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亨利八世    P 3

作者:莎士比亞
頁數:3 / 27
類別:外國戲劇

 

勃蘭頓: 親眼看著您被剝奪自由,我很難過。但這是國王陛下的意旨,他命令把您關進倫敦塔去。
勃金漢: 我申述無罪也是無濟於事了,我身上已經染上了色,最白的部分也是黑的了。這件事和所有的事都憑上天的意旨安排吧,我遵命。阿伯根尼勛爵,別了。

勃蘭頓: 不然,他也得陪著您去。(向阿伯根尼)國王降旨,也要把您關進倫敦塔,聽候發落。
阿伯根尼: 公爵大人說得好,憑上天的意旨安排吧。我謹遵國王的命令。
勃蘭頓: 這裡還有一張國王的逮捕令,緝拿蒙塔玖特勛爵、公爵的懺悔牧師納翰·德·拉·卡爾、公爵的顧問吉爾伯特·帕克等犯——
勃金漢: 原來如此,這一陰謀竟牽連到手足和四肢了。我希望再沒有其他的人了。
勃蘭頓: 還有沙特勒斯寺院僧侶——
勃金漢: 是尼古拉斯·霍普金斯麼?
勃蘭頓: 是的。
勃金漢: 我的總管出賣了我;大得不能再大的紅衣主教一定用黃金賄賂了他;我的生命已經到了盡頭。我現在已經是可憐的勃金漢公爵的影子了,就在此刻烏雲遮住了我的光輝的太陽,我的形象被烏雲裹住了。別了,大人。(同下。)
第二場

倫敦。樞密會議室

號聲。亨利王扶紅衣主教伍爾習肩上,樞密會議貴族、托馬斯·洛弗爾爵士和官員、侍從等隨上。紅衣主教在國王腳下右側就位。
亨利王: 一夥圖謀不軌的叛逆,像一尊裝滿彈葯的大炮,瞄準了我,向我射擊,感謝您考慮周密,把他們鎮壓下去了,輓救了我的生命和生命的精華。傳令下去,把勃金漢的那個總管帶上來,我要親自聽他證實他的口供,讓他把他主人的叛國行為一件一件地再敘述一遍。
後台呼喚「給王後讓路」。凱瑟琳王後上,諾福克和薩福克二公爵前導。王後向國王跪下。亨利王自寶座起身,扶起王後,與王後接吻,讓王後坐在自己側邊。
凱瑟琳王後: 我應當繼續跪在地上才是,我是來有所請求的。
亨利王: 起來吧,坐在我身旁。只把您的請求的一半說給我聽就行了,您和我平分大權,其餘一半,您不說出,也早已答應了。請把您的要求說一遍,我必應允。
凱瑟琳王後: 感謝陛下,我的請求的要點是請您珍惜自己,在珍惜的同時也不要把您的榮譽和莊嚴的職責棄置不顧。
亨利王: 我的夫人,請說下去。
凱瑟琳王後: 有不少人,而且都是正直忠實的人,來向我訴說,他們說您的臣民表現了十分不滿的情緒,徵稅的詔令接二連三頒發下去,使他們忠誠的心上呈現出裂痕。固然,紅衣主教大人,他們責備得最痛切的是您,說這些勒索是由您策劃的;但是我們的主上,國王陛下——上帝保佑他的榮譽不受沾染——甚至他也受到渾話的奚落,這些話被忠心於國王的人聽見了,真是要氣破肚皮,簡直像公開造反一樣。
諾福克: 不是什麼「簡直像」,而是「簡直是」。由於這些苛捐雜稅,織布商全都無力維持手下的大量工人,不得不解僱紡紗女工、梳絨工人、壓布工人、織布工人,這些人不懂其他生計,為饑寒所迫,又無其他謀生之道,只得不顧一切,鋌而走險,聚眾喧嘩,個個都準備拚死。
亨利王: 苛捐雜稅?抽什麼捐?什麼苛捐雜稅?紅衣主教大人,您和我都受到了責難,您可知道這件抽稅的事麼?
伍爾習: 陛下容奏,在國家大事之中,我只知道我自己所作的那一部分;我不過像一列操演的士兵中的排頭而已。
凱瑟琳王後: 大人說得對,您並不比別人知道得更多些。但您所規劃的措施是人人知道的,這些措施對不願接受但又必須接受的人來說是不利的。關於這些勒索,早應奏明我們主上。聽到這些名目已經就像中了瘟疫,而要承受這些勒索,那麼脊樑一定會壓折。他們都說這是您想出來的,如若不是,這種責難就未免過分嚴厲了。
亨利王: 老談勒索,請告訴我這勒索是屬於哪種性質的,哪一類的。
凱琴琳王後: 我實在太冒昧,惹得陛下生氣,但是陛下有言在先,不加怪罪,我才敢鬥膽直言。臣民們所以怨聲載道,乃是因為有詔書下來,強迫人人交出全部財產的六分之一,而且十萬火急,立即徵收,藉口是籌劃陛下去法國作戰的經費。因而人們就口出狂言,把臣民的本分,唾棄不顧,人心變冷了,心裡的忠誠凍成了冰,原來應該為您祝福的,現在也咒罵起來了,以致人們失去了臣民應有的馴順與服從,放縱意志的怒火。我願陛下從速予以考慮,當前沒有比此事更重要的了。
亨利王: 我以生命發誓,這件事是違反我的意旨的。
伍爾習: 至於我,我也沒有超越出一致通過的決議的範圍,若不是各位熟讀法典的法官贊同,我也是不敢批准的。一些無知之輩既不瞭解我的性格,又與我素昧生平,竟自詡記錄下了我的一舉一動,並對我橫加侮蔑,請允許我說,這種情況是有地位的人必然遭到的命運,有道德的人必然經歷的荊棘路途。我們不能因為害怕有人惡意指責就停止我們必要的行動;這種人就像凶惡的鯊魚,緊緊跟隨著新裝配下海的船,但是他們除了妄想,卻得不到任何好處。我們所作的好事往往被一些由輕信而變成嫉妒的人們解釋為不是我們作的,或不同意是我們作的;我們作的壞事往往因為正好迎合下等人的口味,就被他們高聲誇獎,說成是我們辦的好事。如果我們怕人們嘲笑我們的行動,對我們吹毛求疵,因而站住不動,那我們只好坐在這地方,就在這地方紮根,或者像一尊石像似的端坐著。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