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亨利八世    P 9

作者:莎士比亞
頁數:9 / 27
類別:外國戲劇

 

宮內大臣: 上帝保佑我,千萬別讓人給我提出這種建議!不錯,這個消息已經傳遍各處,人人都在談論,每個心地善良的人聽了都為此落淚。那些敢於調查這件事的底細的人都發現其中主要目的是要皇上聘法國國王的妹子。皇上長期以來好比在睡覺,看不清這個大膽的壞人,但上天總會有一天照亮皇上眼睛的。
薩福克: 並且把我們從他的奴役中解放出來。

諾福克: 我們確實有必要為我們的得救而衷心祝禱啊,否則這個橫行霸道的人就會把我們大家從老爺的地位變成了家僮呢。我們這些有貴族榮譽的人就像他面前的一團泥巴,他愛把我們捏成什麼等級的人,就由他去捏成什麼等級。
薩福克: 就我而言,兩位大人,我既不愛他,也不怕他,這就是我的信條。我不是靠他才成為貴族的,只要國王陛下同意,我這貴族還要一直當下去。他咒罵也好,祝福也好,都和我無關,就像一陣風,我都不相信。我過去瞭解他,我現在仍然瞭解他。使他如此不可一世的教皇愛拿他怎樣就怎樣,我是管不著的。
諾福克: 我們去晉見皇上吧,和他談些別的事務,免得他太為這件事苦惱。大人,您也陪我們同去吧?
宮內大臣: 恕不奉陪了,國王差我另有公幹。不過,兩位此時晉見怕會打擾陛下,有些不便吧。祝兩位公爵健康。
諾福克: 謝謝您的好意,宮內大臣。(宮內大臣下。)
諾福克公爵推開兩扇門扉,國王坐在內室,專心閲讀。
薩福克: 他的神色是多麼嚴肅啊。他心裡一定十分痛苦。
亨利王: 哈?什麼人?
諾福克: 願上帝不要讓他激怒。
亨利王: 是什麼人?我在獨自沉思,你們怎麼竟敢無故闖進來?我是什麼人哪?哈?
諾福克: 您是位仁慈的君主,凡是不存惡意而得罪您的人,您都能原諒。我們行為越軌,實在因為有重要大事,要請陛下聖裁。
亨利王: 你們膽子太大了,太不成體統了。我倒要叫你們知道知道什麼時候是談公事的時候。這是辦理世俗事務的時候嗎?哈?
伍爾習和坎丕阿斯持委任狀上。

亨利王: 什麼人?我的好紅衣主教大人麼?哎呀,我的伍爾習,只有你能鎮定我受傷的良心。你真是有資格醫治君主的良藥。(向坎丕阿斯)博學的、尊敬的神父,歡迎您來到我們的國家,我和我的國家願為您效勞。(向伍爾習)主教大人,請注意不要讓我變成一個空談家。
伍爾習: 陛下不會空談的。我請求陛下和我們密談一小時。
亨利王: (向諾福克和薩福克)下去,我現在有事。
諾福克: (向薩福克)難道這和尚連一點體面的觀念都沒有麼?
薩福克: (向諾福克)有也不多。我可不願意當他這路角色。不過,事情不可能長此不變的。
諾福克: (向薩福克)如果不變,我將不惜冒險,跟他幹了!
薩福克: (向諾福克)我也願冒險。(諾福克及薩福克下。)
伍爾習: 陛下毫無顧慮地提出您的疑難,向基督教各國公開徵求意見,可見陛下聖明,足資各國君主效法。誰還能對陛下表示不滿呢?誰還能惡意中傷陛下呢?西班牙人固然和她有血統關係,對她懷著善意,但是如果他們存心善良,現在也不得不承認這次的審判是公正的、合乎貴族身分的。任何僧侶——我指的是基督教各國博學的僧侶——可以自由發表意見。羅馬——智慧的保姆,應陛下本人的邀請,派了一位代表到我們這裡來,就是這位德高望重、公正博學的高僧,坎丕阿斯紅衣主教。我再一次引他來覲見陛下。
亨利王: 我再一次擁抱他,歡迎他,並感謝神聖的羅馬教廷對我的垂愛,他們派來的人正是我所希望得到的人。
坎丕阿斯: 陛下的崇高品德是值得所有外邦人敬愛的。我把帶來的委任狀現在交到陛下手裡,裡面寫明:羅馬教廷委派您,紅衣主教大人,會同奉命來此的我對這件事情作出公正的裁判。
亨利王: 二位都是公正不阿的人啊。我決定派人去通知王後您到此的目的。噶登納在哪裡?
伍爾習: 我知道陛下心裡一直是眷戀她的,想必陛下不會拒絶她請幾位學者充分地替她辯護吧。比她地位低的女子,法律也允許她請人辯護的。
亨利王: 是,一定得請最好的辯護師,辯護得最好的,我有賞。不准請壞的。紅衣主教,請把我新委派的秘書噶登納叫來。我覺得他這個人很合用。(伍爾習下。)
伍爾習領噶登納上。
伍爾習: (向噶登納)和我握手吧,祝您快活,祝您得到恩寵。您現在是皇上的人了。
噶登納: (向伍爾習)但是永遠聽主教大人的吩咐,我是您一手提拔的。
亨利王: 過來,噶登納。(二人走開,低語。)
坎丕阿斯: 約克主教大人,這個人現在的職務以前不是由一位佩斯博士擔任的麼?
伍爾習: 是的。
坎丕阿斯: 大家不是都說佩斯很有學問麼?
伍爾習: 當然。
坎丕阿斯: 請相信我,紅衣主教大人,外面流傳著一種對您很不利的言論。
伍爾習: 怎麼?對我?
坎丕阿斯: 他們毫不遲疑地說您嫉妒他,說他為人極有道德,您怕他飛黃騰達,老把他派到國外,他鬱鬱寡歡,因瘋而死。
伍爾習: 願上天賜他平安,這已足以表示一個基督徒對他的關心了。至於活著的那些發牢騷的人,有許多地方可以把他們的嘴堵住。佩斯一定要做得道貌岸然,這是十分愚蠢的。噶登納那傢夥不壞,我差遣他到哪兒,他就到哪兒。不是這樣的人,我決不讓他和我這樣親近的。老兄,請記住,我們活著不能讓下賤人和我們平起平坐、握手言歡啊。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