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福爾摩斯探案    P 215

作者:柯南道爾
頁數:215 / 540
類別:文學

 

“有一天晚上,根納羅下班回來,帶來一個同鄉,叫喬吉阿諾,也是從坡西利坡來的。這個人身材高大,你們可以驗證,因為屍體你們已經見到了。他不但塊頭大,一切都怪,叫人害怕。他的聲音在我們的小房屋裡象打雷。談話的時候,屋裡沒有足夠的地方可以讓他揮動巨大的手臂。他的思想、情緒都是強烈而奇怪的,他說起話來很有勁,簡直就是在吼叫,別人只能坐著乖乖地聽他滔滔不絶地說。他的眼睛一看著你,你就得聽他擺佈。他是個可怕的怪人。感謝上帝,他已經死啦! 
“他一次又一次到我家來。可是我知道,根納羅見到他並不比我見到他更高興些。我那可憐的丈夫坐著,臉色發白,沒精打采地聽我們客人的談話。他談的都是對政治和社會問題所發表的無休無止的胡言亂語。根納羅一言不發,我哩,我是瞭解他的。我從他臉上看得出某一種我以前不曾見過的表情。起初,我以為是討厭。後來,我慢慢明白了,不僅僅是討厭,是懼怕——一種深沉的、隱蔽的、畏縮的懼怕。那天晚上——就是我看出他恐懼的那個晚上——我抱著他,以他對我的愛懇求他告訴我,以他什麼事都不瞞着我的感情懇求他告訴我,為什麼這個大個子竟能把他弄得這樣霉頭霉腦的。 

“他告訴了我。我一聽,我的心冷得象冰一樣。我可憐的根納羅呀,在那狂亂的日子裡,整個世界都跟他過不去,不公平的生活逼得他几乎發瘋。就在那些日子裡,他加入了那不勒斯的一個團體,叫紅圈會,和老燒炭黨是一個組織。這個組織的誓約和秘密真是可怕,一旦加入進去就休想出來。我們逃到美國的時候,根納羅以為他已經跟它永遠一刀兩斷了。一天晚上,他在街上碰見一個人。這個人就是在那不勒斯介紹他加入那個團體的大塊頭喬吉阿諾。在意大利南部,人們都叫他作‘死亡’,因為他是殺人不眨眼的劊子手!他到紐約是為躲避意大利的警察。他在新定居的地方建立了這個恐怖組織的分支機構。根納羅把這一切都告訴了我,並且把他那天收到的一張通知給我看。通知頂頭上畫了一個紅圈。通知告訴他要在某一天集會,他必須應命到會。 
“真是糟透了。但更糟的還在後面哩。我曾經注意了一些時候,喬吉阿諾常在晚上到我們家來,來了老跟我說話。儘管他是對我丈夫說話,他的兩隻野獸般可怕的眼睛卻老是盯着我。有一個晚上,他泄露了秘密。我對他的所謂的‘愛情’——畜生和野人的愛情——恍然大悟。他來的時候,根納羅還沒有回家。他逼進屋來,用他粗大的手抓住我,摟進他那象熊似的懷裡,劈頭蓋臉地吻我,並且懇求我跟他走。我正在掙扎喊叫,根納羅進來了,向他衝去。他打昏了根納羅,逃出屋去,從此就再沒有到我們家來。就是那個晚上,我們成了冤家對頭。 
“幾天以後開了會。根納羅開完會回來後,看他的臉色,我就知道發生了什麼可怕的事情了。它比我們所能想象的更糟。紅圈會的資金是靠訛詐有錢的意大利人籌集的,如果他們不出錢,就以暴力威脅。看樣子,已經找到我們的親密朋友和恩人卡斯塔洛蒂的頭上了。他拒不屈服于威脅,並且把信交給了警察。紅圈會決定要拿他做個榜樣,以防止其他受害者反抗。會上決定,用炸葯把他和他的房子一起炸掉。誰去幹,抽籤。當根納羅把手伸進袋子去摸簽的時候,他看見我們的仇敵那張殘酷的臉對他奸笑。沒有疑問,事先已經作好了某種安排,因為簽上的那個致命的紅色圓圈,就是殺人的命令,簽落到了他的手裡。他要麼去殺死自己最好的朋友,要麼讓他和我遭到他的同夥的報復。凡是他們所害怕的人,他們所恨的人,他們都要懲罰,不但傷害這些人本身,而且還要傷害這些人所愛的人。這是他們的惡魔般的規定的一部分。這種恐怖壓在了我可憐的根納羅的頭上,逼得他憂慮不安,几乎都快發瘋了。 

“我們整夜坐在一起,互相輓着胳膊,共同防備着我們面臨的苦難。動手的時間定在第二天晚上。正午前後,我丈夫和我上路來倫敦了,可是沒來得及告訴我們的恩人說他有危險;也沒來得及把這一情況報告警察,以保護他未來的生命安全。 
「先生們,其餘的,你們自己都知道了。我們知道,我們的敵人象影子般跟蹤着我們。喬吉阿諾的報復自有他私下的原因,可是不管怎麼說,我們知道他是個多麼殘酷、狡猾、頑固的傢伙。意大利和美國到處都在談論他那可怕的勢力。如果說他的勢力在什麼時候得到了證實的話,那就是現在。我親愛的丈夫利用我們出發以來少有的幾天好天氣替我找了一個安身之處。在這種方式下,可使我不致遇到任何危險。至於他自己,也想擺脫他們,以便同美國和意大利的警方人員取得聯繫。我自己也不知道他住在哪裡,怎樣生活。我全靠從一份報紙的尋人廣告欄中得到消息。有一次我朝窗外張望,看見有兩個意大利人在監視這個房子。我知道,喬吉阿諾終於找到我們的下落了。最後,根納羅通過報紙告訴我,會從某一窗口向我發出信號。可是信號出現時,只是警告,沒有別的,突然又中斷了。現在我明白了,他知道喬吉阿諾盯住他了。感謝上帝!當這個傢伙來的時候,他已有準備。先生們,現在我想請問你們,從法律觀點看,我們有沒有什麼要害怕的,世界上有沒有哪個法官會因為根納羅所做的事情而對他定罪?」 
「呃,葛萊森先生,"那位美國人說,同時掃了警官一眼,“我不知道你們英國的看法如何,不過我想,在紐約,這位太太的丈夫將會博得普遍的感激。」 
「她得跟我去見局長,"葛萊森回答說,“如果她說的事情屬實,我不認為她或是她的丈夫有什麼可害怕的。但是,我摸不着頭腦的是,福爾摩斯先生,你怎麼竟然也攪到這件案子裡了。」 
「教育,葛萊森,教育,還想在這所老大學裡學點知識。好啦,華生,你又多收集到一份悲慘而離奇的材料啦。對啦,還不到八點鐘,考汶花園今晚在上演瓦格納的歌劇呢!要是我們馬上走,還能趕得上第二幕。」 
五 布魯斯—帕廷頓計劃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