 文學理論 醫學 風土人文 佛教 學齡前 經濟學 社會紀錄 史學論述 文學評論 社會學 休閒娛樂 政治事件 手記隨筆 推理懸疑 企業家 中國現代史 哲學家 小傳

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與創作廣場
    帳號  

死屋手記 第 1 頁


按讚收藏   

《死屋手記》陀思妥耶夫斯基第一部引言在西伯利亞的一些僻遠地區,在草原、高山或無法通行的森林中間,偶爾會遇到一些有一、兩千居民的小縣城,這些小縣城裡的房屋都是木頭的,並不美觀,每個縣城有兩座教堂——一座在城裡,另一座在墓地;這些小縣城與其 ...
作者:杜思妥也夫斯基 / 頁數:(1 / 118)

《死屋手記》陀思妥耶夫斯基第一部引言
在西伯利亞的一些僻遠地區,在草原、高山或無法通行的森林中間,偶爾會遇到一些有一、兩千居民的小縣城,這些小縣城裡的房屋都是木頭的,並不美觀,每個縣城有兩座教堂——一座在城裡,另一座在墓地;這些小縣城與其說象城市,還不如說象莫斯科郊外較大一點的村莊。這些小縣城一般都派駐有相當多的縣警察局長、陪審員和各種下級官員。一般說來,儘管西伯利亞氣候寒冷,但在這兒當差奉職卻是特別舒適的。居民樸實,缺乏自由主義思想,一切秩序都是舊式的、始終不變的、世世代代為人們所尊崇的。

那些實際上在西伯利亞充當着貴族角色的官吏們,或者是本地的土著即西伯利亞人,或者來自俄羅斯,大部分則來自京都,他們都是被那額外的薪俸、雙倍的驛馬費或令人嚮往的日後的美好前程吸引來的。其中善於解答人生之謎者,几乎總是留在西伯利亞,高高興興地在那兒紮下根來,爾後結出豐碩、香甜的果實。另外一些處事輕率、不善於解答人生之謎的人,則很快便對西伯利亞厭倦起來,他們滿腹憂愁地暗自問道:為什麼要到西伯利亞來呢?於是他們急不可待地盼望着法定的三年任期的終結,任期一滿,便立即請求調離職守,返回故里,並對西伯利亞大加咒罵和嘲笑。其實,他們錯了:別說從當差奉職這個角度來看,就是從其他許多方面來看,在西伯利亞也是有福可享的。
這裡氣候良好;這裡有很多家資巨富而又慷慨好客的商賈;這裡有很多非常富有的非俄羅斯人。這裡的小姐們更是象玫瑰花一樣美麗,而且品德都極為高尚。這裡的飛禽走獸在大街上亂飛亂跑,自投于獵人的羅網之中。香檳酒可以盡情地喝,至于魚籽醬,則更是味美異常。
說起農作物的收成,有些地方常常是春播一升谷,秋收萬斗糧……總之,此處真乃福地也。只要會享受它就行。在西伯利亞,人們是會享受的。

在這些喜氣洋洋而又自我滿足的小縣城當中,有一個小縣城連同它那十分可愛的居民給我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在這個小縣城裡,我遇見過一位叫亞歷山大·彼得羅維奇·戈梁奇科夫的流放犯——他出生在俄國,從前是貴族兼地主,後來因為殺死妻子變成了第二類苦役流放犯。他服滿法定的十年苦役後,作為一個移民在K城定居下來,恭順地、無聲無息地度過了自己的一生。他雖然被正式登記為該城的城關居民,但卻住在城裡,因而得以依靠給孩子們講授功課為生。
在西伯利亞的一些縣城中,常常有請流放犯當家庭教師的情況,人們並不歧視這些人。他們主要是教法語,這種語言在社交場所是十分需要的,如果沒有他們當教師,在西伯利亞的一些僻遠地區,人們對法語就會一無所知了。我第一次遇見亞歷山大·彼得羅維奇,是在一位功勛卓著而又慷慨好客的舊官吏伊萬·伊萬內奇·格沃茲季科夫的家裡。這位官吏有五個年歲大小不等的女兒,她們都有各自的錦繡前程。
亞歷山大·彼得羅維奇每週給她們上四次課,每次報酬為三十戈比。亞歷山大·彼得羅維奇的外貌引起了我的興趣。他面容十分憔悴,瘦瘦的個兒,年歲還不算老,只有三十五歲左右,身體矮小而孱弱。他總是穿西裝,衣着整整齊齊。
當你同他談話時,他總是聚精會神、專心致志地盯着你,十分有禮貌地傾聽著你的每一句話,彷彿對你的每一句話都在加以深思,又彷彿你是在用提問盤詰他,想要探聽出他的什麼秘密;對於你提出的問題他總是給予明確而簡短的回答,但卻認真掂估着每句話的份量,使得你不知為什麼會突然感到不自在起來,到最後,連你自己也希望趕快結束這場談話。我當時曾向伊萬·伊萬內奇打聽過他的情況,他說戈梁奇科夫在為人方面是無可指責的,而且品行端正,否則伊萬·伊萬內奇就不會聘請他給自己的女兒們講課了;但他性情十分孤僻,不同任何人來往;他知識淵博,讀過很多書.,但卻沉默寡言;一般說來,要想同他進行推心置腹的談話,是十分困難的。有人斷言,他多半是個神經失常的人,雖然人們並不認為這是多麼了不起的缺點,就連城裡許多有名望的人,對他還另眼看待呢;人們都說他會成為一個有用的人,因為他會寫呈文等等。大家揣想,他在俄國內地大概有很多親戚,而且可能還是一些很有地位的人,可是大家也知道,自從他被流放以來,他便毅然決然地同他們斷絶了一切來往,—總之,他在摧殘自己。
此外,我們全都瞭解他的一些往事:婚後不到一年,他出於嫉妒就把自己的妻子殺了,然後又去自首(這樣就大大減輕了他的刑罰)。人們往往把這類罪行看做是一種不幸,並替犯這類罪行的人感到惋惜。儘管如此,這個怪人仍然執拗地迴避着一切人,只是在教課時,他才拋頭露面。
起初,我並沒有特別注意他,可是後來,連我自己也不知為什麼,我竟漸漸開始對他發生了興趣。他身上有一種令人琢磨不透的東西。要想同他進行交談,是根本不可能的。當然啦,對於我提的問題他總是給以回答,而且往往帶著這樣的神清,仿沸認為回答我的問題是他首要的責任似的;可是不知為什麼,等他回答完我的問題以後,我就不願再多問他什麼了;每次談完話,他臉上總是流露出一種痛苦和疲倦的表情。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