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乾隆下江南    P 7


作者:佚名
頁數:7 / 175
類別:古典小說

 

作者:佚名 / 第1頁 / 共326頁

 大小:


乾隆下江南

  早有跟隨陳登的家人,飛跑回來,報知大員外,陳青一聞此言,即刻備了兩頂轎子,親自帶領趕到跟前,也就跪下,叩頭哀求。過往的行人,看見這個光景,不知是何緣故,就圍了一大堆人,其中有知陳家被妖怪擾害的,想必是請他們去收妖。有不知的,議論紛紛,十分擠擁。倒把聖天子弄得沒了主意,只得把陳氏兄弟極力扶起。便道:「你們且站起來,再為商酌,不必如此。」正欲用些言語寬慰,以為脫身之計。不料旁邊週日清,到底是小孩子脾氣,不知妖怪厲害,年紀又小,心腸又熱,禁不起人家哀求,他早已流下淚來。說:「乾爹向來肯濟困扶危的人,為何不允許了他,同孩兒到他家,拚力會一會這妖怪,或者能把妖怪捉著了,給他家除了一害,也未可知,何必苦苦推卻,望寄父親應許他罷。」話未說完,早把陳氏兄弟二人喜得跳了起來,說道:「令郎已經恩準了,萬望上轎到舍下去罷。」當下不由分說,把聖天子推進轎內,週日清也坐了一頂,跟隨在後,望陳家莊而來。
到莊上早有手下人,把中門開了,一直抬到大廳下轎。此時天子只得說道。「我們本不會法術捉妖怪,因見你們這樣哀求,我的小孩子又應承了,只得去會一會妖怪,捉得來,是你家的造化,捉不來,可不要見笑。但不知道妖怪藏在什麼地方?望你們帶我二人去看一看,方好動手。」陳青道:「現今天色尚早,妖怪還未曾來,小女的臥房,在後花園牡丹亭內,大賢請寬坐一刻,待小人備杯薄酒,與貴人助威。」天子道:「既然如此,可請令愛到別處躲藏,這席酒可就擺到令愛房內,我飲著酒,守候妖怪來。」陳登問道:「不知貴人要用何物?請吩咐下,我們好預備。」天子道:「你備一根鐵棍給我做兵器,其餘多挑幾個有膽力的莊丁,隨著我兒,一見妖來在亭后鳴鑼放槍炮,高聲喊叫,以助威風,門房各處多設燈球火藥,另把上好玻璃風燈,多點幾盞,防備妖風吹滅了燈火。妖怪是個陰物,最忌陽氣,那有火藥的東西,最宜多燒,能夠避邪,你們有懼怕的,只管請便。」陳氏兄弟隨即就命人辦齊了應用各物,把酒席設在女兒房內,隨請天子父子到後花園。來到了房中,只見擺著一桌滿漢大席,天子父子二人坐了客位,陳氏兄弟主位相陪。時已到未牌,天子見事已如此,也就放開酒量,開懷暢飲,與陳氏兄弟高談闊論。
看看吃到黃昏時候,酒也有了幾分醉意,隨即用了晚飯,撤去殘席,另換果碟下酒,慢慢等候妖怪。閑談時已交二鼓,一輪明月,照耀如同白晝。大家又談了許久,天子將身離席,下階解手后,復同日清陳氏兄弟,在階下小步。舉頭望月,將及三更,忽見東北角上,來了一朵黑雲,如飛直奔亭中而來。霎時間起了一陣狂風,飛沙走石,遮得月色無光,四處燈火,滅而復明。眾人知是妖怪來了,都皆躲入後座。
天子龍口一看,只見半空中落下一個道者,約有三十多歲,面白無鬚,身穿藍袍,頭戴角巾,腳蹬云鞋,腰束絲絳,身旁佩劍,手執塵拂,到了亭中喝道:「誰敢在此飲酒?擾吾靜室。」天子大聲罵道:「何方妖道,在此興妖作怪,瀅污良家婦女,好好聽我良言,早早收了念頭,改邪歸正。如迷而不悟,就要五雷轟頂,永受地獄之苦,那時悔之無及。」道者聞言,大吼一聲道:「你好大膽,敢管閒事,想是活得不耐煩了,我與陳素春有宿世緣,他家也曾請過許多高僧高道,奈何我不得,我因他們都是哄騙錢的腳色,才饒了他們的狗命,你有多大本領,敢如此出言無狀,得罪貧道?快快避開,若再多言,恐你的賞錢就得不成了。」這一番話,只激得天子氣沖斗牛,大喊道:「我高天賜若不把你這妖道劈為兩截,也不算好漢!」說著就舉起鐵棍,照頭就打。


  
道人忙拔劍相迎,二人搭上手,戰了數十回合。天子打得性起,只見這鐵棍一派寒光,總不離妖道頭面左右打將去,後面眾人齊聲喊殺助威。週日清又督著些人,把洋槍花筒,向妖道亂打。妖怪抵擋不住,在手中之劍又是短兵器,哪裡敵得天子這條鐵棍?招架不住,就虛砍一劍,急忙就走。大叫:「不要追來!」天子不捨,在後緊緊追了下去。當下眾人也遠遠地跟著,妖怪回頭,看見追得緊急,即在地下一滾,現出原形。
天子正在追趕,忽見妖怪現了原形,身高丈餘,腰大數圍,頭大如斗,滿面紅毛,眼似銅鈴,張開血盆大口,舞動利爪,向天子頂門撲來。天子嚇得魂飛魄散,那泥丸宮一聲響亮,出來一條五爪金龍,將妖怪擋阻。那道者知是天子駕到,就化了一陣清風,留下一張柬帖而去。是時天子見他逃走去了,後面日清及眾人也趕上來,齊道:「幸虧方才一道金光把妖怪嚇走,不然險被他傷了。」日清隨在地下拾起一張柬帖,呈予天子接了,在燈光之下一看,只見帖上寫道:
前生註定這鴛鴦,不該錯配姓肖郵。
太白金星神阻擋,日清素春結鳳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