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安娜·卡列尼娜 下    P 12

作者:托爾斯泰
頁數:12 / 244
類別:世界名著

 

 ①佛蘭克林(17061790),美國傑出的政治家。在七年戰爭時期他參加了美國反抗法國鬥爭的組織,戰後奮起反抗英國,捍衛移民的政治權利。他是《獨立宣言》起草委員之一,並參加了保證美國獨立的英美媾和條約的談判。在內政上,他主張廣泛的地方分權和解放黑奴。
這樣想著,列文在薄暮時分回到家裡。

到商人那裡去的管家回來了,拿到一部分賣出小麥得來的錢。和那個看管房屋的老頭訂了合同,在路上管家看見到處麥子還攤在田裡,所以他那沒有運走的一百六十堆麥子比起別人的損失來簡直算不了一回事。
晚飯後,列文照常拿着一本書坐在圈手椅裡,他一面讀,一面想著眼前與他的著作有關的旅行。今天他的著作的全部意義格外鮮明地浮現在他的心頭,說明他的理論的整段整段的文句也在他的心中自然而然地形成了。「我要寫下來,」他想。「那一定可以成為一篇簡短的序言,我從前以為那是不必要的。」他起身向寫字檯走去,臥在他腳旁的拉斯卡也站起來,伸了伸懶腰,望着他,好像是在問他到什麼地方去一樣。但是他沒有來得及把它寫下來,因為農民的頭頭們來到了,列文走到前廳去接見他們。
在他接見了那些有事與他相商的農民,安排了明天的工作之後,列文就回到書房,坐下來工作。拉斯卡臥在桌子底下;阿加菲婭·米哈伊洛夫娜拿着襪子坐在她平日常坐的位子上。
剛寫了不一會兒,列文突然歷歷在目地想起了基蒂,想起了她的拒絶和他們最後一次的會面。他站起身來,開始在房間裡踱來踱去。
「煩悶有什麼用呢?」阿加菲婭·米哈伊洛夫娜說。「為什麼要老坐在家裡啊?您該到什麼溫泉去住一住,反正您現在準備要出門了。」
「哦,我後天就走了,阿加菲婭·米哈伊洛夫娜。我得先做完我的工作。」
「啊,啊,又是您的工作!好像您賜給農民們的還不夠哩!實在,他們都這樣說:『你們老爺這樣做,會得到皇帝的嘉獎咧。』真的,這是怪事:您為什麼要為農民們操心呀?」

「我不是為他們操心;我這樣做是為了我自己。」
阿加菲婭·米哈伊洛夫娜對於列文的農事上的計劃,是一點一滴都知道的。列文時常把他的思想不厭其煩地向她說明,而且也常常和她辯論,不同意她的解釋。但是這一回她卻完全誤解了他所說的話。
「對於自己的靈魂自然應該看得頂要緊嘍,」她嘆着氣說。「那個帕爾芬·傑尼瑟奇,他雖說不識字,他死得可真清白,但願大家都像他一樣,」她提到最近死去的一個僕人這樣說。
「他領了聖餐,也受了塗油禮呢。」
「我說的不是這個,」他說。「我只是說我是為了自己的利益才做的。要是農民們幹活勤快一些,我的利益也就多一些。」
「哦,不管您怎樣做,如果他是一個懶漢,一切都會弄得亂七八糟。要是他有良心,他就會幹活,要是沒有,您才拿他沒有辦法哩。」
「您自己也說伊萬把家畜看管得比以前好了。」
「我要說的只是,」阿加菲婭·米哈伊洛夫娜回答,顯然不是信口說出的,而是嚴密思考的結果,「您該娶親了,我要說的就是這句話。」
阿加菲婭·米哈伊洛夫娜提及他剛纔想的事刺傷了他的心,使他難過。列文皺着眉頭,沒有回答她,他又坐下工作,在心裡重溫着他所想到的那工作的全部意義。只是偶爾在寂靜中他聽到阿加菲婭·米哈伊洛夫娜的織針的聲音,他想起了他不願想起的事,又皺起眉頭。
九點鐘的時候他聽到了鈴聲和馬車在泥地上駛過的沉重響聲。
「哦,有客人來了,您不會悶氣了,」阿加菲婭·米哈伊洛夫娜說,立起身來,向門口走去。但是列文超過了她。他的工作正不順利,他高興有客人來,不管是誰都好。
三十一
跑下一半樓梯的時候,列文聽到門口傳來他非常熟悉的咳嗽聲;但是由於他自己的腳步聲,他沒有聽清楚,而且他希望他弄錯了。隨即他看到了一個身材高大的、瘦骨嶙嶙的、熟悉的身材,現在看來好像是沒有弄錯的餘地了;但是他還在希望他是看錯了,希望這位一面咳嗽,一面脫下毛皮外套的高大男子不是他的尼古拉哥哥。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