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復仇狂    P 6


作者:西村壽行
頁數:6 / 48
類別:推理懸疑

 

作者:西村壽行 / 第1頁 / 共326頁

 大小:


復仇狂

  过了约两个小时左右,汽车到达剑山的见越,继续奔驰在见越森林里崎岖不平的道路上。不久,来到了祖谷山涧。
在树枝搭的一间窝棚附近,停着一辆私人小汽车,有两个人站在那儿。山泽下车走过去,和那两人交谈了什么,随即就转身走回来。出租小轿车开走了。
「中臣一行好象进了这里面的‘死谷’。从现在起,该轮到你了。立即追踪进去!」山泽从兜里掏出手枪,「这是防身用的柯尔特式45m、1911型手枪。威力你是知道的。如果遭到袭击时,可以开枪。还有,这是超短波发摄装置,要选择地形,不过,有效范围大体在十公里以内。如果他们实地调查的时间拖长了,我们就补充粮食给你。发生紧急情况时,只需变换信号就可以了,大概在一小时内就能来营救你。好吧,祝你幸运。」
山泽返身回到私人小汽车里去了。
仁科闯进山谷,背后传来汽车离去的声音。至此,不能再犹豫了,除了去追踪走在前面的中臣一行,别无他法。
这里没有一条象样的路。大约走了三十分钟,来到了芭茅草和狗尾巴草丛生的草原。刚过午的太阳非常毒辣,背包带嵌进肩膀,汗水湿透了衬衫。仁科听到人声的时候,已到了草原的尽头。他躲在茅草丛中,窥视着前方,看见四个人在河滩上走着。他从背包里取出望远镜,调好焦距,镜头中出现了中臣克明熟悉的身影。中臣克明身着重装,用登山镐作拐杖,迈着坚实的步伐大步走着。其他三人也一样。正如山泽所说,都是精干的人。
中臣克明来了!至少,到现阶段为止,汉斯没有说谎。作为特别研究生派往 F B I机构的中臣克明,辞去有远大前途的警官职务,来到四国边境的祖谷溪寻找什么呢?
仁科观察了一下情况,溪谷里鸦雀无声。他开始行动了,一边小心留意着周围情况,一边尾随中臣一行前进。
傍晚时分,中臣一行调查了几个山洞。
仁科一直感到有几个人在监视他。这不是神经过敏,仁科曾看见远处山脊的茂密草丛中,一道亮光一闪而过,这肯定不是自然光线,也不是枪的反光,军用枪是作过消光处理的。这大概是望远镜吧。


  
很明显,有人在监视他。

2



中臣一行在巨岩群集的一个平台上,支起了帐篷,准备露营。仁科也登上了一个草木稀少的岩石,准备在看得见帐篷的位置过夜。他带了睡袋,并准备了两天的食物。
在攀登岩石途中的一个平台上有个洞穴,仁科朝里看了一眼。一个什么东西在移动,仁科跳下来,握着枪。
「别开枪!不是熊!」
一个满脸胡须的老人爬出来。仁科吃了一惊,老人似乎也吓了一跳。
「啊,吓我一跳。你干什么?」
老人停止了爬行,坐下来。


  
「没什么,这……」
仁科总算镇静下来,眼睛适应环境后一看,这是老人的住处,洞内杂乱地放着锅、碗、油灯、水壶、长靴、草鞋、瓶子、睡袋、鹤嘴镐、铲子。
「啊,请进!」老人将身子挪开。
「到这里来的人大概不会都是正经人吧。」
「为什么?」仁科在老人旁边坐下。
「为什么?你大概不知道这儿是祖谷溪的‘不能进入的山谷’吧?」
「不。」
「知道?而且一个人进来的?」
「是的,嗯……」仁科含糊其词地说。
他对老人强调的「祖谷溪不能进入的山谷」突然产生了兴趣。
「这是天下秘境啊……」老人掏出掐成三截的烟来,装进了烟袋,「对这个特别神秘的地方,谁也不敢闯入。如果迷了路,是不能活着出去的,因此,取了一个叫‘死谷’的名称。」
「死谷?」
「不骗你。据说就是现在,经常还有猎人进去后就失踪的!」
「那你为什么……?」
「我吗,」老人噗地一下将烟灰吹落,说:「我可不一样,即使不迷路,也不想出去。」
「你在这里有很长时间了吧?」
老人没回答,将蓬发中那与年龄不相符的锐利目光投向仁科。
「看来你也是来寻找宝藏的吧?」
「寻找宝藏……?」
仁科苦笑了一下。
「是所罗门王的宝藏使想把这个宝藏搞到手的人不断增加。」
「所罗门王的宝藏?当真?」
「可笑吗?」老人面带怒容,「要嘲笑就请走,我不想与不知道此事的人交谈!」
「不会嘲笑的,能让我听听这个故事吗?」
仁科从背包里拿出威士忌,老人一见,眼睛就发亮了。
「话说……」老人拿出个有点肮脏的碗来,斟上威士忌,吸吮着喝了下去。
「已经十年了……」老人眼望着黄昏晴朗的天空。
老人名叫高桥仙吉,68岁,从仙台来。
正确地说,是九年零六个月前的一个晚上,他作了一个梦,梦见一个白发白须的老对翁他说:「告诉你一个所罗门的秘密宝藏,你到四国剑山山顶去挖。」当老翁一去,他立刻就醒了。这个梦在黑暗的空间就象白色的画面一样,清晰地留在记忆里。
老人从被窝里钻出来,拿出孙儿的地图,仔细地寻找剑山。剑山高1955米,山顶上有象无数把刺向天空的利剑般的尖状岩石群。据说剑山就是由此得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