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安娜·卡列尼娜 下    P 3

作者:托爾斯泰
頁數:3 / 244
類別:世界名著

 

 要是列文沒有往好裡想人的特性的話,那麼斯維亞日斯基的性格是不會使他感到大惑不解或疑問的。他會對他自己說:「不是傻子就是壞蛋,」而一切就都明明白白的了。但是他不能說他是傻子,因為斯維亞日斯基無疑不僅是個聰明人,而且是教養很高,又十分樸實的人,沒有一個問題他不知道;但是除非萬不得已,他決不炫耀他的學識。列文更不能說他是壞蛋,因為斯維亞日斯基無疑是一個正直、善良、聰明的人,他愉快地、熱心地、不屈不撓地乾著他的工作;他受到周圍所有人的尊敬,而且的確從來沒有蓄意做過,而且也決不會做什麼壞事。
列文竭力想理解他,卻又理解不了,他看待他和他的生活,始終像看待一個真正的謎一般。

列文和他非常要好,因此列文常常大膽地去試探斯維亞日斯基,竭力想要尋究出他的人生觀的根底;但卻總是徒勞。每當列文竭力想從那向所有人都敞開着的斯維亞日斯基的心房的接待室再深入一步的時候,他總看到斯維亞日斯基顯得有點狼狽。他臉上顯出隱約可辨的驚慌神色,好像他害怕列文會看破他,於是他就愉快地婉言拒絶。
現在,在列文對於農事感到失望以後,他特別高興到斯維亞日斯基那裡去。且不說看見這一對待在舒適的安樂窩裡、對己對人都心滿意足的幸福夫婦,總給與列文一種愉快的感覺,現在正當他對自己的生活感到這樣不滿的時候,他就更渴望找到使斯維亞日斯基這樣開朗、乾脆和愉快的秘訣。此外,列文還知道在斯維亞日斯基家裡,他會遇到許多鄰近的地主,現在聽聽和談談關於收成、僱農的工資等等農事上的話題,對於他是特別饒有興趣的,他知道這種談話照例被認為是非常庸俗的,但是現在在他看來卻是一個重要的話題。
「也許這在農奴制時代並不重要,在英國也不重要。在那兩種情況下,農業的條件已經確定了;但是現在,在我們這裡,當一切都已顛倒過來,而且剛剛開始形成的時候,這些條件會採取怎樣一種形式的問題,倒是俄國的一個重要的問題,」列文想著。
結果打獵並不像列文預期的那樣好。沼澤幹了,而且差不多完全沒有松鷄。他到處走了一整天,僅僅打到三隻,但是另一方面,正像他平常打獵回來一樣,他帶回來旺盛的胃口、愉快的心情和那種總是伴隨着劇烈的體力運動而來的興奮的精神狀態。在打獵當中,當他好像什麼都不想的時候,忽然回想起那位老人和他的家庭,他們留下的印象好像不僅要求他注意,而且要求他解決好像和他有關的什麼問題。

傍晚喝茶的時候,座上有兩個為了監護權的事情而來的地主,於是列文所期望的有趣的談話開始了。
列文坐在茶桌旁的主婦旁邊,他不得不同她和正坐在他對面的她的妹妹談話。斯維亞日斯基夫人是一位圓臉、金髮、嬌小、面帶笑容和酒靨的女人。列文竭力想通過她找到解決她丈夫在他心中引起的重大疑團;但是他沒有充分思索的自由了,因為他感到非常侷促不安。這種侷促不安是因為那位姨妹正坐在他對面,身穿一件領口開成四方形的衣服,露出雪白的胸脯,列文簡直覺得她是特意為他穿的。雖然她的胸脯是這樣白,或者正因為這樣白的緣故,這個四方形使列文失掉了思想的自由。他想像,也許是想像錯了,這個領口是特意為他開的,他感到他沒有權利看它,於是竭力不去看它;但是他又感到領口開成這樣,彷彿是他的過錯似的。列文感到好像他欺騙了誰,好像他必須有所說明,但又不能說明,因此他不斷地漲紅了臉,侷促不安。他的不安也傳染給美麗的姨妹了。但是主婦卻裝做沒有注意的模樣,盡在故意地引她參加談話。
「您說,」她接着已經開始的話題說下去,「我丈夫對於俄國的事情都不感興趣。事實上恰恰相反,他在國外固然很快活,但是並不像他在這裡一樣。在這裡,他感到他適得其所,他有許多事要做,他具有對一切都感到興趣的才能。啊,您還沒有看見我們的學校吧?」
「我看見了……是那所長滿常春藤的小房子,是不是?」
「是的,那是娜斯佳的工作,」她指着她的妹妹說。
「您自己在那裡教書嗎?」列文問,竭力想忽視她的裸露的脖頸,但是感覺到他無論望着哪個方向,他都看得見它。
「是的,我自己在那裡教過書,而且還在教,但是現在我們有了一個第一流的女教師。我們已經開始做體操了。」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