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魔牙    P 7


作者:西村壽行
頁數:7 / 60
類別:推理懸疑

 

作者:西村壽行 / 第1頁 / 共326頁

 大小:


魔牙

  剛睡下不一會兒,涸沼想起自己有時強烈涌現出的預感十分難辦。打個比方說,就像是一種動物的歸巢本能,甚至它會把你引入無可奈何的境地。
如果沒有這種預感,他應該是和遠山一道回東京的,也不至於硬是要踏上這艱險的追蹤之途了。
——好一個追蹤者,涸沼暗自嘆息了。
想起這些,他猛然掠過一陣寂寞之感。搜查員的工作本來就是靠著對事件的推理來開展的吧。似乎其意義就在於搞清事件的本末。搞清這些后,只要下達指名通緝令,總會有人在什麼地方把犯人逮捕歸案。而涸沼的能力則是體現最基本的逮捕犯人這最後一道程式了。他為自己這異端的能力感到悲哀。
比如,若是搜查活動徹底分工的話,那麼警視廳將會出現追蹤科之類的部門,它的工作職能就是逮捕被指名通緝的犯人。那麼自己毫無疑問地將成為追蹤科的專家。
這是吃力不討好的工作。不知怎麼搞的,這種悲涼的感覺久久縈繞在腦際不肯離去。他想好好睡一覺,可是一股渴求退卻的懈怠感總從心底滲出。他在床上輾轉反側。這可是上次隻身潛入奧羽山脈時所沒有的心情。
——這是什麼預兆呢?他一下子又想起對遠山說過的兆頭不祥的話。那時他說這話沒一點根據,不過是對去飯田市不感興趣而無意中說出來的,可是現在他卻感到一種無可名狀的不安。
過了半夜,他才好容易睡著。
第二天一大早,涸沼就離開了那家旅館。
他在學生時代就練習過登山。登赤石峰的這條線路雖說是頭一回,卻也不覺得有什麼可怕。他準備了一張五萬分之一的地圖。如果強行攀登,當天就可以到達赤石小舍,他對自己這雙腿還是有自信的。


  
乘公共汽車到了湯折澤口,再從那裡沿小潢川的登山道上去。


  
爬了一多小時後,道路逐漸險惡起來,羊腸小道直上直下,十分陡峭。而且,羊腸小道由於四處漲水塌方被埋沒起來。
天氣也開始陰沉起來。出發前就已經知道廣播預報臺風的風向發生變化的訊息,說是有可能直接襲擊本州中部地區。涸沼盤算好了,最壞的情況下就去中途的廣河源窩棚避難。開始登赤石峰后,居然發現了好幾個避難窩棚。
涸沼一步一步腳踏山地堅實地行走著。他不懷疑中原順逃進了赤石山脈的什麼地方。雖說不清楚中原順準備的是怎樣的逃亡路線,但我們來飯田后佈置好了搜捕網。他從飯田順三州街道逆行,不管他逃到哪裡都是在伊那山谷中。伊那山谷中間夾著天龍川只有巴掌大一片土地。兩側被中央和南阿爾卑斯山遮蔽,只剩下兩個出口,從地形上看,這是最險惡的地區。借用美國西部電影中常用的一句話,真可謂「死亡之谷」。他要想突破縣警察署的包圍網極為困難。
這麼一來,中原能逃去的,就是阿爾卑斯山脈,中原以往練習登山,經常去的也正是南阿爾卑斯。他的練習是為搶劫銀行作準備,或許每次都進行了不為人知的探索呢。這些情況,加上特定的地形使涸沼對自己的判斷更加自信。
另外,還有一股本能的吸引力誘惑著涸沼去登赤石峰。
不到八點,雨開始下起來了,涸沼穿上塑料斗蓬。到廣河原窩棚還有足足三個小時的路程,他知道,披上斗蓬也不頂用,還是會被淋得透濕。
他抬頭看去,不知什麼時候烏雲佈滿了天空,情形格外可怕。大片大片的黑色云塊沒有聲響地迅速聚集。
風也隨著雨刮起來了,最初只是搖曳著樹梢發出一陣陣尖嘯,不久又颳著雨柱狂亂地左右擺動;雨下得嘩嘩地,就像是用鐵桶一桶桶地傾注下來一般。
不到二十分鐘,涸沼渾身上下已是水淋淋地,旅行鞋裡灌滿了水。四周在昏暗中飄著雨柱,什麼都看不見了,連幾米前的矮樹叢都消失進黑色的帷幕中。狂風越刮越猛,小路完全被雨柱濺起的水花遮蓋了。
涸沼停下腳步。這時,他多少有些後悔出發得太倉促了,登山對他來說並不陌生,對自己的體力也持樂觀態度。但他想起,在山裡遇難的大多數人不就是因為過予自信和輕視了天氣而造成悲劇嗎?
當然這麼想並不是害怕遇難。嚴格說這裡也還不是高山,假如冒雨強行走到廣河原也只剩二個小時行程,女孩子家可能沒法作到,而我涸沼可是堂堂五尺男子漢啊!
涸沼又開始攀登起來。
走了不到二十分鐘,涸沼又停了下來。這是一片河灘。他從羊腸小道下來,正爬著一塊不太陡的斜坡。
他心臟跳動激烈,遠山有巨大的聲響傳來,像悶雷似的,大地伴著響聲微微地顫抖。是什麼聲音?他一時判斷不出來,只聽得轟隆——轟隆——的地動山搖。
——不好,是山崩的聲音!
這聲響突然高漲起來。它夾雜著恐怖的崩毀聲,勢不可擋地從上游涌來。涸沼迅速環視了一下週圍,不遠處有一棵挺立在暴風雨中的大樹,纏繞著葛藤。他急忙奔過去,抓住樹藤爬了上去。
幾乎是與此同時,濁流從四面而八方涌了過來。這是裹挾著巨大巖石的洪水。涸沼攀在樹上向下看去,就如同在看高速攝像拍下的影片,天地晦冥中黑乎乎的濁流卷起二米多高的浪頭,剎那間吞沒了周圍的地皮;真是氣勢磅礴的怒濤。
涸沼緊緊抱住大樹呆呆地看著這突如其來的事變。濁流中的巨巖相互碰撞,時而發出巨大的轟鳴,並濺出一條粗大的閃光。他在不時閃光、轟鳴的異樣情景中,頓時感到了生命的渺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